副导演讪讪摆了摆手,白之言已经拿着水杯喝了几口,在这无聊了半天,也的确是渴了呢!

  副导演看着白之言把水喝完之后,又讨好般的接过杯子放在一边,人已经靠近白之言,阴邪的笑着,两只咸猪手已经搭上白之言的肩。

  白之言站起身,赶忙警惕后退,呵呵笑着:“副导,这里是公司,您别这样。”

  副导四下望望,一耸肩道:“早就没人了,现在,公司里只有咱们两个人,你怕什么?”

  白之言继续往后退,退到化妆台时,浑身一瘫软,脚步有些不稳,险些就栽倒在地。

  副导演连忙拉住她的手臂,嘿嘿笑着,一个迅猛的用力,已经轻易把白之言拉入怀中。

  白之言只觉眼前的一切都虚幻不实,猛烈的摇了摇头试图定神,这才注意到头顶上那张猥琐带笑的脸。惊慌的使劲浑身解数去推副导演。声音柔软无力:“副导,你放手。”

  副导演得意一笑:“白之言,你可是答应过我的,说是今晚一定报答我,刚才那杯水,味道不错吧!”

  白之言咬牙切齿:“你居然在水里下药。”

  “我看你也是聪明人,不如以后跟了我,我肯定不会亏待你。”副导演猥亵的话语如同扩音一样传入白之言耳膜,听的她脑子一阵嗡嗡乱响,可是连呼喊蜜儿的力气都没有了。

  蜜儿从角落里飞出来,周身旋出一道白光,因为室内太过安静,副导演一眼注意到蜜儿在他身侧飞着,手边迅速抄起一张纸板,毫不留情的打向蜜儿。

  蜜儿猛然一惊,赶忙侧身躲避,可是无奈副导演追得紧,愣是没找着机会施法,加上化妆室的天花吊顶吊的特别低,就算是飞到天花板上,副导照样可以拍到她。

  白之言浑身无力的趴在化妆台上,手指发颤的按住手机,再次拨通安漠霖的好号码,毫不意外,安漠霖仍然是干脆的挂断了电话。

  副导演仍在追着蜜儿拍打,蜜儿着急的问:“雪昙姐,我要不要干脆施法算了?不然你今天肯定要被这头猪给糟蹋了啊!”

  白之言只觉浑身上下燥热想把所有衣服脱光,可残存的理智告诉她,绝对不可以这么做。

  额头已经尽是冷汗,白之言深吸口气,打开短消息,迅速写下两个字:救我。随后快速点了发送,直接发往安漠霖手机之上。

  酷)匠w网首发s

  副导演仍在穷追不舍的追着蜜儿,蜜儿再次急急问了起来:“雪昙姐,我到底要不要施法啊!”

  “施……施法。”白之言虚弱无力的瘫坐在地上,雪白的肌肤泛出微微的粉红色。

  蜜儿扑棱着翅膀飞高了几分,周身白光再次一闪,一道白芒迅速朝着副导演打过去,可是白光刚刚接近副导演身上,竟然被一道金光生生给弹了回来,形成反噬之力,直接打在蜜儿身上。

  蜜儿惊恐的望着那道金光,眼前金星一闪,无力的说了一句:“雪昙姐,到底怎么回事?”

  白之言浑身冷汗的望着那道金光,她怎么不清楚,那是佛光,吃力看去,原来副导演的脖子上挂了一块开过光的观音玉,蜜儿道行浅,她的法力根本就敌不过佛光,所以才会被法力反噬。

  眼睁睁看着蜜儿跌落在角落堆放东西的角落里,副导演冷哼一声:“一只臭蜜蜂,我还拿你没办法了吗?”说完,转身朝着白之言走去。

  白之言坐起身,手脚虚软无力,双手试着结印,可是手伸到一半,已经被副导演给抓住了手腕,嘿嘿一笑:“我的大美人,别急,我一定好好疼你。”

  白之言紧咬着牙关,无力的喊了起来:“救命。”

  “别喊了,公司早就没人了,而且,我可是看着总裁离开了之后,才过来的。”副导演将白之言两只手都制住,舔了舔嘴唇,凑向白之言干净白皙的颈窝中啃吻。

  白之言恶心的直想吐,咬牙凝了一口气迅速咬上副导演的手臂。

  “啊!”辅导演疼得额头冒汗,松开一只手,一巴掌打到白之言小巧的脸蛋上,骂骂咧咧:“去你妈的,你还敢咬我,是不是觉得我对你太温柔了。”

  白之言咬的嘴唇上都是血,被副导演这么一打,两眼金星直冒,眼前的景物也越来越模糊。

  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祈求着,祈求安漠霖一定会来。

  副导演看她一副倔强的模样,更是恼火起来,一只手把白之言的两只手给按压到身后,笑的阴冷猥琐,另外一只手快速的摸索到白之言衣服拉链之上,将她的裙子往上扒,伸了手就要去解里面的衣扣。

  车子行驶到大街之上,正在等红绿灯的间隙,安漠霖的手机第三次响起,是短消息,上面只有寥寥两个字:救我。

  安漠霖忽觉心底沉闷的发慌,眼看着绿灯亮起,他蹙眉深吸口气,吩咐道:“林叔,回公司。”

  林叔疑惑的问:“安总,是忘了拿什么东西吗?”

  安漠霖没做声,望着前方的绿灯,心中愈发不安起来,这一刻,他暗暗自问:“白之言,你究竟遇到了什么事?”

  林叔也没再做声,调转了方向回往公司。

  安漠霖又道:“林叔,开快些。”

  林叔应声,踩下油门加快了速度,车子飞驰着回往公司之中。

  副导演阴笑着望着被他禁锢在身下的白之言美妙的胴体,垂涎三尺的抬手擦擦嘴角的口水,嘿嘿一笑说着:“白之言,你知不知道,我可是看上你好久了,今天终于能够好好尝尝你的滋味。我可听说,你还从来没交过男朋友,是不是?”

  白之言咬牙紧握着掌心,可是无论怎么挣扎,都没有力气脱离禁锢。

  副导演因为怕白之言再咬他,直接在她的颈项上啃咬下滑,一双猪手在她的身上游移。

  白之言眼中涌出屈辱的泪水,就在副导演急着解皮带的空档,化妆室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副导演边解皮带边开始骂娘:“他奶奶的,谁这个时候来,坏老子的好事。”

  白之言吃力爬起身就要往门口冲,副导演在后面忽然拉住她一只脚,白之言踉跄跌倒的同时,脑袋“嘭”的一声撞在门上,嘶声喊了一句:“救我。”

  副导演拉着她的腿将她压在身下,猥琐的笑着:“今天你别想跑,谁也救不了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