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洺喝了一口红酒,摇晃着杯子望着白之言,又问了一遍:“白小姐,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跟漠霖,究竟怎么回事?”

  白之言撅了撅嘴,挑眉:“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又为什么非要知道?”

  周洺垂眸,讪讪道:“如果我说,我想追求你呢?”

  “噗!”白之言刚刚喝下去的一口果汁一下子喷了出来,喷的满桌子都是,还有几滴,直接喷到了周洺做工精良的手工西服之上。

  周洺嘴角抽了抽,望着白之言忍俊不禁的笑,阴着脸问:“你笑什么?”

  “我笑,你真会开玩笑,你干嘛要追求我?公司里那么多美女,不差我一个,再说了,你既然跟安漠霖是哥们儿,说明你也是个有钱的少爷,想要多少美女会没有,咱俩这才刚认识,你就说你要追求我,不是很好笑吗?”白之言说的头头是道,抽了纸巾擦拭桌上的果汁。

  周洺深吸口气平息情绪,拿了手绢擦拭身上的果汁渍,望着白之言灿烂的笑脸,心里有些恼,可还是忍了下来没有发作,平静道:“这么说,你是承认你对漠霖有意思了?”

  “我没承认啊!我为什么要承认?”白之言两手一摊,一脸无辜:“我喜不喜欢他,是我的事,不需要告诉任何人。”

  周洺嘴角抽了抽,继而眼珠一转,神秘兮兮的问:“那你想不想知道,关于漠霖的一些旧事?”

  “安漠霖的旧事?”白之言微一皱眉,好奇的问:“是什么事?”

  周洺邪肆一笑,好整以暇的往后一靠,说:“那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我才会答应你。”

  “你说就是。”白之言扬了扬眉,说的干脆利落。

  “今晚,星海酒吧,我在包房等你,你陪我喝酒。”

  “不行,我今晚还有事,要去也等我有时间。”白之言想起今晚还要整那个副导演,这可是正事。

  “也好,明天就明天。”周洺点了点头,望着白之言的眼睛问:“你知道为什么漠霖对什么事都这么冷漠吗?”

  白之言茫然的摇摇头:“我不知道,就是觉得,他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周洺理了理思绪,坐直身,说了起来:“在四年前,漠霖还不是工作狂,也不会对人这么冷漠。他有一个女朋友,长得很漂亮,两人本来已经打算订婚,可是后来,那女的却临时出国,从此后没了音信。加上刚好那时候安伯父过世,双重打击之下,漠霖从此后就变成了现在这幅摸样,冷漠,果断,没有人情味。”

  “他怎么没有人情味了?他只是外冷内热,你根本不了解他。”白之言心中揪痛,没想到,在安漠霖身上竟还有这么多的伤痛过往。

  “你好像,很了解他。”周洺往前挪了挪,已经靠近白之言的脸。

  白之言别扭的往后挪,继而又问:“他……很喜欢那个女孩吗?”

  “当然很喜欢,他们两个从大学开始交往,足足交往了四年,那女的忽然走了,换成是我,我也受不了。”周洺玩味的盯着她带着担忧的眸子,手指有节奏的叩击在桌子上。

  白之言继续问:“那女孩叫什么名字?安家……有她的照片吗?”

  “她叫叶菁,她走了之后,漠霖发了疯一样到处找她,甚至去国外找。可是叶菁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也就是在前年,漠霖安排在国外寻找的人得到消息,说是叶菁已经结婚,嫁给了一个美国人,至于真假,谁也不清楚。”

  “原来已经结婚了啊!”白之言像是松了口气,若有所思。

  周洺牵唇一笑,“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你别忘了你刚才答应我的事。”

  白之言心神不属的点着头,两人就这样静坐了一阵之后,才结账离开。

  送白之言到公司门口后,周洺停下,微微一笑:“白之言,你要是不介意,以后我就直接叫你的名字,你看怎么样?”

  白之言向来不拘小节,于是望向他,友善一笑:“好啊,那我以后干脆也直接叫你的名字,周洺,不过前提是,你不能对我有别的想法。”

  周洺歪着头,微笑,点了点头,目送她进了公司之后,才转身朝着车库走去。

  转眼到了晚上,公司的工作人员依次下班,白之言无聊的坐在化妆室中,托着腮,静静想着关于安漠霖的事。

  整个化妆室寂静一片,只剩她一个人。

  此时的八楼总裁办公室,周悦将处理好的文件递到安漠霖面前,犹犹豫豫开了口:“安总,已经到了下班时间,您看……”

  “你可以下班了。”安漠霖头也不抬,继续翻看着文件。

  酷HW匠…网…#永,久免e}费?看小说-

  周悦皱了皱眉,说:“可是今天周少特意交待,说是周小姐请您吃饭,让我提醒您一声。”

  “我知道了,你先下班吧!”安漠霖直起身,将手中的钢笔放下。

  周悦不敢再多说,点头应声,拿了需要处理的文件离开。

  整个八楼安静下来,安漠霖望了望手表,已经六点多了,估计公司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舒口气,将西服外套穿上。

  司机林叔已经上楼来,安漠霖拿着东西出了总裁办公室,林叔赶忙接过公文包,问了起来:“Boss,我们是直接回去吗?”

  安漠霖扯了扯过紧的领结,交待道:“去温莎西餐厅。”

  林叔点了头,已经按了电梯,两人走进电梯,往楼下下降。

  白之言将手机打开,看着上面安漠霖的号码,最终还是按了拨通键。

  电梯内,安漠霖只望了望手机的号码,情绪只起了细微的变化,直接将电话挂断。

  白之言沮丧的趴在化妆台上,此时,门打开,蜜儿忙躲了起来,出声提醒白之言:“雪昙姐,那个色鬼来了。”

  白之言抬眼,门口果然出现了副导演猥琐的一张嘴脸,手里还端着一杯水,堆着笑脸,殷勤的将水杯递到白之言面前,谄媚一笑:“白之言,这杯可是我亲自给你准备的水,喝了润润喉吧!”

  白之言坐直身,呵呵笑着接过副导演手中的水杯,客气道:“谢谢副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