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洺前脚刚走,秘书周悦后脚便拿着一份资料进了总裁办公室,将资料递到安漠霖手中,说:“安总,这是您要的那个记者的所有资料。”

  安漠霖随意翻看了几眼,问道:“有没有确定,那些照片是不是他拍的?”

  “当时,公司的保全抓到他之后,毫无疑问,把他摄像机里的照片全部删除了。但是很有可能,摄像机只是一个掩饰,估计还有照片存在手机里。”周悦抿了抿唇,神色中透着担忧。

  安漠霖垂眸,思索了一阵,舒口气道:“你安排一下,亲自去见那个记者,让他把录音文件给删除。当然,也不会让他白删,适当的给些报酬就好。”

  “可是总裁,白之言那边怎么办?难道您真的还打算继续留她在公司吗?”周悦皱了眉,似乎对白之言有很大的成见。

  安漠霖站起身,淡声说:“她毕竟签了合约,如果公司单方面毁约,万一被媒体挖到,又是一场风波。更何况,白之言是个很有可塑性的艺人,她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周悦又是抿了抿唇,眼神中透出一丝不满,却还是应声离开。

  安漠霖吐口气,目光又注意到角落处的白之言的个人档案上,他甚至有些不了解自己了,为什么突然之间,不想让她离开?还是说,他根本就已经开始在乎她?

  心烦意乱的摇摇头,安漠霖翻开资料,这才开始继续翻看。

  二楼各个工作室内外,大家都在用午饭,白之言靠着墙沿叹口气,肚子开始不争气的咕噜噜叫唤。

  蜜儿别有意味的一笑:“白之言大小姐,你是不是饿了啊?”

  “做人类,真麻烦啊!动不动就会饿,我恨不得现在立马回到我的本体,就不会总是饿肚子了。而且,直接吃露水蜂蜜花朵就好了。”

  “蜂蜜?”蜜儿警惕的后退了一段距离,“我警告你哦,别在我这打歪主意。”

  “切,就你这一小只,也不够我吃的啊!”白之言翻了个白眼,懊恼扶额:“我要怎么办啊,好饿啊!”

  蜜儿清了清嗓子,说:“要不,你找安漠霖借点钱,先吃饱了再说?”

  “算了吧!我欠他的,已经够多了,再借,我恐怕下辈子也还不完了。”白之言懊丧的垂着头,心中郁郁,肚子咕噜。

  一阵脚步声慢慢接近,蜜儿赶忙收拢了翅膀落在白之言耳朵后方的发丝边沿,急慌慌说着:“有人来了。”

  白之言继续低着头,大概五秒钟的时间后,一道男声落在她耳畔:“白小姐,原来你在这里。”

  “你找我,有事吗?”白之言抬了头,眼眸清亮寡淡的望着走近的周洺。

  周洺邪魅一笑,说:“我是想来问问,看你吃饭了没有,刚好我饿了,需要有个人陪我一起吃饭。”

  白之言眼神立刻亮晶晶起来,却还是端着矜持,微微一笑道:“可是我现在没钱请你吃饭。”

  周洺爽朗笑了起来:“我什么时候说过让你请我吃饭了,我说的是,我请你吃饭。”

  “这样……好么?”白之言有些心虚,她跟周洺才刚认识,就请她吃饭,总觉得不太妥当。

  蜜儿趴在她耳边嘀咕:“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白之言又腹语说:“我现在饿了,再说了,他一个凡人也不能拿我怎么样,干嘛不去。”

  蜜儿“切”了一声,没再吱声。

  周洺见白之言不回答,又问了一遍:“白之言小姐,怎么样,能不能赏个脸呢?”

  “周少请我吃饭,我哪里敢不领情呢?”白之言呵呵一笑,表情极不自然。

  周洺眼中笑意深浓了几分,扬了扬下巴道:“那走吧!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白之言笑眯眯的点着头,跟在周洺身后一起往电梯处走去,打开电梯,往楼下行去。

  、更.(新e最z快上酷kY匠☆网Ym

  到了外面街道边,两旁挨着几家装潢精致的各色餐厅,周洺领着白之言进了一家意式餐厅。

  在餐厅坐下,服务生已经拿着菜单递到两人面前,带着职业性的微笑问:“请问两位需要点些什么?”

  周洺接过菜单,递到白之言面前,微微一笑:“白小姐,还是你来点吧!”

  白之言“嗯嗯”一点头,这才打开菜单来看。可是上面的食物她都很陌生,也不知道该点什么,看了一阵,嘿呵一笑,把菜单重新递回周洺手中,说:“那个……还是你来点吧!我不挑,吃素就好。”

  “吃素?”周洺轻笑出声:“白小姐这是为了减肥,节食的吗?”

  白之言猛烈摇头:“我不需要减肥,我就是吃素。”

  “哦。”周洺了然一点头,随意点了些比较清淡的菜色以及意大利面,将菜单递还给服务生:“就这些了。”

  服务生忙客气低头:“好的,请稍等。”

  周洺点头,望向白之言,脸上始终挂着笑意,问道:“白之言,有件事我想问问你。”

  白之言喝了一口水,满不在意的说:“你问吧!”

  周洺盯着她的眼睛,认真问道:“你,喜欢安漠霖吗?”

  白之言愣了一瞬,将手从水杯上收起来,紧绷了唇,却不说话。

  周洺轻笑:“你为什么不敢回答?”

  “你不会也跟那个记者一样,把我说的话录音吧!”白之言有些后怕,万一再被录音,安漠霖不得更讨厌她。

  周洺哭笑不得:“你是真不知道我和漠霖的关系吗?我和他,从小一块长大,最好的哥们儿。我怎么可能会做那些对他不利的事情。”

  “那就好。”白之言松了口气,服务生已经开始上菜。

  意面和几样比较素的菜色上桌,白之言已经垂涎三尺,拿了叉子嘿呵一笑:“周少,谢谢你请我吃饭,我不客气了啊!”

  周洺笑着点点头,看着白之言在他对面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那吃相,实在说不上有多好看,可是看在他的眼里,却很是有趣。他很久,没遇到过这么有趣的人了。

  吃饱喝足,白之言豪气地将杯中的果汁一饮而尽,满足的擦了擦嘴。这才注意到周洺正饶有兴味的望着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