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之言心头之火忽的蹿的老高,眼睛盯着停在一个架子上的蜜儿,用腹语传音:“蜜儿,你给我死过来,要是这货敢在对我动手动脚,你信不信我真的杀人。”

  “你杀啊,我倒是要看看,你敢不敢。”蜜儿故意揶揄,就是不上前。

  白之言眼神一凛,扫了眼还在她身上动手动脚的副导演一眼,副导演还是不知道收敛,继续上下其手。

  白之言恼火了,手指尖一点白芒开始流转,像是真的起了杀心。

  蜜儿立时警惕起来,紧盯着白之言指尖的白芒,焦急起来:“白之言,你别乱来,你想让别人知道你是妖吗?”

  “我不想啊,谁让你不帮我的。”白之言挑了挑眉,手指微微扬起,那点白芒随着气流流转出点点磷光。

  眼看白芒就要落在副导演手上,蜜儿慌张起来,一阵翅,慌乱的飞到副导演手上,冲着白之言大呼小叫:“白之言,你不想在这混了吗?”

  白之言嘴角抽了抽,无动于衷。

  蜜儿生怕她真的闹出什么事来,迅速亮出自己的蜂针,翅膀一挥,迅速扎在副导演手上。

  副导演“哎哟”一声,不甘心的收回了自己的咸猪手。

  白之言也自然而然的收起了自己指尖的法力,回头笑眯眯望着副导演询问:“副导,您怎么了?”

  蜜儿嗡嗡飞着准备逃离,副导演却注意到蜜儿的存在,咬牙道:“原来是一只蜜蜂,看我不灭了它。”说话间,从侧面取了一张纸板就朝着蜜儿打去。

  蜜儿故意飞的慢了些,引着副导上前打他,就在副导演准备打下去的那一瞬间,蜜儿突然的加快了飞行的速度,重新换了个地方继续引诱副导演打它。

  副导演越是打不着,越是气急,就这么一直追着蜜儿不放,在摄影棚里不停的追着跳着。

  白之言挑了挑眉,然后冲着蜜儿赞赏的竖起了大拇指,随后好整以暇的望着副导演追着蜜儿在摄影棚内不停的跑来跑去。

  总导演不耐烦的劝阻:“我说现在是拍摄重要,还是打蜜蜂重要啊!”

  白之言笑眯眯的说:“导演,咱们继续拍吧。”

  总导演看白之言一直笑脸迎人,也就没多说,点了点头,继续开始拍摄。

  N看"、正`7版章节上酷匠网

  蜜儿不停的在室内飞啊飞,副导演便跟在后方拿着东西不停的挥舞,这一挥舞,就一直挥舞到广告拍摄完毕。

  白之言下了台子,舒口气一弹指,蜜儿已经停止对副导演的戏弄,停在高高的天花板上。

  副导演恼火的盯着天花板咬牙切齿:“一只臭蜜蜂,你给我等着啊,我早晚灭了你。”说话间,笑眯眯朝着白之言走去,说着:“那个,白之言,你刚才表现不错,以后呢,我会更多的在导演面前推荐你。”

  “不用推荐了,以后有适合白之言的,我会尽量安排。”一道沉稳的男声架在两人中间响起。

  副导演僵硬的扭过脖子,笑看着来人:“冯导。”

  白之言也客气一笑:“冯导。”

  冯导望了望白之言,态度温和道:“白之言,从刚才拍摄的情况来看,你是一个很有表演张力的演员,这一点,我很赏识。不过,做这一行,一定要戒骄戒躁,不要妄想一蹴而就。”

  白之言仍是客气微笑:“多谢冯导提点。”

  冯导扫了眼侧面的副导演,说:“你作为副导演,刚才居然为了一只蜜蜂追来追去,是不是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的工作状态了?”

  副导演嘴角抽了抽,继而点头哈腰道:“冯导,我知道错了。”

  白之言心中偷笑,眼角余光瞟了眼停在天花板上的蜜儿一眼。

  蜜儿傲娇的哼了一声,朝着外面飞去。

  副导演眼睛一直注意着蜜儿眼看着蜜儿飞了出去,气不打一处来,正准备追出去消灭害虫,白之言纤细的手忽然拉住她,柔媚一笑:“副导,刚才冯导才说了您,您怎么又要为了一只蜜蜂发脾气。”

  副导演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像是成了变色龙。

  冯导不耐的扫了他一眼之后,转身走回去调制拍摄效果。

  副导演色心又起,伸了手覆上白之言纤细柔嫩的手,猥琐一笑,小声说:“今晚下班,记得等我。你要是成名了,可不能忘了我。”

  白之言堆着笑脸,堆得自己脸部线条都要僵硬了,小心的将手从副导演的猪手中抽出来,呵呵一笑:“副导,快中午了,我要出去吃饭了。”

  副导嘿嘿一笑,说:“要不,我请你吃饭吧!”

  “不了,我直接去叫外卖就好,中午想休息一会儿。”白之言笑的眉眼弯弯,转了身离开摄影棚。

  副导演从后方垂涎三尺的看着她姣好玲珑的身姿,恨不得立刻把她给吃了。

  出了摄影棚,白之言一阵恶心,趴在靠墙的角落处忍不住一声干呕。

  蜜儿冷哼一声,说:“叫你没事找事,还弄得自己恶心,你干脆踹他两脚不就结了。”

  白之言疾言厉色的点着蜜儿的头说了起来:“你这蜜蜂到底有没有脑子,我踹他两脚我还能在这混下去吗?这可是我的铁饭碗,我连铁饭碗都保不住了,我睡大街去啊!”

  蜜儿已经被她给点的眼睛发花,连忙打了个旋飞落在白之言头上,深吸口气恼火道:“白之言,你再欺负我小心我蜇你。”

  “你蜇啊!你蜇,你蜇了咱俩就绝交。”白之言扬了扬眉,得意洋洋。

  蜜儿瞬间焉了,沮丧叹口气:“算了,我不跟你计较还不成吗?”

  “这就对了吗?别忘了,咱俩是同体的,你可是喝了我的灵血的啊!”白之言笑眯眯的伸了伸手指,蜜儿乖巧飞落在她的手指之上收了翅膀。

  电梯门忽然打开,白之言不经意的瞟了一眼,眼睛一亮,心中又有了主意。

  蜜儿看她盯着电梯已经重新关上的门看,疑惑的问:“你在看什么?”

  “我刚刚看到安漠霖的秘书周悦了,她应该是下楼,估计是出去有什么事。”

  “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蜜儿心中没了底,白之言的古灵精怪,她可是深深领教过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