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昙走到她面前,惋惜地叹了一口气,继而挑了挑眉,微微一笑:“你一定很想知道那段视频是怎么回事吧!”

  “难道昨晚是你做的鬼?”林筱姿血气上涌,眼眶都已经泛红。

  雪昙无辜的耸耸肩:“其实,我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林筱姿腾的站起身,像个疯婆子一样,抬着双手就往雪昙身上扑,双手顺势去扯雪昙的头发,口中还在不停地嚎叫着:“白之言,你算个什么东西,就算你今天把我揪出来,你也红不了。”

  雪昙猛然往后一跳,很是巧妙的避开了林筱姿挥舞过来的双手,嫌弃的瞟了她一眼。

  周围的工作人员已经围上来,慌忙从左右两侧把林筱姿给制住。

  雪昙冲着林筱姿得意地一吐舌头,又冲着绳子那端一挥手,蜜儿已经带着白之言的魂魄出了摄影棚。

  外面,杂沓的脚步声渐渐近了摄影棚,已经有几名警察同志朝着摄影棚走去,随后,林筱姿被带出摄影棚,上了手铐走楼梯离开。

  周围围了一堆看热闹的人,有的是在问究竟是怎么回事,有的则是咒骂着林筱姿活该。

  总之,雪昙没事人一样离开了案发现场,朝着昨天林筱姿和副导演“做好事”的那个房间走去,打开了门,随后又关上门。

  蜜儿嗡嗡嗡在室内飞了一圈,然后停在雪昙头顶上,一人一蜂同时望着白之言的魂魄。

  白之言开口,平静的问:“你说吧!我该怎么做才能把记忆给你?”

  雪昙托着腮想了一瞬,抬眼问:“你以前跟安漠霖认识吗?”

  白之言苍白的脸上闪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吞吞吐吐的说:“只见过那么几次,安总很少下楼来,所以,公司基本没有几个人跟安总近距离接触过。”

  “那你呢?”雪昙笑的明媚动人,认真看着白之言的眼睛。

  白之言眼神闪烁着忙乱摇头:“我也没有经常见总裁。”

  “你喜欢他!”雪昙手指一抬,指着白之言,一句话说的相当肯定。

  白之言猛地一怔,猛烈摇头:“我只是个三流小演员,而且又没背景,根本配不上安总。”

  “看把你吓的。”雪昙噗哧笑出声,举着的手指缓慢靠近白之言天灵盖上,一点白光从白之言脑门上散开。

  雪昙眯上眼,对蜜儿说:“蜜儿,看好门口,不能让任何人进来。”

  蜜儿嗡了一声,扑着翅膀在门口撒下一道银光,应该是施了结界。

  雪昙神色凝重了许多,语调严肃:“白之言,你准备好了吗?施法一旦开始,就不能停下来,你的记忆,将会是我的。”

  白之言郑重点头,最后问了一句,“你能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人吗?”

  雪昙淡定回答:“如你所想,我不是人,是从异世无意中来到这个世界的一只花妖。”

  白之言眼神一慌,惊问:“你……会害人吗?”

  “我当然不会害人。”雪昙不满的皱了眉头:“我是一只吃素的妖,比那些心肠歹毒的人类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白之言听雪昙说的这么理直气壮,这才哀怨的一点头,学着雪昙的样子闭起了眼睛。

  白色的光在两人额头正中开始散开,雪昙收了手指,两人额头相对,流转的白光氤氲着两张一模一样的脸。

  到最后,一道红光飞闪,雪昙缓慢睁开眼,望了白之言一眼,问道:“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

  $d更en新最(.快N;上f酷~匠网◇

  白之言的记忆已经被完全抽离,茫然的摇了摇头,问:“我是谁?”

  雪昙凝了凝神,脑中轰隆隆闪过白之言从小到大的所有一切记忆,那些记忆如同海潮,在她的大脑中不停翻涌,白之言所认识的人,所经历的事,还有——对安漠霖若有若无的一丝仰慕之情。

  雪昙深吸口气,牵住她的手,慎重交待:“今晚,冥界使者就会来接你离开,你记住,自己叫白之言,如果鬼差问你是怎么死的,你是被林筱姿陷害摔死的就好。”

  白之言茫然望着雪昙,只认真的点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蜜儿飞旋一圈,已经打开了房门的结界。

  雪昙听到外面的喊声:“白之言,白之言。”

  雪昙也来不及去梳理脑中暂时还有些杂乱的记忆,赶忙打开门跑了出去。

  外面站在走廊里不停喊她的,竟然是那个跟林筱姿关系不正当的副导演。

  副导演咧开嘴一笑,微胖的身体慢悠悠走到雪昙,也就是如今的白之言面前,猥琐一笑:“之言,现在这支广告,我已经推荐你来拍了,你看,要怎么报答我啊!”

  一想起前一天晚上看到副导演和林筱姿上演的那一副活色生香,白之言胃里一阵作呕,没想到这副导演占了林筱姿的便宜还不死心,居然还想占她的便宜,心中冷笑的同时,已经生了整治副导演的心思。

  于是,白之言眼睛一眨,暧昧的望了眼副导演,说:“副导想让我怎么报答呢?”

  副导演一听白之言松了口,眼神中闪过一抹贪婪猥琐,粗短的手指在迅速在白之言脸上摸了一把,压低了声音阴笑一声:“今晚收工,在这个房间等我。”说完,转身已经朝着摄影棚走去。

  雪昙按压着胸口,俯了身一阵恶心作假的干呕。

  蜜儿一本正经的说:“白之言,那个色色的导演看上你了。”

  “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我能看得上他吗?”白之言深吸口气站直了身,跟在副导演身后去了摄影棚。

  蜜儿在一旁聒噪个不停:“那你今天晚上打算怎么整他?”

  “你不会是想杀人吧?”

  “还是说你想废了他呢?”

  “蜜儿,你给我闭嘴!”白之言恼火的一扬手,瞬间把蜜儿拍飞,冷冷一笑:“你丫的现在怎么那么多废话,是不是被人类影响了?”

  蜜儿两眼都是一闪一闪亮晶晶,吐着蜜蜂舌幽幽的说:“我就知道,你这女人心狠手辣啊!”

  “白之言,还不快过来化妆,还等什么呢?”总导演严肃的语调响起,已经是在催促白之言。

  白之言赶忙应声:“我来了。”已经跑近化妆师面前坐下,心下得意:“地位有所上升的感觉就是不错啊,都不用自己化妆了。”

  化好妆之后,开始拍摄,总导演看机,副导演在一旁督导。

  广告拍摄了一阵,白之言慢慢进入状态,不知不觉,副导演已经走近她身后,借着指导的由头,不时的提醒着白之言该怎么摆动作。

  又是一阵之后,竟然开始对白之言动手动脚,双手很是不老实的装作不经意在白之言身上摸来摸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