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昙笑眯眯的望着周悦,得意的冲着周悦一吐舌头。

  周悦脸色一阴,只好打开了总裁办公室的门,让雪昙进去。

  雪昙走到安漠霖办公桌前时,周悦还守在门口。

  安漠霖抬眼,平静的说:“你先去忙吧!”

  周悦不满的扫了雪昙一眼,不情不愿的关上门离开。

  安漠霖眼神冰冰凉的盯着雪昙,冷淡一笑,质问起来:“白之言,你为什么要私自去见时尚都市的那名记者?”

  雪昙眨巴着眼,茫然不解的反问回来:“什么叫做私自去见记者?”

  安漠霖隐忍着情绪,深呼吸一口气:“微博头条,已经被刷爆了,你不知道吗?”

  “哦,原来你说的是那个啊!”雪昙托着腮,恍然说着,又嘿嘿一笑看向安漠霖:“你放心,我有办法让他把那段录音删除的。”

  “事情不需要你去解决,我要跟你说的,是另外一件事。”安漠霖将手边上一份合同推到白之言面前,“这是你当初进公司时,签署的合同,从今天起,合同无效,我会按照合同里的条款,对你进行赔偿。不过,你欠我的钱,要从里面扣除。”

  雪昙疑惑的盯着合同,走近前扫了一眼,努了努嘴唇,嘴角一抽,憋屈道:“安漠霖,你想让我离开公司,问过我的意见吗?”

  “这次,算是公司违约,你被解雇了。赔偿不会少,你即使告上法庭,也无济于事。”

  雪昙与他对视着,两人目光电光火石的交接间,安漠霖以为雪昙一定会像泼妇骂街一样指责他毁约不讲道义之类的话。

  可出乎他预料的是,雪昙的眼神忽然柔软下来,眼中泪光闪闪,吸吸鼻子委屈的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难道你忘了你对我做过些什么吗?那天晚上,在你的房里,你对我做了那些事,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还有昨天晚上,你是不是都忘了?”

  安漠霖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咬牙切齿:“白之言,你到底想要多少钱?”

  雪昙睁着无辜大眼,仍然在哽咽:“我不要钱,我要你对我负责。”

  “……”安漠霖手指紧扣着扶手,无语。

  雪昙撅着嘴不耐的摆了摆手道:“算了,我这要求可能太仓促了些,不过,这合同我不收回哦!你要是非要逼我把合同收回的话,我就……我就把我们的事都说出去。”

  “白之言,你……”安漠霖良好的修养在雪昙面前瞬间崩塌,恨不得伸手撕了她。

  雪昙看他想要发怒,忙又担忧的说:“你别这样,其实,我真的没什么企图,你看你,咱们认识这么久了,我都没看你笑过,这样可是很容易老的。”

  “……”安漠霖紧握着拳头,继续无语。

  雪昙脸上重新挂上没皮没脸的笑,把合同推还给安漠霖,笑的天真:“安总,我说过,我是被人所害才会摔伤的,这件事还没解决,您怎么能卸磨杀驴呢?”

  安漠霖嘴角抽了抽,平息口气:“你不是说能够证明是有人害你吗?”

  “当然,不过,要劳烦安总大驾,跟我一起去趟二楼。”雪昙站直了身,脸上的笑意看起来真叫一个天真无邪啊!

  安漠霖的情绪总算平和下来,说:“要是你不能证明,就拿着合同离开公司。”

  雪昙抿唇,笑的灿烂:“好说好说。”

  于是乎,安漠霖站起身,雪昙走在前方,两人一同出了总裁办公室,打开电梯门走了进去。

  到了二楼出了电梯,不时有工作人员在二楼走动,雪昙目不斜视的走在前方,周围经过的人看见安漠霖,都低着头恭敬地打招呼:“安总好。”

  另外,对着雪昙投来异样的眼神,尤其女性同胞,那眼神中还深深含了嫉妒和敌意。

  雪昙全当看不见,人已经走到摄影棚中,眼下正在拍摄的是一支广告,林筱姿正搔首弄姿的摆着Poss。

  雪昙环着双臂,人已经停在摄影棚内,蜜儿从雪昙头上飞起来,在摄影棚的角落处找到了真正的白之言。

  安漠霖停在影棚内之后,除了总导演外,其它的工作人员都赶忙点头哈腰的打招呼。

  安漠霖立在一旁看着拍摄现场,压低了声音问前方的雪昙,“你想让我看什么?”

  雪昙眼珠灵动一转,手指一弹,室内的灯光忽然一跳跃,瞬间熄灭,拍摄到一半的广告也只能被迫终止。

  影棚里里外外都是层层叠叠的抱怨声和询问声:“怎么回事?”

  “是停电还是跳闸?”

  雪昙冲着角落处的蜜儿一眨眼,蜜儿扑扇着翅膀,一道银光已经透过白之言灵魂的大脑之处,折射向侧面的摄像机。

  摄像机里的影像开始晃动,导演带着的耳麦里突兀的随着画面传出声音。

  总导演瞪大了眼盯着画面上只有林筱姿一人的化妆室,耳麦里传出的是林筱姿不打自招的一段说话声。

  摄影棚的灯突的亮起来,导演眼神带着疑惑望向安漠霖,结结巴巴道:“安总……您看这?”

  安漠霖迅速走到摄像机传输的电脑前,望着上面的画面,冷声吩咐:“放外音。”

  总导演忙不迭点着头,将耳麦摘下放了外音,里面传出林筱姿的说话声:“我在她那天用的吊威亚上做了手脚,故意把带子用液压钳剪断,等她出了事之后,偷偷把带子换了,事情就是这样。”

  林筱姿脸色唰的一阵发白,两腿一软,险些跌坐在地。

  安漠霖重新又回放了一遍,直起身眼神冰冷的望向林筱姿,对侧面的导演说:“打电话报警,交给警方处理。”

  T酷.匠网‘|永…3久《免^费看|…小说

  林筱姿情绪激动起来,踩着高跟鞋慌慌张张跑到台下,紧拽住安漠霖的西装袖口声声哀求:“安总,我知道错了,求你别让他们报警,报了警,我这一辈子就都毁了啊!”

  “你在做手脚要害白之言的时候,怎么没想过她死了或是残废了,这一辈子就毁了?”安漠霖回过头,冷峻的侧脸让人看的一阵心寒。

  周围的所有人都不敢吱声,导演拿着手机,直接按了报警电话。

  林筱姿浑身一瘫软,松开了拽着安漠霖袖口的手,这次是彻底的瘫坐在地。

  雪昙冷笑看了林筱姿一眼,冲着蜜儿勾了勾手指。

  蜜儿挥动着翅膀,飞旋了一圈后,稳稳落在了侧面的一根绳子上。

  林筱姿双目喷薄着怒火,恼恨的盯着雪昙,似乎是想要用眼神把雪昙给杀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