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昙正准备开口继续说下去,已经听到挂断的嘟嘟声,沮丧叹口气,说:“蜜儿啊!你说要不要施法进去算了?”

  “你那是私闯民宅,小心那位安太太告你。再说了,我也看不出那个安漠霖对你有多客气。”蜜儿飞旋了一圈,天空中一道闷雷轰隆隆滚过。

  蜜儿担忧的说:“不行,我不能陪着你淋雨,我得赶紧找个地避雨。”

  雪昙仍是叹息,拿出手机,望着上方安漠霖的号码,迟疑一瞬后,才按了拨通键。

  安漠霖还在电脑前忙碌,听到手机响,看也没看一眼,已经按了接通,“喂,你好。”

  “安漠霖,要下雨了,你就再收留我一晚上吧!”

  雪昙可怜巴巴的声音从手机另一端传出,安漠霖将手机放下,直接又按了挂断。

  “喂,安漠霖。”雪昙盯着已经显示挂断的手机屏幕,欲哭无泪。

  又是一道雷劈下来,雪昙浑身一抖,有些恐惧,带着哭腔抱怨:“师父啊!我不会是这么快就要历第二次雷劫吧!我有那么倒霉吗?”

  她话音落,哗啦啦的雨水如同兜头泼下的水盆子,她身上单薄的衣服很快就湿被淋了个通透。

  蜜儿躲在一侧的蔷薇花下,忙催促着:“雪昙姐,过来躲躲雨吧!小心淋湿了雷会劈你。”

  雪昙一听到雷劈这个词,不由又是抖了个激灵,却倔强的别过头,冷哼一声:“我才不怕,我就站在这,我就不信他安漠霖铁石心肠,真的不管我。”

  “你说你有必要这样吗?自讨苦吃。”嗡嗡飞了一阵,蜜儿没心思再跟她扯下去。

  雪昙就那么站在大雨之下,被雨水淋湿的头发紧紧贴在脸上身上,她拿了手机,再次拨通安漠霖的号码,带着哭腔说:“安漠霖,你要是不让我进去,我就在这里待一夜,淋死算了。”

  书房中,安漠霖望着手机屏幕,听着手机那一端雪昙带着委屈的说话声,心底猛然一揪。

  他眉头微微一蹙,缓慢将手机放下,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望着外面肆虐的风雨,久久伫立不动。

  雪昙望着再次暗下来的手机屏幕,深吸口气,自言自语:“柳慎,安漠霖,你们是不是根本不是一个人,为什么你一点都不记得我?还是说本来对我就是虚情假意。”

  蜜儿隔着雨幕嗤笑:“别想那些了,都过了五百多年,你还指望他记得你,异想天开吧!”

  “我就异想天开又怎么了?”雪昙委屈的抽噎一声,干脆蹲下,将脸埋在双膝之中。

  蜜儿急了起来:“喂喂喂,你搞清楚,你现在的这具身体是凡人,可是会生病的啊!”

  “生病就生病,我才不管。”雪昙继续蹲着,心头的哀伤一阵痛似一阵。

  也不知过了多久,雪昙仍是埋着头。

  铁质的大门缓缓打开,她忽然感觉雨势像是停了,正纳闷天公不作美,一道磁性疏淡的声音落在耳畔:“进去吧!在这里淋着,容易生病。”

  雪昙惊喜抬眼,望着头顶黑色的雨伞,眼眸带笑:“你不是不出来吗?”

  安漠霖仍是冷着脸:“进来再说吧!”

  雪昙笑眯眯点着头,紧跟在他身侧进了安家别墅。

  蜜儿难以置信的眨了眨蜜蜂眼,幽幽的说:“不会吧!难道安漠霖真的对她还有点印象?”来不及多想,赶紧也钻进雨伞中,跟着进了安家别墅。

  进门之后,雪昙望着空落落的客厅,转头问:“阿姨呢?”

  “我妈已经睡去了,你也洗洗睡吧!关于你的住处,我明天会让陈叔帮忙寻找安排,总之,你不能总是住在这里。”安漠霖换了鞋子,朝着楼上走。

  雪昙紧紧跟在他身后,上了楼之后,仍是跟着他朝着安漠霖的房间走。

  安漠霖不耐回头:“白之言,你该回房了。”

  雪昙默了默,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小声嘀咕:“我就想问问,这里有没有感冒药。”话音落,捂着嘴狠狠的打了个响亮喷嚏。

  安漠霖眉头皱了皱,转身朝楼下走:“跟我来吧!”

  雪昙安安静静的低着头,跟在他身后重新下楼。

  安漠霖在药箱中找出感冒药,倒了一杯热水递到她面前,平静的说:“把药吃了吧!”

  雪昙接过热水和药,盈盈一笑:“谢谢。”

  安漠霖微吁口气,站起身正准备上楼,雪昙忽然又开了口:“安漠霖,我……没有可以换洗的衣服。”

  安漠霖冷淡道:“然然的衣帽间里,有很多衣服,你想穿哪个,自己去挑就好。”

  雪昙低着头,一脸委屈,忐忑问道:“安漠霖,你……很讨厌我吗?”

  安漠霖心底蓦地一颤动,淡声说:“不是。”

  “那你为什么总是冷着脸?”雪昙提高了声音,虽然知道他就是冰山脸,可还是想问问原因。

  “我习惯了。”安漠霖平静说着,转身欲走。

  雪昙忽然拉住他的手,抽噎一声:“陪我坐会,好吗?”

  pW更新最d快;‘上、n酷匠fG网

  安漠霖回转身,望着她一双澄澈的眸子,心底忽然生了不忍,于是隔了一点距离在她一旁坐下,开口提醒:“先把药吃了吧!”

  雪昙拿起温热的玻璃杯,将药放入口中,咕嘟咽了下去,随后拿着水杯暖了暖手,才放下。

  安漠霖静默不语,雪昙忐忑开口,小心的问:“安漠霖,你……有喜欢的人吗?”

  安漠霖神色平淡,摇摇头:“没有。”

  雪昙像是放了心,微吐口气:“没有就好。”

  “什么意思?”安漠霖皱眉,狐疑盯着她的眼睛。

  雪昙只感觉自己脸颊开始发烧,忙摇摇手敷衍道:“没……我随口说说。”

  安漠霖不耐的站起身,又是准备离开。

  雪昙一慌,赶忙抓住他的手,安漠霖只好停下,回头低头时,注意到她身上湿淋淋的衣服,本来就单薄的衣服现在几乎是透明的,无形中增添了了几分诱惑。

  安漠霖收回目光,神色有些不自在:“时间不早了,我明天还要去公司,你也早些休息吧!”

  雪昙摇摇头,手上暗暗施了法力,手指一拽,安漠霖猝不及防,顺势朝着沙发侧身倒去。

  雪昙心中窃喜,人已经被他压在身下,安漠霖接触到她身上冰凉,眼神闪躲的盯着身下人曼妙的胴体,幽深的眸子中,一团火焰忽明忽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