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自作孽,不可活

  雪昙抖了个激灵,差点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随后趴在门上继续听下去。

  那副导演忽然问了一句:“对了,上次跟白之言争角色,怎么那么巧,她刚好就出了事故?”

  林筱姿手臂环上副导演的后颈,在他脸上印下红唇吻痕:“管她怎么回事,现在她不是好好的吗?”

  雪昙忽然心一沉,回头望了眼漂浮在半空的白之言,沉眉说:“白之言,我给你个机会,我会借你一些法力,你等会可以变成冥界使者的模样,好好问问林筱姿,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白之言郑重点头:“好,我听你的。”

  雪昙手心白芒流转,指尖绾出一朵昙花,手心轻轻一推,已经推入白之言的魂魄体内。

  雪昙继续施法,白之言耳朵模样起了变化,已经变成冥界使者的模样,半边黑,半边白,手中拿着一把造型诡异的勾魂弯刀。

  此时,房门打开,林筱姿和副导演走了出来,身上的衣服已经整理好,没事人一样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走。

  白之言体内蕴藏的冤气忽然大作,走廊里的灯也瞬间嗞嗞作响,忽明忽暗。

  副导演大概是因为干了苟且之事太过心虚,一溜烟的朝着楼梯跑去,赶紧关了电梯门离开。

  林筱姿则没事人一样的进了化妆间,准备卸掉浓妆离开。

  忽然,身后一阵阴风扫过,林筱姿感觉身后猛地一凉,浑身一颤,回头看了一眼,可是什么也没看见。

  她回过头,继续对着镜子卸妆,又是一阵阴风扫过后,化妆室的灯光也开始“嗞嗞”闪个不停。镜子中,半边黑半边白的冥界使者从林筱姿背后阴恻恻的盯着她。

  林筱姿大睁着眼,下一刻,凄厉的尖叫声的响彻整个楼宇,“啊——。”

  雪昙倚在在外面,颇为嫌弃的搔了搔被尖叫声冲击的有些不适的耳朵,悠闲的靠着墙壁,摇头叹口气说:“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

  蜜儿“切”了一声,说:“你现在也是在自作孽。”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怎么就自作孽了?”雪昙没好气的点着蜜儿的蜜蜂头,点的她连连后退。

  蜜儿义正词严的说:“你喜欢上一个凡人,不就是自作孽吗?”

  “我就喜欢了,怎么着吧!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

  “好,咱们走着瞧,看你是不是要继续栽跟头。等着师父来了,肯定想办法把你拉回去,免得你在人间鬼混。”

  36酷c,匠V…网正版●f首s$发P

  “你们让我回去,我还偏就不回去了。”雪昙扬了扬眉,一脸傲娇。

  蜜儿唉叹一声,干脆屁股对着雪昙,懒得搭理她。

  室内,林筱姿望了眼面目狰狞的勾魂使者,惊恐失措地站起身,直往门口冲。可是门锁已经被雪昙施法冻结,任凭她怎么转动,就是打不开。

  冥界使者逼近林筱姿面前,声音森寒:“我是冥界使者,前来找你问罪,你为什么要害白之言?”

  “我没有,我没有害她,是她自己非要跟我争,是她自己摔成重伤的。”林筱姿声音发颤,双手死命摇晃着门锁。

  冥界使者语调又沉了几分,喝道:“你还狡辩,我们已经很清楚,是你做了手脚,才会还白之言摔下去。”

  “我……我说了,你们会放过我吗?”林筱姿声音颤抖,仍是抱着侥幸心理,虽然恐惧,可还是想要保住性命。

  “你说实话,我们会从轻处罚,不然,你日后归了冥界,会接受更残酷的惩罚。”

  “我说,我说,你一定要放过我。”林筱姿语无伦次,声音越来越颤抖。

  冥界使者点点头,沉着脸等着她说下去。

  林筱姿迟疑了一阵,才说:“我在她那天用的吊威亚上做了手脚,故意把带子用液压钳剪断,等她出了事之后,偷偷把带子换了,事情就是这样。”

  冥界使者听完,忽然瞪大了眼。

  雪昙听着里面的动静,深吸口气,解开隐身术,将化妆室的门也解开。

  她随之两手结出昙花印,幻化成冥界使者的白之言已经穿门出来,很快变回原来的样子。

  雪昙做了个深呼吸,迈开步子离开。

  蜜儿紧跟在后,急慌慌的问:“你不打算揭穿她吗?”

  雪昙撇了撇嘴道:“现在揭穿她有什么用啊!明天吧!我要让别人也知道,是她林筱姿要害白之言,说不定,还会把她和副导演的苟且关系公布于众。”

  “你这样,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过分吗?我不觉得诶。”雪昙无辜的眨眨眼,嬉笑着望了眼蜜儿。

  蜜儿飞落在她头发上,又是叹息一声。

  一人一蜂走近电梯打开了电梯门之后,身后,林筱姿提着包包连滚带爬、狼狈不堪的朝着这边跑。

  雪昙手指一弹,白光回旋,电梯门很是顺利的关上,往下行去。

  外面,林筱姿惊恐的拍打着电梯门,已经被吓得哭了起来。

  雪昙环着双臂,轻嗤一声:“没想到,这人做了坏事,还真是会害怕的呢!”

  白之言飘在电梯中,问道:“那我现在怎么办?”

  “你现在就好好待在这栋大楼里,等到明天,我会尽快帮你把这件事处理后,不过我还要问你一句,你恨林筱姿吗?”

  白之言叹息一声:“刚才我听到是她害我的时候,的确恨她。可是仔细想想,她不过就是太自私了点,我觉得,她其实很可怜。”

  “嗯,你能有这份觉悟,下次投胎,一定会投个好人家的。记住,不要心怀怨恨。”雪昙谆谆教诲的同时,已经下降到一楼,电梯门缓慢打开。

  雪昙走了出去,对白之言交待:“你回去吧!好好在摄影棚先待着。”

  白之言认真点点头,电梯门重新关上。

  雪昙倒行着走了几步,看到林筱姿从楼梯上狼狈跑下来,踉踉跄跄朝着门口冲。

  雪昙继续隐身,心情舒畅的带着蜜儿一同出了大楼。

  外面起了风,很是凉爽,可是同时,天穹之上,电闪雷鸣也开始大作。

  蜜儿忧虑望天,问道:“怎么办?要下雨了。”

  雪昙指尖白芒飞旋,说:“回安家,必须要快。”于是乎,迅速化作一道白芒,消失在浓浓夜色中。

  停在安家别墅门外,白之言隔着铁质的大门张望了一阵,伸手按了门铃。

  室内,门铃响,章芸心走到门铃的摄像头对话器旁,望着门边站着的雪昙,不屑瞟了一眼,对着门铃对话器说:“白之言,你说好的只住两天的,怎么又来了?”

  雪昙抬手望天,忧虑的说:“阿姨,快下雨了,我没法回去,你就先让我进去吧!”

  “不行,你当我家是旅馆啊,你想住就住吗?”章芸心果断的拒绝,直接按了挂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