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之言听到此处,心中忽然一阵憋闷的慌,站起身冷淡的说:“我觉得,你实在是想多了,我根本不想给安漠霖找麻烦,我看你今天是找错了人。”

  朱泽深沉一笑,端着咖啡杯喝了一口,翘着二郎腿,神情悠闲:“没事,如果白小姐还没想好,可以再考虑考虑,我随时恭候白小姐的电话。”

  白之言不想再听下去,站起身就往外走。

  朱泽伸手到桌子下面,一个微型录音已经拿在手中,得意一笑:“有了那些照片,加上这段录音截取,肯定会成为逸州市最大的新闻。”

  出了咖啡馆,白之言沮丧的停在路边,问着:“蜜儿,接下来,我应该要怎么做?”

  “为了让你能在这个世界立足,你明天就跟随着白之言以前的生活轨迹,把自己变成白之言,一切都等师父来了再说。”蜜儿扑棱着翅膀,打个旋停在白之言头顶上。

  白之言恹恹点着头,过了马路,朝着安家别墅走回。

  回到安家,安家人全都不在,只有张婶在打扫卫生。

  白之言进了客厅,疑惑的问:“张婶,漠然去哪里了?”

  “小姐今天学校有课,一早就走了。”张婶放下吸尘器,疑惑的问:“不对啊!司机老陈才去接你,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自己回来的。”白之言走到沙发边,倦怠的靠坐着。

  张婶也没再多问,继续打扫起来。

  躺了一阵,很是无聊,雪昙干脆起身回房。

  上了楼之后,雪昙刚关上门,窗外,红玉已经恶狠狠的瞪着她。

  蜜儿立刻高度警惕,从白之言头上飞起来,接近窗口,郑重的说:“我警告你,别想对雪昙姐下手,不然,我会跟你拼命。”

  红玉之前被镇魂珠打伤,有蜜儿在,她知道自己能够成功下手的机会不大,于是冷笑一声,恶狠狠的说:“雪昙,我要先回去了,不想跟你在这浪费时间。”

  “你居然舍得离开?我不是听错了吧!”白之言吃惊的瞪大了眼,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红玉深吸口气平息着情绪,下一瞬,已经化作一道红光消失在窗外。

  蜜儿感知到红玉走远,总算长舒了口气:“她这回是真的走远了。”

  白之言抿唇点了点头,走到床边上坐下,倒头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

  这是第三天,明天,她就可以恢复法力,即使红玉再找来,她也不用怕。

  黄昏太阳西斜,黑色商务轿车驶进安家别墅园内,蜜儿从窗口外飞进来,焦急的扑着翅膀喊起来:“雪昙姐,那个人回来了。”

  白之言一个激灵翻身坐起,听着外面的动静,果然传来张婶的说话声:“安总,您回来了。”

  安漠霖将手中西装递给张婶,问了一句:“白之言呢?”

  张婶接过西装,正准备回答,白之言已经穿了拖鞋迅速往楼下跑,边跑边说着:“我在这里。”

  下了楼,白之言仰脸望着他的高度,笑的眉眼弯弯如月牙。

  安漠霖面无表情,淡淡说了一句:“该吃晚饭了。”

  “你这算是在关心我吗?”白之言厚脸皮的问着,眼眸中仍是笑意浓浓。

  “不算,只是怕你在我家饿死了,又是一桩麻烦。”

  安漠霖一句话,把白之言给激的登时气结,脸上笑意瞬间凝固。

  安漠霖却只是走到桌旁,坐下便开始吃晚饭。

  白之言阴郁着脸走到桌旁坐在他对面,一看安漠然和章芸心都不在,皱了眉,疑惑的问:“阿姨和漠然怎么不回来?”

  “太太今天参加聚会,所以不回来吃。小姐住校,就在学校吃了。”张婶代替安漠霖回答着,随后离开去收拾厨房。

  白之言心中闷闷,吃饭的过程中,一直偷眼看安漠霖的神情。可是安漠霖就跟万年冰山一样,始终是冷冰冰的一张脸。

  吃完饭,安漠霖直接便去了书房,白之言吃完后,只好回房洗澡。

  洗完澡换了睡衣,白之言趴在床上抠弄手机,蜜儿停在手机屏幕上,好奇的问:“这是什么东西?”

  “这个东西叫手机,可比我们的传音术强太多了,只要按下几个号码,就能听到对方说话。”白之言打开微信,试图找到安漠霖的微信号,可是很遗憾,安漠霖压根没有微信号。干脆把手机往旁边一扔,颇觉没劲。

  》8酷o●匠2网*正版Jk首O发

  蜜儿停在她手臂上,问了起来:“你不是说他就是柳慎吗?镇魂珠到底在不在他身上?”

  “镇魂珠,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白之言坐起身,望向飞起来的蜜儿,忙说:“你去书房,帮我把他弄昏,我们去看看,他身上的究竟是不是镇魂珠。”

  “好嘞,我这就去。”蜜儿爽快的应下,打个旋出了房门,朝着书房飞去。

  安漠霖正盯着电脑在翻找资料,根本不会注意蜜儿那只微不足道的小蜜蜂。

  蜜儿停在他背后,摆好了阵势后,一道银光闪过,安漠霖忽觉疲倦不堪,下一刻,已经趴在桌上昏睡过去。

  白之言趿拉着拖鞋出了门,蜜儿停在她面前,小声说:“我已经把他弄昏了,你进去看看吧!”

  白之言点着头,蹑手蹑脚朝书房走去。

  安家的书房不小,整体布局以米色为主,很宽敞整洁,靠近书架的电脑桌旁,安漠霖安静趴在桌上,侧脸线条俊逸英朗。

  白之言走近他身侧,面对着他的侧脸,学着他的样子趴在桌上,傻笑着望着安漠霖浅睡的容颜。

  蜜儿恼火道:“你不是来看镇魂珠的吗?看人干什么?”

  “我乐意看,我喜欢看,你有意见?”白之言扬了扬眉,仍是望着安漠霖冷峻的面部轮廓。

  蜜儿落地幻化成人,不禁汗颜,扶额道:“雪昙姐,我怎么以前没发现你居然这么痴情呢?”

  “那是因为我一直没有再遇到他,这不是遇到了吗?所以,我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

  “你抓住什么机会,他是人,你是妖,你跟他是不可能的。就算在一起了,你们以后生出的孩子怎么办?那不就是人妖吗?”

  “呸!你才是人妖。你知道人妖是什么吗?”

  蜜儿茫然的说:“不就是人类和妖共同的产物吗?”

  白之言倒抽一口凉气,摇摇手指。认真解释:“大错特错。人妖呢,在他们这个世界,说的是变性人。”

  蜜儿仍是一脸茫然:“什么是变性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