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之言再次醒来,安漠然和安漠霖都守在病房中。安漠然神色担忧,安漠霖……却依然冰山脸。

  她的手上扎着针,皱眉望向安漠霖,怯怯的问:“我的病,没事吧!”

  “高烧三十九度,病的不轻。”安漠然摇头叹口气:“今晚你就住在医院里,我们明天再来看你。”

  “可我真的不想住院啊!”雪昙欲哭无泪的望着脸色冷冰冰的安漠霖。

  安漠然无奈撇撇嘴,俯身给白之言牵了牵被角:“我们走了,你有什么事,记得叫护士就好。”说完,转了身就出了病房。

  安漠霖随后也转了身,人已经到了病房门口。

  白之言慌了神,赶忙举着扎了针的左手开口:“安总,你等一下。”

  安漠霖回头,淡淡扫了她一眼:“还有什么事吗?”

  “你过来,我就说。”白之言放下手,心中不安,转头望了眼窗外,暗暗咽了口唾沫。

  窗外影影绰绰的红色影子,估计又是红玉守在那里等待下手的机会。

  安漠霖看白之言神色透着不安,这才不大情愿的走近病床边。

  白之言迅速抓住安漠霖的手,急切道:“安漠霖,我求你别走,不然,会有人来害我。”

  “你得了被害妄想症吗?谁会害你。”安漠霖伸了手去拨她的手指,可是白之言抓的相当紧,刚抠开一只手,另外一只手又顺势抓了上来。

  安漠霖紧了紧掌心,甚至有些恼火。

  白之言含着泪哀求:“安漠霖,你别走好吗?我真的害怕。”

  门口的安漠然偷偷观望了一阵,已经很识趣的关上了病房门,悄悄开溜。

  病房内安静下来,两人就这样僵持了许久,安漠霖败下阵来,淡声说:“等你睡着了,我再走。”

  白之言紧绷的神经稍微放松了一些,紧抓着安漠霖的手,微眯着眼却不敢睡。

  \*酷\匠网G唯一;◇正s、版,X其`*他a_都是J{盗版l

  两人继续僵持,到最后,安漠霖终究熬不住困倦,支着额趴在床沿昏昏睡去。

  窗口外,红玉恼恨盯着白之言,眼神几欲喷火。

  白之言回头看看红玉,得意的冲着红玉挤眉弄眼扮鬼脸:“你倒是进来啊!你不是想杀我吗?多好的机会。”

  红玉咬牙切齿:“雪昙,你给我等着,我就不信,你还能一直赖在他身边。”

  白之言挑了挑眉,一脸不屑。

  红玉化作一阵红光,消失在窗外浓浓的夜色中。

  白之言侧身躺下,含笑望着安漠霖熟睡的面容,他熟睡的时候,脸上少了冷峻,多了几分柔和,看得人忍不住心疼。

  白之言纤秀的手指落在他脸颊上,喃喃自语:“我是该叫你柳慎好呢?还是叫你漠霖好呢?如果,你要是记得我该多好。”

  她就这样一直望着他,不知不觉,已经睡着。至于护士什么时候来拔针的,她压根不知道。

  天色大亮,白之言醒来之时,身边已经没了安漠霖的踪影。

  护士推着放置医疗用品的车子走进来,看白之言怔愣着望着床头,开口解释:“您今天就可以出院,那位先生已经走了,临走前交待过,等会儿会有人来接您。”

  白之言心不在焉的点着头,护士已经将水杯和药放在她的床头柜上,说着:“白小姐,把药吃了吧!”

  白之言又是点头,拿了水杯把药吃下去。

  护士刚刚离开,她的手机叮铃铃响了起来。

  白之言拿过手机,是那个记者朱泽的号码,按了接听键:“喂,你好。”

  “白小姐,别忘了中午的约定,新安街咖啡馆,咱们不见不散。”朱泽说完,迅速挂了电话。

  白之言皱眉盯着手机,嗤笑一声:“我都不知道新安街在哪里,你就挂的这么快,我怎么去。”

  白之言四下一张望,想着反正回到安家也是无聊,现在红玉也不敢贸然对她出手,干脆自己走走,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于是穿了鞋子,悄悄溜出病房,半瘸着朝着外面走去。

  漫无目的的走了一阵之后,站在红绿灯处等红绿灯,白之言一抬眼,忽然注意到路边指示牌上写着:新安街。

  她朝着箭头所指方向看去,动了心思,到底要不要去见那个人?

  正思索着,眼前一道黄色流线飞过,蜜儿在白之言周身旋了一圈,停在白之言面前:“雪昙姐,我已经见到师父了,可是他喝醉了,我问什么他都说不出。好不容易把他弄醒,他只说,这是你的劫数,要你好好在这边待着,然后就又睡过去了。我实在没办法,就先赶着时间回来,如果我不快点的话,就要等到十七日才能回来了。”

  白之言压根没去细听蜜儿究竟在说些什么,眼神幽远的望着新安街说:“蜜儿,陪我去一个地方吧!”

  蜜儿疑惑的打了个旋,问:“你要去哪里?”

  白之言深吸口气,指了指自己的脚:“你先帮我把脚伤弄好。”

  蜜儿看了眼她的脚,问了起来:“你的脚怎么崴了?”

  “别提了,这里的人穿的鞋子太奇怪了,我不习惯了,就成这样了。”白之言说着,蹲下身揉了揉脚踝。

  蜜儿飞低了些,在她脚踝出转了一圈,银芒飞旋,白之言的脚已经恢复正常。

  白之言歪着头舒口气,站起身活动活动脚踝,便朝着新安街的方向走去。

  走了有一段路之后,街边出现一家咖啡馆,干净的玻璃窗处,朱泽看着手表耐着性子在等白之言。

  白之言望了眼那人,迈开步子走了进去,虽然走路还是不稳当,可比前一日要强太多,再没那么招眼。

  停在朱泽面前,白之言客气开口:“你好。”

  朱泽抬眼笑笑,很是绅士抬手相请:“白小姐请坐。”

  白之言抿了抿唇,这才在他对面坐下。

  朱泽客气的问问:“请问,白小姐想喝点什么?”

  “呃……随便吧!”白之言敷衍过去,定定盯着朱泽:“我会来,不是为了要告诉你些什么,而是要郑重提醒你,不要总是偷拍别人。”

  朱泽叫了两杯美式咖啡,随后才呵呵一笑,望向白之言:“白小姐似乎很关心安总,您和安总,究竟什么关系?”

  “我跟他……没有什么关系。”白之言皱眉,对于朱泽的问话忽然有些不耐烦。

  朱泽仍是笑笑:“那么,白小姐是喜欢安总吗?”

  白之言抿唇,点了点头:“算是吧!”

  “如果我说,我可以让白小姐一夜之间红透演艺圈,白小姐愿意与我合作吗?”

  “我虽然喜欢他,可是并不希望给他带来麻烦。而且,我不懂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朱泽两手闲闲交握着,轻笑道:“很简单,安氏影业在逸州市是最大的影视公司,安漠霖的私生活,在整个逸州市都是大新闻。白小姐刚好又是安氏的旗下的艺人,为什么不干脆借着炒作,让自己红起来呢?说不定一来二往的,您和安总,还真能发生点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