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求你,别松手

  章芸心被她给激的一阵咳嗽,赶忙又喝了一口水压下去,阴沉着脸看向白之言,“你是故意的吗?”

  白之言眨巴着大眼,缓慢摇头:“什么意思?您不是嫌我叫您阿姨不合适吗?我看您这么年轻,干脆叫您姐姐咯。”

  章芸心被气的胸口剧烈起伏,一声河东狮吼:“张婶!”

  张婶刚刚端了做好的菜放在餐桌上,一听章芸心的狮子吼,浑身抖了个激灵,忙擦了擦手问:“太太,怎么了?”

  章芸心目光喷火盯着白之言:“通知漠霖,立刻给这个女人安排住处,我一天也不想看见她。”

  张婶迟疑的说:“太太,这样不好吧!安总说过,她是在公司出的事,如今没地方住,也该收留一下。”

  “我不管,反正她必须要离开安家。”

  白之言听章芸心说的这么坚决,灵机一动,抹着眼睛抽噎起来:“我怎么这么倒霉啊!明明就是公司的问题我才出了事,为什么你们还要这么对我?”

  章芸心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眼下白之言又使劲的抹眼泪,她本来坚决的态度有些动摇。

  张婶为难道:“太太,您看,要不等安总回来再说。”

  章芸心烦躁的摆摆手:“算了算了,等漠霖回来再说吧!”于是在餐桌旁坐下,兀自吃了起来。

  白之言偷眼抽噎着偷眼看章芸心的脸色,眼中带了几分胆怯。

  章芸心冷着脸说:“过来吃饭吧!这万一在我家饿死了,又是漠霖的麻烦。”

  白之言连忙堆上笑脸:“谢谢姐姐。”

  章芸心抖了个激灵,盯着一瘸一拐走来的白之言,深吸口气说:“你还是叫我阿姨吧!”

  白之言端着饭碗,笑眯眯点头:“谢谢阿姨。”

  章芸心好奇问起来:“你的脚怎么了?”

  “哦,我跟漠然逛街的时候,不小心崴了。”白之言满不在乎的答着,夹了一口青菜送进口中。

  #/酷(匠网d!永$久uC免费a看MX小说¤◇

  章芸心也没再问,两人相安无事的吃了一顿中饭,各自回房午休。

  由张婶扶着回房睡下之后,白之言躺在软软的大床上,忽然想起记者给他的那张名片,她将名片翻出来,盯着上面的手机号码看了几眼。

  那个记者叫朱泽,是时尚都市杂志社的一名记者。

  雪昙拨通了电话,电话那头,朱泽的声音传来:“喂,你好。”

  白之言默了默,缓慢开口:“喂,你好,我是白之言,就是今天你偷拍那个。”

  “原来是白小姐,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有些话,咱们当面谈,你看怎么样?”朱泽先入为主,提议见面。

  白之言迟疑起来:“我就是想跟你说,以后不要再偷拍别人了。”

  朱泽在那头轻笑出声:“白小姐,你在开什么玩笑,身为一个演员,你不知道这件事会对你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和利益吗?”

  “我不知道,我就是不想让他为难,我看安总今天很生气。”

  朱泽吸口气,嗤笑道:“看来,白小姐对安总确实有些意思。”

  白之言沉默下来,拿下手机,忽然按了挂断。

  很快的,手机上响起短信铃声,她翻开来看上面写着:“明天中午,新安街咖啡馆,我在那里恭候白小姐。”

  白之言叹口气,仰身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这一觉一直睡到黄昏时分,雪昙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已经听到张婶在外面敲门:“白小姐,该吃饭了,快起来吧!”

  白之言浑身无力的趴在枕头上,恹恹说着:“我没胃口,不想吃。”

  张婶担忧的问:“白小姐,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白之言紧了紧被子,皱眉回答:“我就是觉得特别冷,能不能给我加一床被子。”

  张婶狐疑着打开了门,白之言脸色绯红的躺在床上,看起来没一点精神。

  张婶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瞬间被烫的紧张缩回手,忙说:“白小姐,你发烧了,得赶紧去医院。”

  “我不去。”白之言一听要去医院,立刻恐惧起来。万一安漠霖不在,红玉肯定会毫无顾忌的对她下手,她才不要去冒险。

  张婶赶紧走到门口,喊了一声:“安总,太太,小姐,白小姐发烧了,而且还不轻,得赶紧去医院。”

  楼梯处传来脚步声,安漠然先一步进了白之言的房间,随后上来的是安漠霖。

  安漠霖站在门口,吩咐张婶:“张婶,你去准备一下,让陈叔开车送她去医院。”

  白之言从被子里探出头,望着安漠霖冷峻的面容,猛烈摇头:“我不去医院,打死也不去。”

  “之言,病了就得去医院,你别闹了。”安漠然好言相劝,已经走近前去拉她的被子。

  白之言紧紧拽着被子,就是不撒手:“我不去,打死也不去。”

  安漠然无奈摇摇头,回头看向安漠霖,无奈一摊手。

  安漠霖走到床边,冷声问:“白之言,你到底去不去?”

  白之言仍是使劲的摇头,就是不松手。

  安漠霖忽然身后,用力拽住被子把被子掀开。

  白之言大惊失色,可身上的被子已经被扯掉,她还没回过神,安漠霖已经俯身,霸道的将她抱了起来。

  白之言哇哇大叫起来:“安漠霖,你放我下来,我不要去医院。”

  “你再动,信不信我把你从楼上丢下去。”安漠霖冷着脸,眼睛直视前方的楼梯,根本不看她。

  白之言以最快的速度安静下来,生怕他真的一恼火把她给甩了,赶紧伸手紧箍住他的后颈。

  安漠霖冷着脸抱着她下了楼,陈叔已经开车过来,安漠霖本来是要把白之言往车上放,白之言却还是不撒手,眼含委屈,声音细弱:“安漠霖,求你,不要把我一个人丢到医院里,我害怕。”

  安漠霖盯着她委屈的双眼,语调冰凉:“你松手。”

  白之言仍是不松,反而箍的更紧。

  安漠霖望着她被体温烧的红扑扑的脸颊,心里莫名的生了不忍。

  僵持了一阵之后,安漠然在身后催促:“哥,你就陪着之言一起去吧!你看她都烧成这样了,你还计较那么多干什么?”

  安漠霖眼神动了动,迟疑之下,最终上了车。

  白之言浑身力气也消耗干净,像只八爪鱼一样,很是无赖的趴在他怀中,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