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漠然一听,觉得也没什么问题,于是点了点头,又问:“不过,我哥说了你这几天不用上班,你去公司干什么?”

  “我就是想起来有些东西在公司需要去拿一下。”雪昙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撒谎,只要能把安漠然糊弄过去,也就算成了。

  安漠然想了一阵,点头应允:“好吧,那我就让陈叔开车送我们过去。”

  雪昙乐开了花,笑盈盈的点着头。

  临出门时,安漠然看雪昙脚上还穿着拖鞋,顿时觉得不妥,连忙问了一句:“你穿多大码的鞋子?”

  雪昙摇摇头:“我不知道。”

  酷…匠od网'唯!!一p正版\,其W;他都#是盗版}K

  安漠然扶额,无语了,看了看雪昙的脚,开始往侧面的鞋柜翻找,终于找出一双秀气的白色系带凉鞋,递到雪昙手中:“喏,先穿这个吧!我看你的脚比较秀气,这种鞋子应该能够驾驭的。”

  雪昙将鞋子提到眼前,暗暗咽了唾沫,这么高的跟,真的能穿吗?可是又不好说什么,只好硬着头皮勉强一笑:“好,谢谢。”

  安漠然点头,环着双臂站在门口等她换鞋。

  换好了鞋子,安漠然拉着雪昙的手就往外走,嘴里还说着:“我哥的公司离这里不是很近,开车要二十分钟呢!”

  雪昙只觉得脚下不稳,一走一歪的,险些就崴到脚,可是又不敢抱怨,只好心惊胆战的跟着安漠然走到车库的地方。

  所谓的司机陈叔已经开了车出来等候,安漠然打开车门把雪昙塞到后座之上,随后自己从另一侧上车,车子缓缓驶离安家别墅,朝着外面行去。

  雪昙总算舒了口气,低头看着细高跟的鞋子,再偷眼看看安漠然的鞋子,比她的还要细还要高,可是安漠然走的却是稳稳当当,不由为自己捏了一把汗。

  车子停在一栋大厦外,安漠然先一步下了车,随后对雪昙说:“我们到了。”

  雪昙点点头,下了车,司机陈叔则开着车朝车库行去。

  安漠然拉着雪昙往大楼内走,刚一进了大楼,里面的工作人员热情却客气的低头跟安漠然打招呼:“小姐好。”

  安漠然大气的一点头,两人停在装修豪华的大厅中央。

  前台处,一名身着灰蓝西装带着工作牌的男人眼光瞟了两人一眼,眼神中闪过一抹光亮,于是面对着前台,跟前台工作人员问话:“请问,安总现在在公司吗?”

  工作人员点头:“安总在的,请问您有预约吗?”

  西装男客气一笑,说:“有预约的,我一个礼拜之前就已经预约了安总,今天过来采访。”

  “您稍等,我这就打电话问问周秘书,看看安总有没有时间。”

  西装男很是绅士的一笑,转身,目光落在雪昙身上。

  就在工作人员打电话的间隙,安漠然和雪昙一同进了电梯,西装男眉头一皱,迅速跑到电梯之处拦住了门,歉然一笑:“不好意思。”

  安漠然和雪昙不以为意,三人便乘坐着电梯,一路上升到八楼。

  外面车流熙熙攘攘,安漠霖站在澄明的落地窗前,手中端着一杯咖啡,一名身着白色制服的女子立在他身后,低头说:“安总,时尚都市杂志的记者今天来做采访,您看……”

  “让他上来吧!”安漠霖平淡说着,走回桌旁,将精巧的白色咖啡杯放置在桌上。

  秘书应了声“是”,很快退下。

  秘书刚走,外面临近办公室的电梯已经打开,安漠然和雪昙朝着办公室走来,后面,西装男隔了一段距离跟着,眼看着雪昙和安漠霖走到办公室门口敲了门:“哥,你在吗?我是然然。”

  “进来吧!”安漠霖磁性好听的嗓音落在室内。

  安漠然打开了门,望向低头坐在办公桌前忙着翻看文件的安漠霖,笑眯眯问:“哥,还在忙呢。”

  安漠霖头也不抬,直到感觉到安漠然身后还跟着一个走路歪歪扭扭的人,才蹙眉抬了头,深吸一口气,面向安漠然质问:“你带她来干什么?”

  安漠然撇嘴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是我想来吗?是之言说是有事找你,所以我才带她来的。”

  雪昙往前走了几步,抿着唇低声开口:“那个,安总,我过来,其实是想为昨天的事道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你现在说这些还有用吗?”安漠霖紧捏着手中的钢笔,眼神冰冷盯着雪昙。

  雪昙被他这一个眼神盯得心中委屈,她念了他五百年,没想到再见面,会是这样的形同陌路。抽噎了一声,雪昙干脆小声的哭哭啼啼起来。

  安漠然见情形不对,一溜烟的溜到门口,出了办公室的门,歉意的看着安漠霖说:“哥,你把人家给弄哭的,你自己解决啊!”

  安漠霖脸色阴郁,眼看着安漠然溜之大吉,放下笔走到雪昙身边,幽深眸子盯着雪昙一双带泪的眼,平静的问:“你叫什么名字?”

  雪昙惊惶抬眼,想了一瞬,回答道:“我叫白之言。”

  “你在公司,是什么职位?”

  “我……是个演员,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演员。”

  “很好,既然你清楚自己的身份,那你立刻离开。白之言,你给我记好,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再踏进我的办公室一步。”冰凉的语调,不带一丝感情的语句,一字字击碎雪昙心底坚固的防线。

  她深吸口气,再看向安漠霖时,笑意盈盈:“安漠霖,我今天可以走。你是这里的总裁,我知道,可是谁规定我就不可以缠着你了?”

  安漠霖紧握了手掌,嘴角一抽,咬牙问:“你究竟想怎么样?”

  “我不告诉你。”雪昙望着他冷峻的脸,一如当初,还是那般让她心中欢喜。

  安漠霖神色透着不耐,抬手指着办公室的门,冷声说:“你,现在必须离开。”

  雪昙歪着头,狡黠一笑:“你让我走,我偏不走。”

  安漠霖一头黑线,越发地怒不可遏:“白之言,你别逼我对你动粗!”

  “好啊,我等着呢。”雪昙好整以暇,干脆在一侧的白色皮质沙发上坐下,悠闲靠着沙发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