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士赶忙执了剑应对,与文正交手对阵。

  打到一半,道士已经落了下风,他也意识到自己根本不是文正的对手,阴冷一笑,御气闭目,周身忽然散出一阵腾腾黑气,竟是煞气所在。

  文正眉头一皱,眼神暗了暗,冷哼道:“居然修炼邪术,既然如此,我就只能替道家清理门户,绝对不饶你性命!”

  “谁不饶谁,还说不定呢!”道士又是一声冷笑,与文正再次打起来,打的整座山野间月色无光,冷风振振。

  又是一阵过后,道士虽然尽了力,可仍然不是文正的对手,身上伤痛一处接着一处增加。

  而那男子也因为道士身上的疼痛,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不知不觉间,已经昏死过去。

  雪昙急的直喊:“公子,你醒醒啊!”

  小蜜蜂茫然望着说话的昙花,仍是什么也不明白。

  雪昙抖了抖花瓣看向小蜜蜂,肃然道:“小蜜蜂,你吸食了我的妖灵,以后就跟着我,不然,我就让师父把妖灵给收回来,你休想幻化成人形。”

  小蜜蜂茫然的眼睛这才有了一丝清明,点着头,问了起来:“那你要我做什么?”

  “扶他回不远处我师父的住处,后面的事,我师父会处理。”

  小蜜蜂点了头,赶忙蹲下身将男子扶起来,朝着不远处的一处竹楼行去。

  雪昙望着已经没了胜算的道士,忧心不已,赶忙喊了起来:“师父,不能杀他!”

  雪昙话音还没落,文正手心一道金芒已经随着掌力击在道士心脉之处,迅速飞身后退的同时,道士口中鲜血喷涌的漫天血光。

  文正回神看着雪昙,疑惑问了一句:“为什么不能杀他?”

  雪昙幻化成人形,倒抽一口凉气:“他在刚才那人身上下了追命符,符咒不解,那个人就没救了。”

  文正挠了挠头,干巴巴一笑:“你怎么不早说?”

  雪昙阴沉了脸,咬牙切齿:“您给我机会说了吗?”

  文正呵呵笑着继续挠头,继而眼珠一转,摇着酒葫芦说:“那个……我还是有办法救他的。”

  “您有办法?”雪昙眼前一亮,重新看到了希望。

  后方,受了重伤的道士直挺挺往地上倒,瞪大了眼已经断了气。

  小道士赶紧跑近前将道士接在怀中,摇着道士的身体痛哭失声:“师父,师父您醒醒。”

  道士大睁着空洞的眼,像是死不瞑目。

  文正回头,惋惜不已的望着小道士说,谆谆告诫:“你的师父,修炼邪术,有违天道,我不得不把他除掉。你既然修道,以后记住,一定要走正道才好。”

  小道士噙着泪点了点头,抹着眼泪仍是哭的稀里哗啦。

  文正叹口气,回头望着雪昙,又是一声叹息:“走吧!我们先回去,看看那个人怎么样了。”

  雪昙胸口疼得厉害,凝了凝气,点头,跟在文正身后往树林隐蔽处的竹楼走去。

  进了竹楼,小蜜蜂已经变回蜜蜂样,停在木床边的板凳上,见着雪昙和文正回来,叹了一口气道:“他的情况很糟糕。”

  文正走至床榻边,伸了手指给男子把脉,忧虑摇摇头,叹息道:“那个道士已经死了,没人给他解追命符,七日之后,他就会神形俱灭而死。”

  雪昙恼火了,扯着文正的衣襟口咬牙切齿:“你不是说你有办法吗?为什么现在又这么说?”

  “我是说有办法,可是能救他的东西也不在我这啊!”文正无辜的一摊手,抬手把雪昙的手拍下去,斜睨着雪昙呵斥:“你看看你,有你这样对自己师父这么无理的吗?”

  “我不管,我要救他,你有办法也得有,没办法也要想。反正,我不想让他死。”雪昙双手叉腰,望着床上那张俊逸如同画中仙的面容。

  文正狐疑盯着雪昙,嗤笑一声:“你以前也不是没见过男人,怎么对这个人这么上心?”

  “因为……因为,他好看啊!死了怪可惜的。”雪昙吞吞吐吐了半晌,想出这么个牵强的理由。

  文正又是噗哧一笑,垂眸讪讪的说:“我看,你是对他一见钟情了吧!”

  “才没有。”雪昙矢口否认,急问:“你快说,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救他?”

  文正抬眼盯着她,默了半晌,问了一句:“听说过镇魂珠吗?”

  雪昙有些不耐烦起来,摆手问:“这和镇魂珠有什么关系?”

  “因为,现在能救他的只有镇魂珠。只有镇魂珠,能镇住他的三魂七魄。”

  雪昙忽然气急败坏起来,连珠炮似的开始抱怨:“师父啊,您老人家没事吧!镇魂珠在哪我都不知道,你居然让我去找来救他性命,你是当我傻还是当我傻的透顶啊!”

  “纠正一下,为师不老啊!”文正翻了个白眼,拿着酒葫芦悠闲喝了一口酒,继续说:“你是不知道镇魂珠在哪,可是我知道。”

  雪昙眼睛瞬间雪亮,急忙道:“快说,在哪?”

  “在蛊雕兽那里,他也是从灵界偷来的,所以,你就是再偷了来,他也无话可说。不过……”文正顿了顿,担忧的看着雪昙。

  雪昙扯住文正的袖摆,焦灼的问:“不过什么?你快说啊!”

  “你,打不过他。”文正肃然说出最后一句话,唉叹一声:“我劝你,还是放弃吧!他就是个凡人,自有他的路要走。你们人妖殊途,你干嘛非要救他?”

  “你要这么说,我还偏就要救他了。”雪昙气鼓鼓的环着双臂,已经是做好了打算,“我今晚休息一下,明天就去偷镇魂珠。”

  文正轻笑一声,不再多言,拿着酒葫芦一边喝,一边往外面走。

  小蜜蜂在雪昙周围飞了一圈,急急问着:“我怎么办?”

  雪昙瞟了她一眼,不屑的说:“你以后就留在这里,跟着我和师父一起修炼。记得啊,我是你的恩人,你绝对不能背叛我。”

  “我知道我知道,绝对不背叛。”小蜜蜂点着蜜蜂头,飞旋着往院子中的花丛中落下,卧在花朵之上休息。

  次日,雪昙神清气爽的出了门,回头望一眼楼下床榻上昏睡的男子,眼眸中透出淡淡笑意,柔声低语:“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的。”

  更新\最;快上p酷u匠*网=,

  后来,雪昙偷偷溜到蛊雕兽洞口,趁着蛊雕熟睡的空档,偷走了蛊雕视作宝贝的镇魂珠。

  回来之后,文正用道法把镇魂珠镇压在男子身上,这才保住了男子的性命。

  雪昙和蛊雕的梁子,就是这么结下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