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追命符

  既然镇魂珠在安漠霖身上,那么,毫无疑问,安漠霖就是五百年前那个人。

  只是,安漠霖已经不记得曾经的所有事,自然也不记得曾经对她的承诺。更不会记得当初他落难时,那个拼尽一切心力,冒险偷盗镇魂珠救他性命的小花妖。

  想着想着,雪昙已经沉浸在那段遥远的记忆中,那段文正老道无数次叮嘱她一定要忘记的记忆中。

  山林的夜静谧无声。

  月下,一株昙花在山林一处野花花海中,显得独特清雅而孤傲。

  月华上,清冷月光映照在昙花之上,昙花洁白的花瓣一点点绽开。

  忽然,一阵窸窣的脚步声踏着野花朝着这边走来,昙花像是受了惊吓,绽放到一半的花苞登时停下。而那株昙花,就是当年的雪昙。

  雪昙半开的花朵望着眼前的情形,月色下,一名身着玄色衣袍的男子捂着伤口,胸口的血一滴滴淌落在雪白的昙花花苞之上。

  雪昙的本体摇了摇,将那血珠抖落。

  眼前的男子忽然眼前一黑,脚下一软,已经躺倒在花丛之中,那张脸正好对着雪昙,雪昙以最快的速度将花苞绽开,随后一道粼粼白光闪过,落地幻化成一位白衣美人儿。

  雪昙蹲在地上,望着躺在地上的那个人,倾世绝俗的一张俊逸容颜,斜飞的鬓眉微蹙,似是有道不尽的忧郁。

  雪昙心弦忽然被触动,纤秀的手指抚在男子脸上,含笑低语:“你长的真好看。”

  男子眉心动了动,眉头蹙的更紧,像是体内有无止尽的痛苦正在折磨着他,让他生不如死。

  雪昙紧紧抓住他的手腕,细细把脉,心头猛然一震,追命符,无论他逃到天涯海角,想要杀他的人总能找到他。如果杀了种符之人,那么他的三魂七魄也会在七日之内散尽,就是神仙也难救。

  雪昙正惊愕不已,忽听身后一道嘲弄笑声:“原来跑到了这里,看来,他也没力气再逃。”

  雪昙站起身,端详着赶来之人,前面那人穿着黄色道袍,后方小道士穿着一身灰蓝色道袍,一看就是修道之人。

  雪昙抬眼,冷声问:“你们是什么人?”

  “贫道今日必须要杀了这个人,你最好不要在这碍事。只要你不插手,我就绝对不会伤你。”来人扬了扬手中拂尘,冷冷一笑。

  “他是人,你是修道之人,跟他能有什么过节?”雪昙收回目光,望了眼地上躺着的男子。

  道士冷哼一声,细细端详了雪昙一阵,嗤笑起来:“原来是一只花妖,就你那点道行,还是少管闲事的好。”雪昙两手叉腰,扬眉道:“我今天就多管闲事,又怎么样?”

  酷}匠@网首"发

  道士眸色一暗,冷声道:“小花妖,我直接跟你说了吧!他是人,可他不是个普通人,卦象显示,他有篡权夺位之心,太子有令,一定要铲除他。可他武功修为过人,一般人不是他的对手,不得已之下,太子才请贫道出手。”

  “所以你在他身上下了追命符,不但可以折损他的修为,还能随时找到他,是吗?”雪昙皱了皱眉,心中觉得忿忿不平。

  “没错,追命符,是我下的。”道士唇角笑意阴冷,不以为然。

  雪昙咬牙道:“真是卑鄙无耻。”

  “对付有谋反之心的人,当然要卑鄙无耻些。”道士手中一把铜钱剑挥了过来,冷哼一声:“你最好让开,我杀了他,也好回去交差。”

  雪昙挑眉:“要是我不让呢?”

  “不让,就休怪贫道无情,把你和他一起收了!“道士眼中阴狠之色毕现,挥了剑就砍过来。

  雪昙迅速俯身将男子扶起来,带着男子飞身后退,随后小心的将男子安放在另一侧的野花丛,才与道士交手起来。

  道士的修为不容小觑,雪昙与道士周旋一阵之后,已经是应对的有些吃力。

  道士见雪昙应对艰难,吩咐身后道童:“摆阵!”

  道童郑重点头,手中洒出一把铜钱,牵了红丝线,将一块八卦镜放置在正中。

  道士手中剑剑尖一挑,红线裹挟着铜钱硬生生砸向雪昙。

  雪昙猝不及防,当即被打的魂魄一动,险些被打回原形。她赶忙御气凝神,踉跄后退之后,喷出一大口鲜血,人已经跌落在地上。

  她的本体若隐若现,眼看着就要被打回原形。

  道士嘲弄一笑:“原来是一株昙花,你是夜里需要吸食月华,现在是法力最弱的时候吧!”

  雪昙强忍着疼痛没做声,想着这老道知道自己法力不济,再斗下去也没意义,迅速转身扶起男子,有了遁逃之心。

  后方,老道手中一枚铜钱迅速掷出,带着金光打在雪昙背部。

  雪昙只觉后背剧烈的疼,下一刻,口中又是一口鲜血喷出,直直往地上倒,白光一闪而过,这次真的被打回原形。

  男子也随着雪昙被打回原形,再次摔落在地。

  因为这一摔的疼痛,男子睁开眼,望了眼眼前在月下盛放的昙花,淡淡一笑:“昙花一现,只为韦陀。”

  雪昙被他这一句话所触动,一滴晶莹露珠,从花心处溢出,而那露珠,却是血色的。

  男子皱眉:“花也会流血吗?”

  男子话音落,一只小蜜蜂落在花心处,吸食着那一滴血露。

  血露消失,小蜜蜂周身竟然绽出银光,下一瞬,落地幻化成一名身着黄衣的美丽少女,睁着一双迷茫大眼,呆呆盯着地上的昙花。

  道士一步步逼近男子,冷笑道:“三皇子,别怪贫道无情,谁让太子殿下容不下你呢?”

  男子吃力坐起身,神色从容淡然,淡笑道:“既然他容不下我,你就动手吧!”

  道士眼神一凛,正准备要出手,半空中一只酒壶轰然砸了过来。

  道士抬剑挑开酒葫芦,恼恨喝问:“什么人!居然敢坏贫道好事!”

  侧面一棵小树上,一名打扮颓废的灰白布衣的青年男子斜倚在树杈上,手中拿着酒葫芦,伸了个懒腰,打着呵欠慵懒道:“这能怪我吗?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

  道士看向那男子,喝问:“你是什么人?”

  雪昙惊喜喊了一声:“师父!救我。”

  原来男子就是雪昙的师父,文正老道。文正看着其实也就三十岁左右的模样,就是年纪确实不小了,少说也有一百多岁。

  文正挪了挪身子,散漫说着:“你听到了,我是她师父,我劝你,还是赶紧走吧!”

  道士恼恨的直咬牙:“自以为是,你以为我不是你的对手吗?”

  “是不是,试了就知道。”文正也懒得多废话,身形自树上如影飞旋,擎着酒葫芦就朝朝着道士打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