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自己送上床

  雪昙不做声,也当红玉是空气,赖在安漠霖怀里,紧紧环着他的腰身装无辜。

  安漠霖深吸口气,不耐的说:“白之言,你给我松手!”

  雪昙回头看看红玉,红玉恼恨的瞪了她一眼,一个旋身,红光闪过,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雪昙松了口气,估计这次,红玉要好些时日不敢明目张胆来找她麻烦了。

  不过眼前这个男人,她可垂涎了几百年,到底该不该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呢?思想斗争了好一阵,雪昙开始耍赖:“我不嘛!我害怕。”

  雪昙眼珠转了转,原来他身上真的有灵气,抱着他好舒服啊!而且,他浑身上下散发着一阵特有的清淡香气,闻着让人觉得安心。

  安漠霖眼神瞬间阴郁:“白之言!你到底想怎么样?”

  雪昙仰脸看他,委屈的抽噎一声:“我怕鬼,你身上阳气重,借我挡挡鬼不成吗?”

  安漠霖额头青筋突突跳动:“你还真会找理由,你觉得这种鬼话我会信吗?”

  “我说的都是真的嘛。”雪昙撅着嘴,神情很认真,却仍是死死扣着他的腰身。

  安漠霖伸了手,使劲去抠她的手指,费了些力气,终于将她的手指尽数抠开。

  雪昙不甘心,干脆侧了个身将门关上,又开始抽噎起来:“我就在这待着,我保证,绝对什么也不干,我发誓。”说完,还真郑重其事的伸着三根手指发起誓来。

  安漠霖胸腔憋着一股火气,冷声说:“白之言,你别忘了,我是你的BOSS,如果你敢耍什么花招,我可以让你以后的路走的更艰难。”

  “我都发誓了,你还不相信我?”雪昙翻了个白眼,在房中找了软软的靠椅坐下来,眯了眼装睡。

  安漠霖紧了紧手心,险些咬牙切齿,可是平日的修养让他保持着冷静,到底也没再说什么,转身走至床边,躺下后,背对着白之言睡觉。

  反正他也吃不了亏,更何况,他觉得白之言也没那么厚的脸皮敢爬上他的床。

  雪昙唇角牵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蹑手蹑脚走到床沿边坐下,故作哀伤的叹了口气:“安总,你说人跟人为什么会这么大区别?你呢,开豪车住洋房,我呢,住在筒子楼,而且还欠了一屁股债。这人生,真的过的很郁闷啊!”

  对于雪昙的喋喋不休,安漠霖装作听不见,继续睡他的觉。

  雪昙又是叹了一口气:“今天那些拿着那种什么设备一直冲着你打闪光的是些什么人啊!怎么他们好像对你的事很感兴趣啊!”

  安漠霖依旧不理,继续眯着眼睡觉。

  雪昙笑意深深,往前挪了挪,继续说了起来:“你真的不是三皇子柳慎吗?”

  安漠霖终于忍无可忍,腾的坐起身逼视着雪昙:“白之言,你究竟想干什么!”

  雪昙无辜的眨了眨眼,望着那张近在咫尺的俊逸脸庞,“我真的不想干什么,主要是,我问了半天,你都不回答我。”

  安漠霖心念一转,忽然打消了赶她离开的念头,修长的手缓缓覆上白之言腰身,一个用力,将她扣入怀中,磁性魅惑的嗓音在雪昙耳边回转:“你要是自己想送上床,我为什么要拒绝?”

  雪昙清澈的大眼盯着他的眸子,带了淡淡笑意:“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应该很清楚。”安漠霖忽然覆上她的耳垂,温热的气息在雪昙耳边轻轻撩拨。

  雪昙浑身一颤,却没有拒绝,任由他的唇到了自己的唇畔,仍然不闪不躲也不动。

  安漠霖以为是自己对她的捉弄还不够,低声说:“白之言,是你自己送上床的,你记着,我不会对你负责。”话音落,薄唇覆上雪昙殷红的唇畔之上。

  雪昙只觉大脑瞬间当机,虽然不懂技巧,却还是生涩的随着他的吻,与他的舌纠缠在一起。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很舒适,甚至还想要更多,她甚至有种冲动,想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他。

  安漠霖环住她的腰身,迅速将她压在身下,一手将她的睡衣肩带拉下。

  肆虐缠绵的吻压抑的雪昙险些透不过气,她全身上下又是不由自主的一阵颤栗。

  安漠霖只觉浑身燥热不堪,身上的丝质睡袍不觉间已经滑落,体内冲击的欲念几乎是不可压制。

  可他的理智还在,他不想被任何人牵着鼻子走,就在雪昙环着他的颈项沉迷之时,他硬生生将自己从不可抑止的欲念中抽身而出,盯着雪昙一双迷离清眸,冷淡一笑:“你想要勾引我,是不是想的太简单了些?”

  雪昙自迷离之中回过神,手指抚上安漠霖精致的五官之上,失神低语:“三皇子,我喜欢你。”

  酷y=匠-网*X正b版GR首+发

  安漠霖翻身坐起,毫不留情的将她从床上拖起来,直接就往门口推:“白之言,你不要以为用这种神经质的方法就能勾引我,我告诉你,绝对不可能。”

  雪昙一脸无辜,可是下一刻,她已经被安漠霖推出房门,身后,是重重的关门声,单听那声音,就可以猜测出安漠霖的愤怒。

  原来,安漠霖以为她在勾引他啊!

  雪昙悻悻然叹口气,朝着自己的房门口行去。

  安漠然刚好睡不着觉,起身去楼下找水喝,刚一出房门,就看到雪昙的睡衣肩带一边滑落着,而且又是从安漠霖房门处离开,立时瞪大了眼,满眼都是惊讶之色。

  安漠然指指安漠霖的房门,又指指雪昙正在整理的睡衣肩带,干巴巴一笑,问了一句:“之言,你怎么……会从我哥房间里出来?你们,不会那个了吧!”

  “哪个啊!”雪昙拉好了衣带,沮丧撅着嘴。

  安漠然急不可耐:“就是那个啊!”安漠然两只手做着亲热的手势,急躁的望着白之言。

  雪昙心不在焉的答道:“没有,我困了,该睡觉了。”

  安漠然登时无语,瞪大了眼望着雪昙回了房,“嘭”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安漠然疑惑不解的挠了挠头,一时也忘了下楼找水喝,纳闷的回了房。

  回到房中,雪昙仰头在床上躺下,回想刚才在安漠霖房中发生的一切,忽然觉得有些失望。她真的好想跟他在一起,也许,能够成为他的妻子,好成全五百多年来对他的那份感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