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漠霖瞟了她一眼,冷淡的说:“你想多了,是她自己赖着非要来我们家,跟我没关系。”

  安漠然顿时觉得没劲,叹了口气,走向雪昙身侧挨着雪昙坐下,笑眯眯的说:“之言,快吃吧!你要是想住在这里,我们以后就做个伴,你看怎么样?”

  雪昙哀怨的看了安漠霖一眼,有些心虚。

  安漠霖狭长的睫微垂,很是果断的说:“不行,她不能住在这里。”

  “为什么?”安漠然不满起来,撅着嘴哀怨看着安漠霖,软语相向:“哥,你就让之言住在这里吧!你也知道,我没什么交心的朋友,学校那些朋友,都是冲着咱们安家在逸州市的地位跟我交朋友,说白了,都是些酒肉朋友。”

  安漠霖拿了刀叉切牛排,仍是冷着脸:“你怎么肯定她就不是为了钱才故意接近你的?”

  雪昙气的腾的站起身一拍桌子:“安漠霖,你怎么这么忘恩负义,就算你不记得以前的事了,可要不是我,你早就魂飞魄散了,我就是在你家躲几天,你怎么就那么小人之心?”

  “我小人之心?”安漠霖放下刀叉,冷笑一声:“白之言,自从你出事之后,我们第几次见面了?你每次都直接说来我们家,难道真的就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吗?”

  “……”雪昙深吸口气,思索了一阵,才说:“我是真的遇到了麻烦,也只有躲在这里才安全。我发誓,就三天,最多三天,我就走。”

  安漠霖继续拿着刀叉切牛排,“好!你自己说的,三天。不过,你欠我的钱,明天签个合同,以你现在的薪水,估计三年之内是拿不到工资了,电视机,四十万,还有那张替你还债的支票,三十万。我也不勉强你,这些就算是六十万,明天我会让你的经纪人签个保证书,保证三年之内不准跳槽,直到还清债务。”

  “安漠霖,你要不要这么小气?”雪昙越听越气,觉得自己肯定是认错了人,这个有可能就不是她五百年前认识的那个三皇子。

  “你别忘了,我是商人,所有的一切,都要从商业利益出发。”安漠霖扎了一块牛排,往口中送。

  雪昙气呼呼坐下,学着安漠霖的样子使劲的切牛排,就好像跟面前的牛排有仇一样。

  安漠然尴尬的望了望白之言,又望了望安漠霖,脑子有点懵,努了努嘴,竟然插不上嘴只好干巴巴一笑,切着牛排吃了起来。

  吃完饭,雪昙已经完全忘记了红玉还一直守在附近追杀她这件事,眼下吃饱喝足,跟着安漠然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这次,她再也不敢跟上次一样砸电视了,砸下去就是几十万,她又得两年的工资才还的清啊!

  盯着电视机上播放的美国大片,雪昙看的昏昏欲睡,压根就看不懂啊喂,这不是在逗她吗?

  安漠然瞅着雪昙在一旁看的索然无味,问了一句:“之言,你是不是不喜欢看这个?”

  雪昙恹恹摇头:“我就是想休息了。”

  安漠然了然点了点头:“那你就还住你住过的房间,我再看会就去休息。”

  雪昙点头,独自一人朝楼上走去。

  此时,安漠霖也上了楼,雪昙探着头,一直望着他的背影进了左侧的房间,撇嘴失望叹口气,打开门进了自己的房间。

  因为蜜儿走后,雪昙下午一直都在睡觉,到了这会儿,翻来覆去的没了睡意,直熬到外面夜色静谧无声。

  暗夜中,一抹红色身影透过紧闭的窗子施法穿行进来,阴冷笑声落在雪昙耳畔,阴狠道:“雪昙,你的死期到了!”

  雪昙这才想起红玉其实一直都虎视眈眈的等着找机会杀她,一个激灵翻身坐起来,抿了抿唇说:“红玉,我已经没了法力,你干嘛还非要跟我过不去?”

  红玉嗤笑:“是蛊雕告诉我的,说是取了你的丹元,就能消了我的罪业,等下一年我历雷劫的时候,就能顺利躲过去,也就能顺利登仙。”

  雪昙环着双臂翻了个白眼:“有意思吗?有意思吗?蛊雕的话你也信,万一他是骗你的怎么办?”

  “雪昙,你别想糊弄我!以前就经常被你糊弄,这一次,就算不是为了你的丹元,我也一定要杀了你!免得你回到千年前,又跟我争!”

  “切!还真是死心眼。”雪昙讪讪一扬手,眼珠滴溜溜一转,扬眉说:“其实吧!有件事我一直忘了跟你说,是我师父告诉我的,关于你的事。”

  红玉果然生了好奇心,问了起来:“跟我有关的,什么事?”

  “嗯~让我想想啊!是什么事呢……”雪昙边想着,便悄悄穿着鞋子,等穿好鞋子,陡然一弹指,眼神一亮:“我想起来了!”

  红玉皱眉急问:“到底什么事?”

  “你把那边那个东西拿过来,我就告诉你。”雪昙指了指梳妆台上的一支笔,挑了挑眉。

  红玉果然上当,脚步轻盈落地,朝着梳妆台走去。

  雪昙牵唇一笑,迅速冲到门口打开门立刻关上,撒开腿就往外面跑,不假思索的朝着安漠霖的房间跑去。

  红玉这才惊觉自己又上了当,愤恼的深吸口气,飞身施法,穿过房门就朝外面追去。

  雪昙使劲撞击安漠霖的房门,心急火燎的喊着:“快开门啊!有人要杀我,安漠霖你救救我!”

  房内的安漠霖刚洗完澡换了睡衣,已经躺下准备休息,听雪昙这么一喊,微一皱眉,迟疑间,起身走至门口将房门打开。

  红玉被雪昙给折腾的没了一丝耐心,咬牙切齿道:“雪昙,今天你就是找凡人庇护,我也一定要杀了你!”

  安漠霖看不见红玉,只蹙眉盯着雪昙,冷笑一声:“白之言,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酷N◎匠√r网唯6一a正h}版7,**其"*他c$都是盗:版O

  雪昙深吸口气,眼看着红玉就要出手,立刻扑进安漠霖怀里将他紧紧抱着,呜呜哭了起来:“我房里有鬼,那个鬼要杀我。”

  红玉手掌间印结迅猛推出,红光骤然爆裂,飞旋着朝安漠霖怀中的雪昙后背冲击而去。

  忽然,一道刺眼的金光从安漠霖周身如结界一般轰然散开,把红玉打出的红光击的猛地四散消弥。最终,也没有对雪昙造成任何伤害。

  雪昙瞪大了眼盯着那一圈金光,不由的喃喃自语:“镇魂珠真的在他身上。”

  红玉吃痛收回手,手心已被那金光刺的鲜血淋漓,阴狠盯着雪昙质问:“究竟怎么回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