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门中豁然一亮,雪昙得意一弹指:“有办法了,安漠霖身上应该还有镇魂珠,红玉肯定不敢靠近,现在只有他能保护我了。”

  打定主意,雪昙四下望望,幸好红玉还没追过来,于是赶紧开始朝着楼梯口跑,踩着外侧铁质的楼梯噔噔噔的下了楼,朝着马路上飞奔而去。

  红玉出了筒子楼,远远看见雪昙朝着大马路飞也似的跑着,赶紧施了法朝着雪昙追去。

  大街上人来车往,红玉离雪昙已经没多远,本来她是有机会出手的,可是一旦自己出手,势必会引起路人围观,因此也只能跟着,只盼着雪昙能朝人少的地方走,她才敢出手打雪昙。

  也不知跑了多久,雪昙已经是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前方,红绿灯闪啊闪,雪昙也看不懂,明明对面是红灯,她还是大摇大摆的过马路。

  对面的车辆开始启动,雪昙只顾着逃命,一辆红色敞篷轿车一踩油门,迅速朝着前方行行驶。

  雪昙登时吓得面色发白,赶紧侧过身去躲敞篷轿车。

  敞篷轿车上一名身着红色紧身短裙的妩媚女人也是吓了一跳,忙来了个急刹车,停在马路正中缓过神,立刻冲着雪昙骂骂咧咧:“有病啊!没看到对面是红灯吗!是不是活腻歪了找死啊!”

  雪昙已经跌倒在地上,屁股险些摔成了两瓣,本来是只顾着疼,一听那女人说话这么不客气,气的火冒三丈,跳起来指着车上的女人就破口大骂:“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你有本事再给我说两句试试!”

  妩媚女人翻了个白眼:“神经病,懒得跟你多说。”说完,踩了油门扬长离开。

  周围的围观群众对着雪昙指指点点,合着都把她当成了碰瓷的,敢情这是在进行口水讨伐呢?

  后方,一辆黑色豪华轿车上,走下来一名身着宝蓝色手中剪裁西装的英俊男人,棱角分明的五官,英挺的鼻梁,如星辰瀚海一般亮泽深邃的桃花眼,还有颀长的身姿,在这人流车流中特别招眼。

  雪昙揉揉鼻尖,因为刚才手按在地上,鼻尖立刻染了灰,添了几分滑稽。

  所有人的目光从雪昙身上偏移到安漠霖身上,议论声叠叠而起。

  周围的女人更是捧着花痴脸小声嘀咕:“这个人好眼熟啊!好像在哪里见过。”

  “你是看着长得帅的都眼熟吧!”另外一个打扮时髦的女人扬眉盯着男人,也是一脸花痴像。

  一年轻小伙脑筋一转,忽的想起来:“我想起来了,他是安氏集团的总裁安漠霖,我昨天才在报纸上看到过的。”

  围观群众听小伙这么一说,眼神中带着艳羡,更是议论纷纷。

  安漠霖走到雪昙身边,冷着脸问:“你没事吧!”

  雪昙惊异瞪大了眼,结结巴巴说:“安……安漠霖。”

  雪昙话音落,人群后方忽然出现一堆拿着摄像机的记者,对着两人一顿疯狂的抓拍。

  安漠霖冷眸扫了眼四周,一看被记者盯上,也不想再管雪昙,转身就要走。

  雪昙忽然想起镇魂珠的事,忙不迭拉住安漠霖的手,哀求说:“安漠霖,我求求你,我没地方住了,你就让我在你家住几天吧!”

  安漠霖扫着周围仍在抓拍的记者,忍着怒气小声说:“白之言,你松手。”

  更新最%快上酷匠Ip网T

  雪昙死命摇头,抽噎了一声:“不行,我好歹救过你的命,你欠我一条命,今天,你必须要帮我。”

  安漠霖恼了,回头咬牙盯着她:“我什么时候需要你救过?”

  “这事我以后再跟你慢慢说,你今天要是不想把事情闹大,就收留我在你家,不然我绝对不会放手。”

  “白之言,你是无赖吗?”

  “无赖就无赖,我现在懒得管那么多,反正就是赖着。你要是不带我去你家,我就自己找去,反正我也知道你家在哪里。”

  安漠霖额头青筋突突跳动,可是碍于太多记者还在抓拍,愣是压抑着没有发火。

  一名女记者迅速拉着摄影师走上前,拿着话筒问:“安总,请问您跟这位小姐有什么关系,她是您的恋人吗?”

  “没关系,不是。”安漠霖紧了紧掌心,试图甩开雪昙的手,没想到雪昙抓的那么紧,一甩之下竟然没有甩开。

  司机张叔已经赶下车,将记者从安漠霖身侧扒开,冷着脸说:“我们安总还有事,各位还是请回吧!”

  不远处,赶来的交通警察骑着摩托车停下,张叔赶忙跟交警交涉,心急火燎的说着:“警察同志,麻烦帮帮忙,我们要赶紧离开。”

  交警一听,二话不说,赶忙帮着忙驱赶扰乱了交通秩序的记者和围观群众。

  雪昙依然紧抓着安漠霖的手,安漠霖无可奈何,只好任由她拉着自己的手,连拖带拽的上了车。

  司机张叔也尽快上车,踩了油门快速离开。

  车子已经离那一堆记者越来越远,雪昙坐在后座上,托着腮傻笑着望着前方冷峻的侧脸线条。这个人,她垂涎了几百年,没想到,竟然会在另外的世界遇上他,如果有可能,她多想赖在他身边,干脆永远不离开。

  可惜这个人早就忘了她是谁,她只会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痴心妄想。

  两人就这样,一路沉默着,谁也不率先开口说话。

  到了安家别墅,下了车,安漠霖冷着脸朝门口走去,雪昙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一步也不落下。

  走进门口,张婶守在门一侧,低头温和一笑:“安总,您回来了。”

  安漠霖脸上仍是没有笑意,只点了点头,就往餐桌旁走。

  雪昙也不客气,跟着走到餐桌旁坐下,垂涎三尺的望着桌上可口的饭菜。

  她可是饿了一天啊,看到吃的就想流口水,可是又不想闹笑话,只好等着别人先开动。

  安漠然此时也已经从楼上下来,一看雪昙来了,眼前一亮,喊了一声:“之言,你什么时候来的?”

  雪昙赧然一笑,说:“我也才刚来,就是半路遇到安总,所以跟着一起来的。”

  安漠然小跑着下了楼,托在腮趴在安漠霖面前,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的问:“哥,你这一天之内,跟之言都偶遇了几次了,你说,缘分这东西怎么这么奇妙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