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草将日记从头到尾翻了一遍,雪昙叹口气,感慨不已:“这白之言过的这么苦,你说老天爷怎么就这么不长眼,不让她好好活着呢?”

  “既然过的不痛快,死了才解脱,活着不是更不痛快嘛!”蜜儿嗡嗡落在雪昙肩头,在雪昙翻看日记的过程中,也顺便看了几眼。

  雪昙将日记本合起来,再次问了一遍:“你说白之言到底是怎么死的?为什么我觉着不像是意外?”

  “谁知道啊!你现在要想的,不应该是怎么回去吗?干嘛管她怎么死的。”

  “不是,我觉着吧,白之言长得这么漂亮,在公司又被排挤,会不会是别人把她害死的?”

  蜜儿翻了个蜜蜂式的白眼,“切,你就自恋吧!你跟白之言长得差不多模样,你这是在夸她呢?还是在夸你自己呢?”

  雪昙两手托着下颌,做出捧花状,没正经的笑说着:“你看,本女妖可是朵昙花,月下美人诶,你说美不美?”

  “自恋狂。”蜜儿又是翻了个蜜蜂式的白眼,嗡嗡飞落到窗台上,叹口气问:“说说吧!你想怎么做?”

  “我能怎么做啊!”雪昙垂头丧气低下头,“你先想办法回到千年前,问问我师父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再做打算。”

  蜜儿郑重其事的说:“好像,也只能这样了。不过,你得明白,你现在是个凡人,最好别在外面乱跑。”

  “好好好,我明白了。”雪昙撅着嘴,沮丧的趴在桌子上。

  “你明白就好,后天就是初七了,我会快回快回。不过,为了你的安全起见,你得老老实实留在这里,万一红玉找了来,你就只能自求多福吧!”

  “自求多福啊!我怎么听着那么忧伤呢?”雪昙叹口气,托着腮望着窗外拥挤的筒子楼却区域,这地方,应该没那么容易被红玉找到吧!

  小蜜蜂又嗡嗡转了一圈之后,说:“我该走了。要先去琢磨琢磨回到千年前的办法,你等我消息。”

  雪昙心不在焉的点着头,挥着手忧伤的目送蜜儿从窗口飞了出去。渐渐的,那点暗黄消失在狭窄的巷道中,没了踪影。

  雪昙站起身,一个后仰躺在软软的床上,唉声叹气:“师父啊,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你不是说我很有慧根,一定会成仙的吗?为什么会这样啊!”

  空气中诡异的安静,雪昙撅嘴眯了眯眼,闲来无聊,干脆睡着。

  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忽然听见耳朵边传来清越好听的女声:“雪昙,你还真会躲,居然躲到这里来。”

  雪昙一个腾身从睡梦中翻身坐起,警惕的盯着眼前的红衣美人儿红玉,刮了下鼻尖,鄙夷的睨着她:“你也不错啊!居然连这种地方都能找来,我也是服了你了。”

  红玉恶狠狠道:“既然这样,我今天就杀了你!到时候,就当你是在这个地方暴毙身亡,文正老道就是后悔,也已经来不及。”

  “哟呵,你倒是动手啊!你信不信我师父马上就来。”雪昙挑了挑眉,又像模像样的糊弄红玉。

  红玉扬了扬眉,嗤笑起来:“我还是跟你说清楚吧!蛊雕送了一坛千年醉给文正老道,他喝了之后,怎么着也要醉上七天七夜,哪有心思管你。”

  雪昙心中猛然一惊,慌张摇头:“蛊雕?不可能的,师父明明知道我跟他有过节,怎么可能会喝他给的酒?”

  雪昙心中担忧起来,她和那只凶神恶煞的蛊雕兽可是有更大的过节的,,那蛊雕兽每每遇到她,都恨不得把她给挫骨扬灰,只是一直忌惮与文正的道法,才不敢轻易出手。万一蛊雕兽来找她,师父不在身边,她的麻烦可就闹大发了。

  红玉见雪昙不相信,手臂一展,张狂大笑起来:“你真是傻,蛊雕可以变成你的模样,把酒送给他啊!他刚好有点醉了,哪里分得清是不是真的你啊!”

  雪昙心中急躁起来,小声抱怨:“师父啊!你可把我害惨了,早就跟你说了喝酒误事,怎么就是不听。”

  “雪昙,你受死吧!”红玉眼神一寒,手中美人蕉花枝已经挥打而出,直朝着雪昙的胸口而来。

  雪昙急忙侧身后仰,额头已是惊出冷汗,侧了身,拖了鞋子就往门口跑。

  红玉生怕她又跑掉,不待收手,又是一招毫不留情的打过来。

  雪昙紧了紧掌心,人已经近了门口,红玉手中的美人蕉花枝也迅速扫了过来。

  雪昙想着这回自己肯定死定了,闭上眼睛,做好了受死的准备。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叩叩叩的敲门声:“白小姐,你已经两个月没交房租了,快点把房租交了吧!我问了刚才下楼的人,说是看到你回来了,你要是再不不交房租,这房子我就租给别人住了啊!”

  红玉神色一僵,手上动作也停滞了一瞬。

  白之言借此机会,用最快的速度把门打开,望着门外站着的年纪约五十岁左右的微胖大婶,她赶紧躲在大婶身后寻求庇护。

  本来现了行的红玉赶紧以遁身之术引了去,又碍于有人类在场,怕被人发现,不敢再出手。万一要是再伤了凡人,她就是第二次造下杀业,以后想要成仙更是难上加难。

  微胖大婶其实就是房东,房东转身盯着雪昙,指着她的鼻尖责问起来:“你倒是说说,你什么时候才交房租啊!说起来你是在影视公司上班,怎么连个房租都交不起,你是怎么混的啊!”

  雪昙被她指的一直往后退,赶紧拉住她的手,呵呵笑起来:“那个,大婶啊,我交不起房租,你看,我搬走成不?”

  “搬走?你觉得我这房租还不够便宜吗?你搬走了去住哪里,去住地下室吗?”

  “可我交不起房租啊!”雪昙委屈的扁着嘴,叹息一声,低下了头。

  房东嘴角抽了抽,不耐烦的摆摆手:“算了算了,我再给你宽限几天,你要是再不交房租,你就走吧!”

  雪昙感激涕冷的拱手道谢:“大婶,您心肠真好,我谢谢您哈!”

  房东翻了个白眼,转身扭着水桶腰扬长离开。

  雪昙不敢进门,“嘭”的一声把房门给关死。

  VC看s:正aM版章{W节{)上酷$匠网

  里面隐身的红玉咬牙切齿的盯着她,狠狠说着:“雪昙,你给我等着!”

  雪昙冲着关起来的门扮了个鬼脸吐舌:“你以为我傻啊!你都知道我住在哪里了,我才不要继续留在这里。”

  可下一刻,她又苦恼了起来,这里不能住了那她要去哪里住才好啊!更何况,她现在是个人,这熬了一整天不吃饭,已经是饿的饥肠辘辘了。她又没什么认识的人,根本无处安身。

  而且,估计红玉很快就会追过来,她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找个安全的地方藏身,等三天过后恢复法力,红玉就没办法再找她的麻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