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漠霖默不作声,思虑起来。其实他也担心,万一雪昙真的得罪了什么人,真有解决不了的麻烦,他公司的艺人出了事,对他的公司也会造成负面影响。

  林叔也是心中踌躇,快到了红绿灯处,停车的间隙,问了一句:“BOSS,您看,要不就听小姐的。”

  安漠霖微吁口气,点了头:“先带她回安家吧!另外请姜医生到家里给她看看,绝对不能让她再出任何意外。”

  林叔松了一口气,赶忙应声:“那就听BOSS的。”

  外面马路上,红灯过,绿灯至,车子转了弯,朝着不远处的别墅区开去。

  马路边上的树荫下,红玉望着滚滚的车流,恼恨的咒骂:“雪昙,你还真能跑,要是让我抓到你,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也不知睡了多久,雪昙再次醒过来,望着此时所在的陌生防房间,房间整体布局干净清爽,以白色和米色为主调的家具摆设清新淡雅。窗台处,清晨阳光柔柔洒落,攀爬的蔷薇在微风中摇曳生姿。

  蔷薇花不远处,一只小蜜蜂嗡嗡嗡飞了过来。

  雪昙揉了揉仍然发疼的胸口,呲牙咧嘴的咒骂起来:“死红玉,臭红玉,就那么点过节,至于记恨成这样吗?”

  小蜜蜂蜜儿落在雪昙鼻尖上,长叹了一口气:“雪昙姐啊!我是帮不了你了,我被红玉的花枝给打了一下,嘭的就被打回原形,就赶紧逃命了。我那点道行,怎么跟她斗啊!”

  雪昙鄙夷翻了个白眼:“我早就知道你不是她的对手,也没指望你能打赢她。我现在所面临的问题是,我究竟是谁?家在哪里?为什么会摔得那么惨?还有,都得罪过些什么人?”

  小蜜蜂收了翅膀,爬到雪昙胸口,捋了捋打听来的消息,清清嗓子说:“这具肉身,名叫白之言,安氏影业的三流小演员,家境,一般;背景,没有;长相,漂亮,容易惹人嫉妒。至于摔死的原因,我不清楚。”

  雪昙伸手捏住小蜜蜂的翅膀,拿在眼前晃荡:“你还没告诉我,我家在哪里呢!”

  小蜜蜂嘤嘤哭起来:“你松手啊,很疼的,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啊!”

  雪昙手指一松,小蜜蜂还没来得及扑闪翅膀,啪的跌在软软的被子上。

  小蜜蜂委屈着蜜蜂脸说:“等会你跟这家人说一声,我带你去找白之言的家。”

  雪昙坐起身,点了点头,又问:“对了,你有没有办法回到千年前,找师父问问是怎么回事?”

  “有,不过你没了本体,肯定是回不去的。等到初七日,阴气比较重的日子,通往各处的结界入口都比较薄弱,我会在晚上出发,寻找回去的通道。”

  “我知道我回不去啊!所以才问你的。”雪昙伸了手又要去拍小蜜蜂,小蜜蜂赶忙飞起来,灵巧躲过去,一时恼火:“你再碰我一下试试,我绝对不帮你。”

  雪昙如同焉了的茄子,恹恹说着:“我觉得,奇怪的事情太多了,还有那个安漠霖,为什么会跟我遇到的三皇子长得一模一样?”

  “他不是当时被人追杀的差点精魂俱灭吗?是你贪恋人家美色,偷了镇魂珠,锁了他的精魂,他才多活了那么几十年。”

  小蜜蜂话音落,外面敲门声叩叩响起:“白小姐,你醒了吗?小姐让我来叫你下去吃饭。”

  雪昙一听有人喊她,赶忙回答:“哦,我已经起来了,马上下去。”

  小蜜蜂慌张说着:“我先出去,你等会出门,我再跟着你。”

  雪昙点了点头,从床上爬着找到拖鞋,走到门口开了门,笑眯眯问:“请问,在哪里洗脸啊!”

  来叫门的阿姨皱眉,瞟了眼房内的卫生间:“白小姐,你房里有卫生间。”

  雪昙呵呵一笑,重新关了门,朝着卫生间走去。

  进了卫生间,她翻腾着盥洗台上的各样东西,纳闷的嘀咕:“怎么卫生间是这样子的?这都什么破玩意,我要洗牙,还要洗脸,还要梳头呢!”

  于是,好一通乱七八糟的折腾,才洗漱完毕。

  想着昨天看到的清情形,好像这里的人都不梳发髻的,干脆也不梳就好,于是穿着宽大的低胸睡衣出了门。

  沿着楼梯下了楼,安家小姐安漠然坐在餐桌旁笑盈盈的招手:“白小姐,过来吃早饭吧!”

  雪昙笑的极不自然,走到餐桌旁正准备坐下去,对面的安漠霖皱了皱眉头:“白小姐,你在我家,算是客人,需要穿成这样吃饭吗?”

  雪昙低头看着自己身上宽松的粉色睡衣,这才发现衣服胸线很低,也没有袖子,脸色登时羞的红云翻飞,惊吓得“啊”一声急匆匆往楼上跑。

  慌慌张张关上门,雪昙开始在房里翻箱倒柜的寻找可以穿的衣服。等到房内乱成一团,她一脸沮丧,到底,还是什么也没找到。

  楼下,安漠然对面着了一身碎花一步裙,外罩白色短款小西装的贵妇不满的盯着安漠然,责怪起来:“然然,你这带回的是个什么人啊,怎么这么不懂规矩?”

  安漠然讪然笑笑,说:“妈,你就别抱怨了,人家白小姐这几天病了,我们总得照顾一下不是。”

  贵妇翻了个白眼,说:“既然她都醒了,等会吃了早饭,就送她回自己家。”

  ,t看√正版/h章:节et上iP酷f匠8u网

  “好好好,我知道了。”安漠然站起身,朝着楼上左侧的衣帽间走去,随后取了一条及膝的淡蓝色连衣裙,走到雪昙房门口。

  雪昙正愁找不到衣服,听到敲门声,小心翼翼开了门缝,一双大眼无辜的眨了眨,干巴巴一笑道:“安小姐,我找不到衣服。”

  安漠然粲然一笑,推开门把手中的衣服塞给她:“喏,先穿这件吧!穿好了,赶快下来吃饭。”

  雪昙感动的都快落下泪,吸吸鼻子说:“好,我马上下去。”

  安漠然友善一笑,点了头,先一步下了楼。

  雪昙关上门,很是利索的将连衣裙穿好,虽然对她来说还是有些露胳膊露腿的,可比刚才的衣服强太多了。想想这里人的穿着,觉得自己算正常了,才开门下楼。

  安家人都坐在桌旁等她,雪昙浑身不自在,望了眼桌上的咖啡、牛奶、面包、果酱、蔬菜等早餐,懵了。

  这些东西她怎么见都没见过。

  看着安家人都已经开始吃起来,雪昙目光不由自主落在安漠霖身上,他手中端着一杯咖啡,手指修长干净,神情冷峻清淡,动作优雅从容,不由的发了呆。

  贵妇注意到雪昙发痴的目光,鄙夷觑了她一眼,语气轻蔑:“我儿子长得是好看,你也配不上啊!你一个三流小演员,出身也低微,怎么配得上自己的总裁?”

  雪昙听出贵妇话语中的讥讽意味,嘴角抽了抽,别扭的收回目光。

  她没注意到,此刻,安漠霖回头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复杂,带着探究,也带着对她的好奇。

  雪昙学着安漠然的样子,把面包夹了果酱,拿着杯子喝牛奶,夹了一些蔬菜沙拉吃,一顿早饭,总算糊弄过去。

  吃完了饭,安漠霖站起身对着贵妇说了一声:“妈,我去公司了。”贵妇笑眯眯点了头,就连路人甲都能看得出她对自己儿子的满意程度。

  安漠霖朝着门口走去,安漠然拉了雪昙走到沙发处坐下,拿了遥控打开电视机。

  电视机上正在播放电影,是《白蛇传》。眼下的剧情,法海跟白素贞正打的金山寺外大水肆虐,天地也为之变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