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昙慌了神,忙不迭说着:“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回见啊!”

  雪昙试图挣脱男人的手,男人却怎么也不松手,皱眉淡声问:“你到底欠了他们多少钱?”

  酷B,匠(}网首J发3

  “扯淡,我欠他们钱?我压根就不认识他们。”雪昙也不敢多说,忽然眼睛一亮,忙嘿呵一笑,说:“你不是皇子吗?你肯定很有钱,我救了你的命,你得帮我把钱还了。”

  司机皱眉撇了撇嘴:“安总,我看白小姐是摔坏了脑子,您都才刚知道她是谁,她怎么就救过您的命呢?这不是讹诈吗?”

  男人眉头又是一皱,望了眼已经大剌剌围过来的刺青男一伙。

  雪昙赶忙紧拽住男人的手,小心翼翼躲在男人身后,哀求着:“拜托,帮帮我,这钱我以后一定会还你的。”

  男人仍是冷着脸,默不作声的盯着已经到了眼前的几人。

  刺青男环着双臂抖着腿,冷哼一声:“小白脸,你要是认识她,就帮她把钱还了,你要是不认识,赶紧让开,我们好处理问题。”

  男人静默了一阵,幽冷双眸盯着那几人问:“说吧!她欠你们多少钱?”

  刺青男上下打量了一下男人,看他衣着打扮,都是他难以辨认的牌子,加上那辆价值千万的豪华跑车,还有私人司机,猜测肯定是豪门,于是改了口,随意张口就说:“也不多,欠我们二十万。”

  “二十万,你们这是怎么欺负人的?刚才还说是十万,这才过了几分钟,又变成二十万?”雪昙义愤填膺,双手叉腰站了出来。

  刺青男白了她一眼:“你要是不跑,就是十万,你跑了,就是二十万。你是不是忘了你刚才是怎么耍我们的?”

  “你……”雪昙咬牙切齿:“我本来就不欠你们钱,你们这些强盗!土匪!恶霸!”

  “你找打是不,是不是皮痒了,要我们哥几个给你松松骨啊!”刺青男撇了撇手指,脸部肌肉抽搐着,磨拳擦掌,一步步逼近雪昙。

  雪昙心中转了一百种念头,想着自己虽然不能使用法力,打架应该还是可以的吧!

  眼看着刺青男抡了拳头过来,雪昙也握紧了拳头,暗暗咬了牙,决定跟刺青男来场武力对决。

  还没来得及出手,她身侧冷峻男人忽然手掌一抬,用力间,紧紧箍住刺青男的拳头,冷声说:“她怎么说也是个女人,你们连女人也打吗?”

  雪昙倏的扭头,热泪盈眶看着男人,险些感动的落泪。

  刺青男知道握住他拳头的男人力道大,挣扎了半天,男人才松了手,一声暴喝:“给我打!”

  男人又是一皱眉,冷淡道:“你们不要钱了吗?”他的语调明明很轻,可无形中,却给人形成一种气势,让人瞬间心生畏惧。

  已经抡了拳头的几人眨巴着眼,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出手。

  男人回头,从司机手上取来支票和笔,洋洋洒洒写好支票,神色平淡地递到刺青男面前:“这里是三十万,以后,不要再找她的麻烦。”

  刺青男怔怔盯着支票,没想到男人出手这么阔绰,赶忙嘿嘿笑着应声:“你放心,只要拿到钱,我们绝对不会再找她。”

  冷峻男人理了理西装,转头瞟了眼雪昙:“白之言,立刻回病房,这三十万,从你的薪水里扣。”

  雪昙深吸口气,挑眉望着刺青男,趾高气扬:“拿了钱还不快滚。”

  刺青男嘴角抽了抽,扬了手,冷哼一声道:“我们走。”

  于是乎,那几人拿着支票大摇大摆的扬长离开。

  雪昙舒口气,望向男人,诚恳道谢:“今天,谢谢你啊!”

  男人仍然冷着脸:“你,立刻回病房,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在你痊愈之前,不能离开医院。”

  雪昙撅着嘴,不情不愿地点头:“我也没地方可去,能走到哪里去。”

  男人冷峻的眉峰稍稍恢复平常,点了头,朝着电梯方向走。

  雪昙跟在他身后,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三皇子,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司机已经按了电梯等候,男人仍是蹙眉,神情依旧不改冷淡:“白之言,你是入戏太深,分不清现实和拍戏了吗?”

  雪昙摇头:“我也压根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更不知道这是什么鬼地方?”

  “那我就再给你重申一遍,我叫安漠霖,你的BOSS,记住了吗?”男人深吸口气,险些被雪昙的头脑不清给激的沉不住气。

  雪昙还是摇头:“BOSS是什么意思。”

  安漠霖向来冷静的面容嘴角猛一抽,掌心紧了紧,再也懒得搭理雪昙。

  雪昙当然识趣,于是闭了嘴,跟在后面上了电梯。

  电梯关门,突然的上升,雪昙瞪大了好奇的双眼:“太神奇了,这东西居然自己会上升。”

  安漠霖皱眉,不耐问着:“白之言,你失忆了吗?”

  雪昙鼻尖一皱,抬眼望着他,茫然的问:“什么意思?”

  安漠霖顿时语塞,不耐的松了松领结,干脆不再问。

  两人随着电梯上升到医院内部,刚走了几步,雪昙忽然看见前方穿了一身红色古装的美人儿正四处张望着在寻找什么,很明显的,周围的人都看不到那美人儿。

  可是雪昙再熟悉不过,慌里慌张躲在安漠霖身后,小声说:“那个什么BOSS,我忽然内急,等会自己回病房就好。”

  安漠霖正奇怪她说话有些古怪,还没来得及回头,雪昙已经撒开腿朝着门外跑。

  司机在后边大声提醒:“白小姐,洗手间不在那边。”

  雪昙懒得去想司机说的是什么,只知道自己要立刻逃的远远的,不然,那红衣女绝对不会放过这么好对付她的机会。

  因为司机这一声喊,红衣女回头盯着门口,忽然身形移动,飞着出了医院大门,朝雪昙追去。

  雪昙又是拼了命的朝外跑,安漠霖正准备去追雪昙回来,口袋中的手机叮铃铃响了起来。

  安漠霖掏出手机接电话:“喂,然然,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头一道清脆女生回响:“哥,我明天没课,可以回家,你过来接我吧!”

  “好,我刚好在外面,顺便过去接你。”安漠霖说完,挂了电话,再回头看去时,雪昙早已没了踪影。

  安漠霖走到服务台,沉着眉嘱咐:“如果那位白之言白小姐回来,记得把她照看好,绝对不能再有任何闪失。”

  “安总放心,我们明白。”小护士望着安漠霖,脸颊在一瞬间有些发红。

  安漠霖只面无表情地转了身,重新朝电梯走去。

  终于找到医院大门,雪昙来不及喘气,仍是拼了命的朝着外面跑。

  大街上人来车往,自然不适合跑路,雪昙一直跑啊一直跑,身后的美人儿可是用飞的,当然要比她快上许多。

  又是跑了一阵之后,红衣美人手臂一伸,扬眉挡在雪昙前面,冷笑一声:“雪昙,我看你还往哪里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