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欠债还钱

  雪昙神色一凛,手指一绾,下意识地就要施法,指尖一弹,居然……什么灵力也没有。

  她心头嗖的一凉,顿时郁结不已,怎么就忘了自己不能施法这茬事了呢?

  只片刻功夫,她赶忙深吸口气恢复镇定,抬手喝止:“稍等!我跟你们走。”

  刺青男狐疑的盯着她,生怕她打什么鬼主意。

  雪昙清清嗓子,说着:“那个,要我跟你们走,也行。不过,你们好歹得让我换换衣服啊!穿成这样,我怎么出去?”

  那几个人想想,也有道理,于是看了眼他们的老大刺青男。

  刺青不满的瞟了雪昙一眼,恶狠狠的提醒:“我警告你,别耍花招啊!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切!谁怕谁啊!”雪昙低声咕哝了一句,站起身在轰那几个人出去,那几人也不敢在医院里太过分,只好走到门外等候。

  雪昙轻嗤一声,使力将门关死,这才舒了一口气。

  只一瞬间的放松,雪昙又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急躁的寻思脱身的办法。可是这里的设备她都不会用,什么电话啊,呼叫系统啊!对她来说都是扯淡。

  片刻后,雪昙眼珠灵动一转,慌忙跑到窗口把窗户打开,扯着嗓子大喊了起来:“来人啊!救命啊!有人要杀我啊!”

  外面的人听到她的喊声,齐刷刷把目光射了过来,雪昙继续大喊着,还在喊声中故意夹带了惊恐的颤音。

  下方的医生护士顿时被她的喊声所惊到,赶忙乱七八糟的迈开腿朝着大楼内跑。

  门外,咚咚咚的撞门声响了起来,雪昙急的额头直冒冷汗,对着窗口双手做祈祷状:“蜜儿啊,你要赶紧回来啊!你不回来我就死定了啊!”

  雪昙正祈祷着,外面一堆医生护士已经急慌慌赶到门口。

  那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顿时恼了,刺青男使劲的拍着门喊叫:“白之言,你给老子开门,老子要抓到你,绝对不会放过你。”

  为首的姜医生医生走在最前端,吩咐人轰赶那几个男人,沉声喝问:“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再不走,我们要打电话报警了。”

  雪昙贴在门边上,侧耳听到刺青男的跟医生忙乱的解释:“不是,这女的欠我们钱,我们是来讨债的。”

  “这里是医院,白小姐是安总安排送过来的人,就算她欠你们钱,你们也不该在医院大声喧哗。万一病人出了什么事,你们付得起这个责任吗?”姜医生一脸不可商量的态度,吩咐道:“快去叫保全,把他们赶走。”

  雪昙趴在门缝处,看着那几人被医生护士推的远远的,猜想着这医生应该和刚才那个男人关系不一般,不然也不会这么维护她这个病人。

  姜医生随后安排着一名护士:“立刻打电话给安总,让他尽快来一趟。”

  “好的,姜医生。”护士点了头,朝着服务台跑去。

  雪昙趁着这个机会,偷偷打开门,猫着腰小心翼翼的往外面溜。

  洗剪吹眼神特别好使,一眼就看到雪昙从病房里准备逃跑,指着雪昙拉了拉刺青男的衣服,慌张提醒道:“大哥,她在那!”

  刺青男眼神微眯,顺着洗剪吹所指的方向,跟着看向雪昙。

  雪昙猛地抖了个激灵,心底暗叫糟糕,做好了架势,赶忙朝着服务台的方向跑。

  经过服务台,她猫着腰听到小护士在打电话:“喂,您好,安总。这里是第一医院,刚才医院来了人,说是找白小姐要账,事情有些棘手,麻烦您亲自来一趟。”

  “嗯,好的,我这就告诉姜医生。”

  护士挂断了电话,正准备去找那位姜医生,那几个男人已经指着服务台大喊:“她在那,赶紧抓住她。”

  雪昙吓得浑身又是一颤,腾得站起身,忽然的一跳,愣是把护士给吓了一跳,惊惧的抚了抚心口。

  雪昙也来不及解释,立刻找准了门口,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朝着门口卖命的跑。

  后面那几个人被医生护士缠着,好不容易才摆脱掉,这才开始死命冲着雪昙逃跑的方向追赶。

  这家医院相当的大啊!环境相当的好啊!雪昙晕头转向的跑了几大圈,累了个半死,愣是没看到大门在哪里。

  后面那几个男人还是穷追不舍,她累的气喘吁吁,蹲在地上喘了几口气,眼前豁然一亮,出现一道通往地下的门。

  她灵机一动,自以为很聪明的得意一笑,干脆朝着黑洞洞的门跑去。

  身后跟着的那几个男人喊了起来:“大哥,我看见她了,她往地下车库跑了。”

  “见鬼了,怎么就阴魂不散呢?这个白之言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啊!”雪昙一边跑一边抱怨着,已经进到车库里面,一咬牙,钻进密密麻麻的车海中,躲藏在车子遮掩的地方。

  "酷h3匠|网g首@发

  长出一口气,雪昙听到那几个人纳闷说着:“奇怪,这女人藏哪去了?怎么找都找不到?”

  “今天必须要把这个女人给我找出来!”刺青男咬牙说着,接着,零碎的脚步声开始在车海中穿行。

  雪昙小心的沿着车子挪动位置,跟那几个人玩起了捉迷藏。

  兜兜转转了很久,雪昙开始思考脱身的办法,如果一直这么兜下去,那些人早晚要找到他。

  边想便猫着腰挪位置,雪昙完全没有注意到身侧空置的车位停下一辆黑色豪华轿车,于是乎,车门打开,她被撞了鼻子,”哎哟“一声蹲坐在地上,疼得眼泪汪汪:“疼死本姑娘了。”

  车上坐着一个面目冷峻,五官深邃精致的俊逸男人,身上着的,是一身做工精良的手工西装。

  男人冷峻面容上不带一丝笑意,走出车门,看了眼雪昙,低头,很是绅士的伸了手,语调不咸不淡的问着:“小姐,你没事吧!”

  雪昙回过神,小心地四下望望,生怕那几个人找过来,赶忙压低了声音说:“我没事,我得赶紧走了,要是有人问起来,你就说没有见过我。”

  雪昙赶忙起了身,猫着腰继续准备开溜。

  男人望着她的背影,冷沉磁性的嗓音忽然落下:“白之言,你不是摔断了腿吗?为什么会在这里?”

  雪昙浑身一僵,已经听到刺青男的声音:“他在那里,给我把她抓住!”

  雪昙吓得脸色一白,撒开腿就要百米冲刺。

  身后男人忽然抓住她的手,冷声说:“白之言,你是公司的艺人,我有权命令你立刻给我回病房,直到你痊愈为止。”

  雪昙火冒三丈,回过头正要发火,可是当她仔细看那张熟悉的脸之后,忽然怔在原地,瞪大了眼盯着男人,“原来是你?”

  男人皱了皱眉:“你不是早就知道我是谁吗?”

  雪昙点点头:“你是皇朝的三皇子,我们也算有些缘分,算是旧识。可你是人,不是应该早就死了吗?”

  男人身后的中年司机不乐意了,翻了个白眼说:“白小姐,不带你这样说话的,安总年轻有为,如今正是大好年华,你怎么能说这种晦气的话?”

  “快点,抓住她!”刺青男扬着手臂做了个手势,沉闷的低吼声再次想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