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何雅琪的话,我一怔,然后没好气的说:“你逗我玩呢,这世上哪有鬼?”我爸走了,我心情很沉闷,不想和何雅琪讨论这种智障问题,于是就想挂电话了。

  没想到何雅琪那边急的都哭出来了:“真的,之前你不是说房租怎么这么便宜吗?后来我找了个人问了下,原来这房子以前死过人,所以才这么便宜,后来我就听见我新买的床下好像有东西在动,你快来啊,我……我害怕!”

  她声音很急促,还喘着气,估计正蒙在被窝里呢,我心里也是一突,说的我也有些毛了。

  何雅琪真的碰见鬼了?这我是不相信,但这房间毕竟死过人,总归还是很吓人的,我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去。

  这时,何雅琪在那边急了,声音都在颤抖,威胁我说:“林杰你来不来,不来我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草,这家伙估计是被吓懵比了,她都这么威胁了,我咬咬牙还是答应过去。我立马往外跑,好在何雅琪租的地段不是很远,三两步就到了。

  我就蹬蹬蹬往上跑,尼玛楼道黑漆漆的,阴冷的可怕,怪不得这里没什么人住,住一栋死过人的楼,这不嫌命长吗?

  到了何雅琪住的房子,我身体陡然紧绷起来,放慢了脚步。

  “嘎吱……”

  就在我准备轻声敲门的时候,何雅琪家的门居然自己开了,里面黑幽幽,吹来一阵阴风,我忍不住抖了下,尿都吓出来了。

  我草,这房子真的很诡异啊!老子都没碰到门,这门居然开了?

  这么晚了,谁都会记得锁门,何雅琪怎么就忘了呢……突然!我身子一紧,开始胡思乱想了。

  死过人的房子风水都不好,这种房子有很多地方都很诡异,其中以三种为最,一个是厕所,一个是床上横梁床下地板,最后一个……就是门后了!

  何雅琪不可能不锁门,这是常识,那这门怎么会自己开了?

  这一刻有点怂了,琢磨着是不是该跑路了毕竟自己小命要紧,就在这时候何雅琪的声音传出来了:“谁?是林杰吗?”

  得,跑不了了。我应了一声,硬着头皮推门而进,她家没开灯,整个房子都黑漆漆的。

  这么黑,我捉瞎一样摸着东西前进,一边问:“你在哪里?”半晌后卫生间的门才被打开了,何雅琪裹着一件浴袍走了过来。

  我瞪大了眼睛,一脸日了藏獒的模样:“尼玛,都闹鬼了你还有心思洗澡?”何雅琪脸红了一下,说我不洗澡浑身难受,忍不住嘛,但很快又板起脸来说,这不重要,快帮我赶鬼!

  *最Z)新‘@章:…节上S酷…√匠)M网_I

  我很想告诉她,像她这样的人,在电视剧里一般活不活三分钟,话还没开口呢,就被她这句话噎回去了。

  赶鬼?特么你当我神仙啊,我说哪里有东西?一提这个何雅琪脸又白了:“刚才那张床又响了,嘎吱嘎吱的,你快去看看。”

  我还真不信邪了,抓起一把拖把准备往前冲,忽然又停住了,又拿了一张凳子,两手都有武器了,我这才敢走进去,问:“是这间吗?”

  回头一看,顿时吐血三升,何雅琪这妞竟然没跟过来,远远在那看着。

  我说你他吗倒是过来啊,我一人也怕,她连连摇头:“别怕,没事的。”

  草,没事你咋不去?!我被气乐了,折返回来强拉着一起过来,我俩刚推开门,就有一阵极为刺耳得声音从里面传来,就跟尖指甲刮黑板似的。

  我冷汗立刻出来了,竟然有些怂,这尼玛什么情况?

  本来这房子就黑,又传来这样的声音,我好像中了定身术一般,杵在那不敢进去。

  何雅琪跟在后面,抓着我的手臂说:“我没骗你吧,这床真的在动,那个死人,当初就是死在床底下的。”

  我身子一抖,臭骂说你别吓我啊,见我这么怂。何雅琪胆子也大了,竟然松开了我,双手抱胸说:“哼,像你这种怂包,在最近很火的罪卧美人膝里根本活不过一章。”

  罪卧美人膝是最近很火的小说,连载于酷匠网,听说作者人也帅,不过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我一想,麻痹这是我的台词,被她抢先了,我有些窝火:“他吗的,你给我闭嘴,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说着我小心翼翼的推开门,然后立刻停住了,尼玛这床真的在动,嘎吱嘎吱作响,我吞口水,说什么也不肯上前了。

  “过去啊。”何雅琪在后面催,我说你别吵,我酝酿呢!何雅琪在后面担心着说:“林杰,床下不会真的有一只厉鬼吧?专吃我这种美少女的。”

  大姐这时候能别自恋吗?我斜斜眼没理她,深吸一口气,然后打不走过去,哗啦一声,直接把床给掀翻了。

  然后我就呆住了,何雅琪也呆住了,床下一大堆老鼠也呆住了,好几只大小眼瞪来瞪去。

  突然,我双手一沉,拖把和凳子不知什么掉下来了,怀中多了一个何雅琪,她死死的抱住我,不断尖叫:“老鼠,老鼠!林杰,快把它们杀了,快啊!”

  之后老鼠吱吱乱叫,闹成一团跑了。

  别怀疑,这不是我干的,我双手抱着何雅琪呢,没时间动手,是何雅琪的尖叫声赶跑了它们。

  我说老鼠都被你吓跑了,可以下来了,何雅琪还抱我,死活不肯下来。

  之后我不喊了,低头欣赏,何雅琪不知什么时候露出来了胸脯,这么一吓,她的浴袍有一半都落下来了,我眼中尽是春光。

  何雅琪身材很好,胸脯一片雪白,刚洗过澡,浑身上下都带着一股很好闻的香气,看着看着,我下面石更了,顶住了何雅琪的屁股。

  何雅琪也感觉不对劲,抬起头来看着我,这一刻瞬间安静了,我们只能听见彼此粗重的呼吸声。

  就这么“深情”对望了三秒,何雅琪突然一巴掌扇在我脸上,脸上尽是怒气:“放我下来!”

  我尴尬一笑,把她放下来,虽然被扇了,可我觉得还是挺值的,我又看到何雅琪的身体了,上一次是在废弃仓库里。

  我坐在她的床说,是老鼠啊傻比,这都会被吓住,服了你了。

  何雅琪啊了一声,然后小心翼翼走到床边,上上下下检查了遍,这才放心下来。

  忽然觉得自己刚才很没面子,又被我占了便宜,她往上一拉浴袍,怒气冲冲的指着我骂:“你才是傻比,女孩子都是怕老鼠的你不知道啊。”

  我说我不知道,又说你胆子真特么小,害老子白跑一趟。

  何雅琪不服气,不屑的说:“切,你胆子也没见多大,刚才是谁啊,磨蹭了半天连个门都敢开?”

  她刚说完,又钻出来一只老鼠,她又尖叫了一声,拿起地上的拖把不断拍打,啪啪啪几下,我特么看的目瞪口呆。

  尼玛,太生猛了吧?居然几拖把把一只老鼠打死了。我帮她把所有的洞口都堵住,然后拍拍手说现在没事了我走了。

  结果何雅琪又慌了,拉着我不让我走:“林杰你别走,我还害怕,这里死过人,你陪陪我,明天我就退房。”

  我说不行,我回家还有事呢,何雅琪就轻轻咬着嘴唇,大眼睛无辜的看着我。

  我心里一动,尼玛这是什么表情?卖萌吗亲?她露出这样的表情,我的心立马软了。

  不过我还是要走,何雅琪又可怜兮兮拉着我说:“别走,我怕……”

  我走路晃了晃,尼玛这妞被吓傻了吧?居然对我撒娇了,不过这样的何雅琪我还真抵抗不了。

  “林杰,好不好嘛,就一晚,我还是你女朋友呢,你就忍心不管我吗?”

  特么的,她又开始了,我心里春心一荡,除了丫头姐,我还没和其他女生一起睡过呢。

  既然一起睡,我是不是可以占点便宜呢……于是我答应了,说:“好,我陪你一夜,不过我要睡床。”

  此话一出,何雅琪立刻不撒娇了,眼睛一瞪,指着鼻子骂:“没门,那是我的床,你他吗睡沙发去!”

  我立刻就有些不爽了:“我帮了你这么大忙,理应很累了,不应该睡床吗?而且万一这床再动了呢?”

  何雅琪死活不同意,还把我推了出去,我气的牙痒痒,这比还探出一个脑袋问我:“你要不要去洗个澡,刚刚我闻过你身子,臭死了。”

  “草,刚才你抱我的时候怎么说!”我恶狠狠瞪她一眼,但还是去洗澡了。

  洗完澡穿衣服的时候,我眼睛一瞥,忽然看到洗漱台上摆着一样很奇怪的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路过地府说:

  咳咳,下面一章可能有些……那啥!大家做好心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