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雅琪要我陪她去买家具,我本来不想去的,因为我想回家陪丫头姐,但是回过头来一想,人家刚刚让我免了一顿打,但我却立刻走了,这不是白眼狼吗?

  于是我认真的跟她说,只陪你一会儿,我还有事呢。何雅琪爽快的答应了,就拉我上了一辆出租车。

  她现在很开心,像一个拿到玩具的小孩儿,看到什么都会笑。见状,我不以为意的笑笑说,不就逛个街吗,至于这么高兴嘛!何雅琪也不生气,跟我说:“这是我们女人生来就会的技能,你们男人不懂。”

  我撇撇嘴,这算哪门子技能?忽然,一提到逛街,我脸色就僵住了,不善的地跟着她看。何雅琪问我你看啥,我咬牙切齿的瞪了她一眼:“你是不是忘记给我什么东西了?”

  听了我的话,何雅琪一愣,然后讥讽的一笑:“你不会认为我欠你什么东西没还吧?真是笑话……我一个大小姐,还需要问你一个穷比帮忙?”

  “强盗,把我钱包还我,我都几天没吃早饭了!”我恶狠狠地说。

  见我一幅跟她拼命的样子,何雅琪终于想起来了,当即就不屑的看我:“怎么会有你这么抠的男人?不就拿了你钱包里一百多块钱嘛,你还惦记上了。”

  她从皮包里抽了两百给我,继续一脸恶寒的嘲讽我:“看你这幅样子,我都有些后悔找你陪我出去了,真几把丢人。”

  他妈的,我被气坏了,指着她鼻子说:“抢人钱包你还有理了?不感谢我你还骂我?早知道不借你了,饿死你拉倒!”

  何雅琪大怒,扑过来就要抓我,这时候商业街到了,司机师傅看到是何雅琪给的钱,立马鄙视的看了我一眼。我瞬间感受到了这个世上深深地恶意——我觉得,这司机肯定是看何雅琪是美女才这样子的。

  唉,无论古代还是现在,这都是个看脸的社会。

  我看了看丫头姐给我的手机,现在六点四十五分,心想着买几件家具应该花不了多少时间吧,可是后来性质慢慢就变了,一个多小时逛过去,何雅琪手上还是没有半个家具,大包小包倒是提了一大堆。

  我额头上青筋在跳动,拉住依旧亢奋的何雅琪问:“说好的买家具呢亲?怎么变成我陪你逛街了?”她眼中带着激动的神色,表示她好久没这么逛过了,家具一会儿再买,她要去好好打扮一番。

  于是乎,女装店,女鞋店,还有奢侈品店香水店,何雅琪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变得更加光鲜亮丽了,和她站在一起,我他吗就是一活生生的土鳖!显然何雅琪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她皱着眉,有些嫌弃的说:“林杰,你这身衣服都穿了多久了,我记得那天我开你瓢的时候就是这身衣服吧?”

  这么说我就不爽了,“老子喜欢穿,你管得着吗?不服你给我买啊。”让我吃惊的是,这妞还真答应了,一把拉住我就往男装店里跑。

  我说你干啥,我可没钱买衣服,何雅琪不屑的说,你这副土包子样我怎么能说你是我保镖呢,不用你出钱,我帮你付,说完她就开始忙活了,给我整了好多衣服裤子,还有鞋子,看着眼前大大小小堆成山的衣服,我突然有种很深的无力感。

  “试这么多衣服,你杀了我算了。”我说着就想走,何雅琪没让,说什么也要让我试一套。无奈,我只能进了更衣室。

  后来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个世界很美好,很多事情如果尝试了一下,你会爱上它的。从更衣室出来后,我自己都傻了,看着镜子里的那个死靓仔,嘴巴张的大大的。

  “这……这是我?!”

  何雅琪比我还兴奋:“对呀,就是你,林杰,你是个潜力股,我要把你包装成型男!”

  之后我又试了几套,一套比一套好看,一套比一套贵,我笑的像朵花一样,不断夸自己。

  “一表人才!”

  “比刘德华还吴彦祖!”

  “不去当演员,真是娱乐圈的损失!”

  何雅琪却在一旁冷笑,泼我冷水:“哼,稍微包装一下就翻天了,有些人再怎么打扮,也不像皇帝。”我没理会,她一定是嫉妒我,大脑一直处于兴奋状态,他吗的,老子也是死靓仔了,以后谁再说我搓我干死他!

  到付钱的时候,我立马嘴巴一抽:“尼玛一千三,这么贵,这点钱都够我一年生活费了!”何雅琪就白我,说:“土鳖,我帮你付,以后你就穿这身出去……”很快她又眉头一皱,自言自语:“不过总觉得还差点什么。”

  我说不差啊,这样已经够好了,结果她立刻让我闭嘴,还说我的眼光看到一头母猪都会觉得好看,这让我非常气愤。

  看了半天,何雅琪终于想到了,她摸着我的头发说:“我明白了,你的发型,得换,太土了!”接着何雅琪就拉我去了理发店,给我剪发烫发一条龙服务后,我出来了。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不得不承认,我的头发……真的是硬伤!

  看看以前,在对比现在,我他吗简直是比靓仔还靓仔,在我眼里,什么娱乐明星,都是丑比,我才是天王!何雅琪点了点头说:“现在才有点样子了,以后跟我出去就必须维持现在的样子。”

  逛了两个多小时,何雅琪才买了家具,我则是拎着大袋小袋,到了何雅琪租的房子里,一到那里,我就傻了:“这是你租的啊?”

  %最新7章节y上酷)(匠`√网}

  眼前,地板满是灰尘,里面啥也没有,唯一有的,只有一个卫生间,还是臭的。这样的房子,连我都不会住,真的没想到何雅琪一个小富婆,居然会租这么个房间。

  何雅琪不乐意了,说:“你懂个屁,我是瞒着我妈偷跑出去的,当然得低调点了,越破越好,这房间挺大,还有wifi,最重要的是只要五百块一个月,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所以我就租这里了。”

  我好奇的问wifi是啥,何雅琪像看傻子一样看我,连解释都懒得解释,让我把东西放那就可以走了。

  我没有留下来,东西放下就走了,本来想去丫头姐的,但是经过我家的时候,我想到自己家好久没回去了,也该回去看看我爸了,于是我推门进去了。

  推开我爸的门,出乎意料的,我爸居然没在睡觉,而是在收拾东西,行李包都准备好了。我瞪眼问他:“你这是干啥,离家出走啊?”

  我爸瓮声瓮气嗯了一声,说要出远门,让我别管。按理说我爸跟我生活了这么多年,他一朝离去,我应该会不舍什么的,但是很奇怪,我啥感情也没有,就像和一个不相干的人道别似的。

  我点了点头,问他去哪儿,他就平淡的说了一句:北方,之后再也不多说了,我问他去北方干啥?他也应付着说了一声有事,我爸应该是不想告诉我吧,我也没多问,走过去问了一声:“出门在外,小心点,早些回来。”

  我爸笑骂一句:“他吗的,以前都是我教训你,现在你倒来叮嘱我了,活腻了不成……”

  我沉默,不说话,因为我爸笑了。

  我鼻子一酸,心狠狠抽搐了一下。以前,我从没见过我爸笑过,现在我第一次见我爸笑了,可是却是在离别时,我不知道我该欢喜还是悲哀。

  父母,一直是我心底最大的痛处,也是别人最不能触动的底线。是,我妈是和别人跑了,我爸也只会打我,但并不代表我不在乎。谁不想有父慈母爱,谁不想一家欢聚一堂?可我就不行,自我妈和别人跑了以后,我就认清了这个现实。

  为人母者,儿在他乡,日日期盼。

  为人子者,儿承子孝,天经地义。

  我没有母亲,于是父亲就成了我唯一的亲人。

  于是,我强笑了一下,走到我爸面前,看着他的眼神,说出了最后离别前的最后一句话。

  “爸,你老了。”

  他还是走了,门轻轻关上。我心情沉重准备去洗漱,忽然眼睛一瞥,发现桌子上放着一个厚厚的信封,上面写着我爸的字:“这里是三万块,省着点花。”

  这个信封很轻,我握在手里,却有千斤重。

  “唉。”

  我谓然一叹,然后小心的把三万块的信封保存好,连洗漱也不想洗了,就这么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

  我妈跑了,我爸也走了,这个家,越来越不像家了……

  正惆怅着,我的手机忽然响了,是何雅琪。

  这婆娘打给我干嘛?我一脸疑惑的接通了电话,刚放到耳边,就听见电话那边传来何雅琪极度惊恐的尖叫声。

  “林杰,快来救我,我这里闹鬼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