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着这么多小人的面被何雅琪抽了,王风情绪变得特别激动,脸上的肉都在颤抖,同时恶狠狠地看着何雅琪说,“你他吗再抽一下试试!”

  啪!

  才刚刚说完,何雅琪又一巴掌抽了过来,同时呵呵笑道:“这么犯贱的要求我就满足你了。”

  连续被何雅琪抽了两次,王风已经气得脸色都扭曲了,但是最后,他竟然笑了。

  “呵呵……你知不知道我手下有八百罗汉?”他眼神愈加凌厉,从他眼中,我已经看见了一抹淡淡的杀气。这种杀气,我只在丫头姐和王后身上看到过。王风,他正在从一个小混子转变成一个大混子。

  但是,何雅琪却依旧不受影响的站着,很女神的捋了捋长发说,当然知道,就是因为知道你有八百罗汉,所以我才敢来抽你啊。

  王风阴沉的看着何雅琪,忽然一眼扫到何雅琪身后跟着的壮实男人,脸色瞬间从杀气变成了惊恐,“您……您是五哥?”

  “呵呵,你认识我?”为首的一个壮实男人露出了微笑,大步走了上来。

  这时我也看了过去,他口中的五哥并不高,只有一米七,剃着小平头,但是一步步走过来的时候我却感受到了一种气势。

  “五哥,以前你们铺子开张的时候我来过一次,给您敬过酒。”王风跟个孙子似的说道。

  “敬过酒?”五哥皱眉,想了一下说,“我想起来,你是跟小龙混的。”

  “是啊,五哥您记得我?”王风立刻露出了信息的笑容。

  我明白了,五哥应该也是大混子,王风对我和对五哥的态度完全不同。看见五哥和王风说着话,何雅琪眉毛一挑,冷冷的哼了一声:“五哥,别忘了正事。”

  “我懂,我懂。”五哥微笑的看了何雅琪一眼,然后话锋一转,冷冷的看着王风:“我记得你以前扇过琪琪,胆子不小啊。”

  一瞬间,王风脸色变得惨白,连忙向五哥解释:“五哥,我想这是个误会,早就知道林杰是琪琪的人,我怎么会动他呢?”

  “怎么处理,按照你们的规矩来吧。”五哥笑着说。

  王风冷汗都出来了,他还强行保持镇定的,忽然转头大吼了一句:“他妈的,是哪个王八羔子骗我来打林杰的?”

  “风哥,是他!”一个混子一脚把我的同桌大嘴巴踢了出来。

  “风哥,我没骗你啊,林杰他真的……”看着王风阴沉的脸,大嘴巴的脸瞬间变得惨白。

  没等大嘴巴话说完,王风就一巴掌抽在他脸上,“妈的,拖走,往死里打!”

  之后我就看见了高一的大哥杨三还有高三的大哥章鱼对大嘴巴先是一阵揍,然后像拖死狗一样把他拖走了。

  我没说话,只是冷眼看着他们的表演,如果没有何雅琪及时出现,现在应该是我被打成死狗了吧?王风很厉害,跟在他身边的,全是高一大哥级的人物,强哥、杨三、章鱼这种人,只能是跟班。之后很快传来大嘴巴的惨叫声,王风献媚的看向五哥:“哥,您还满意不?”

  “呵呵,我就一看客,跟我说没用。”五哥朝何雅琪努努嘴,意思很明显了。

  于是王风就转头看向了何雅琪,“何姐,这么做你满意吗?”

  “呵呵,我也是看客,跟我说也没用。”何雅琪戏谑的笑了,又看向我,意思是我才是当事人,我说了算。

  一看要求我,王风的脸色就变得难看了,他是二中大哥之一,却要向我一个土鳖道歉服软,这太没面子了。

  看王风没有道歉的打算,何雅琪走了过去,“你不愿意道歉?”

  五哥带着手下的人围上来,王风脸色一变,忽然咬着牙对我说:“林哥,对不起。”

  王风肯定不是真心想道歉,等五哥他们走了他肯定还要来打我,我想着一不做二不休,干脆给他一记狠得。我忽然拿起地上一块砖头,狠狠砸在了风哥脑袋上,血顿时流流下来了。

  “你道不道歉!”我眼中闪过一丝戾气,然后又一砖头砸了下去。

  开了王风脑袋的瓢,我看见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都变了,强哥、杨三、章鱼都带着一股惊色,连五哥也忍不住多看了我几眼。他们被我震住了,这里是学校门口,这么多人看着,我依然敢拿砖砸王风,说明我够狠,不怕死!

  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我那种不怕事的狠劲震住了全场。

  “你……你敢开我瓢?!”摸了一把头上的血,王风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我又吼,你他吗道不道歉,看我还想开他第三次瓢,王风怂了,居然跪在了地上,说:“林哥,对不起……”说完连滚带爬的跑了。

  那些混子一看他们大哥都跑了,他们还呆着干嘛?于是一哄而散全跑了。五哥和何雅琪说了一声,很快就告辞了,临走前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我开了王风脑袋的瓢,门口一大摊血,学校门口很快就乱了,保安、混子,全部朝这里聚集过来。我手里还拿着砖头发呆,何雅琪一把扔掉我手里的砖,然后骂了一句:“你傻了?开了瓢还不跑,等着被抓啊!”

  我这才想起来赶紧跑路,于是就和何雅琪一块跑了,跑着跑着,我们居然跑到了上次那个公园,然后蹲在地上大口喘着气。

  何雅琪估计也累得不轻,她大小姐,身子金贵,和我跑了这么多路,比我还不对,蹲在地上,胸膛剧烈起伏,我都能看见她衣服里的内衣,居然是骚骚的红色。

  “看什么看,再看我把你眼珠子挖下来!”察觉到了我的目光,何雅琪一裹胸口,凶巴巴地瞪我。

  看着眼前的何雅琪,我心里涌起一种复杂感。我和她关系不好,虽然现在缓和了一下,但也是一见面就吵架的地步。她脾气不好,一幅大小姐的样子,后来我才发现,她过的比我还辛苦。

  老天爷赐给了她很多钱,却夺走了平常人都能得到的亲情,爸妈都不要她,所以她才变坏。她救过我,我也救过她,我们俩扯平了,经历了这么多事,我蓦然回首,除了丫头姐,就何雅琪和我经历的最多了。

  她已经走进了我的生命中,如果可以,我不想她变坏了,愿意当她第一个朋友。

  我说我不是故意的,还问她你咋来了,这些天你去哪儿了?一听,她又开始得意起来了,摆出一副大小姐的架子跟我说,这几天我当然是忙正事去了,我爸妈离婚了,法院把我判给了我妈,以后我又有钱了,看你以后怎么欺负我。

  我日,我欺负你?你搞错对象了吧?我跟她叫苦:“到底谁欺负谁啊,我以前还被你开过瓢呢!”一提这事何雅琪忽然火了,指着我骂:“林杰你他吗是不是男人,陈瓜子旧蒜的东西还拿出来说事?”

  w酷匠=}网永久@免x"费:*看小说

  好吧,我说我错了,又问她怎么知道我被王风那比崽子打的?还有五哥是什么人?她一一告诉我了。

  第一个问题就让我有些失落了,原来她不是刻意来救我的,她是来办离校手续的,恰好看见我被王风抓了,顺手帮我一下而已。

  至于五哥,他是市里的大哥,总的势力虽然比不上王后,但也隐隐有了分庭抗礼之势。

  但是很快的,我就转移了重点,何雅琪要去其他学校了。

  我问她去哪里,何雅琪没回答,忽然笑了说:“林杰你是不是舍不得我啊,然后你想跟我去同一个学校追我,是不是?”

  我特么差点被她吓得坐地上了,尼玛你是小说看多了吧?什么追不追的?我说你就是我老婆,我姐撮合的。一提这事她又要来打我,“你还说,你赶紧回家跟你姐说放过我,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我说我才不去呢,要去你去自己去,又闹了一阵何雅琪忽然问我:“我就要走了,你是不是真的舍不得我?”

  盯着她好看的大眼睛,我忽然沉默了,她就催我赶紧说,没办法,我只能点头了:“嗯,和你待久了我发现你其实挺不错的,还是我同桌,我把你当朋友,你走了我自然舍不得。”

  之后何雅琪就得意的笑了起来,“我就知道你舍不得,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可以来九中找我啊。”

  “九中?你要转去九中?”我瞪大了眼睛。何雅琪说是啊,我妈让我转的。我急忙不同意了,反对她去九中:“九中在宁城可算是最乱的一个学校了,混子特别多,你妈有毛病啊,这不是把你往火坑里推吗?”

  何雅琪眨了眨好看的眼睛,淡淡的眼影将她衬托的更加漂亮了,她笑着和我说:“你担心我啊,担心我你就去九中保护我啊,当校花的贴身保镖,我和你提过的。”

  “当你妹啊!”我立马就翻白眼,权当一个笑话了。不过我想了想,我还真有可能去九中,因为我成绩不好,中考能考到一半的分数我就谢天谢地了,这种分数十有八九只能去九中。

  “哎呀不跟你说了,我在外面租了房子,快陪我去买家具。”忽然,何雅琪要拖我去了商业街买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