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是走回去的,如同一具行尸走肉,浑浑噩噩。

  从丫头姐真的为我而来的那一刻起,我就感觉全世界仿佛都是黑暗的,一个人行走在空旷冷清的大街上。

  抬头望去,只有朦胧的视线,耳边传来阵阵的警笛声。我抹一把脸上的雨水,让视线清晰一点,随后我看到了一辆又一辆的警车疾驰而过。

  我停了下来,目送警车远去,随后呵呵呵笑了起来,“死人了?关我屁事。”接着又继续走了。

  走了走一段路了,我就冷静下来了,明白了自己到底有多弱小,还是和以前一样,什么事都要丫头姐出面。

  绝望了一阵,我又和以前了,我还是想立棍儿,我还是要当老大,丫头姐能在短短几年时间混到这种局面,我为什么不可以?

  我还是有信心的,不过我现在必须要救出丫头姐才行。

  “王后个死三八,干你娘啊!老子以后在床上草不死你!”我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怎么去救,硬闯肯定死路一条,只得破口大骂,过过嘴瘾。

  我也只能过过嘴瘾了,她是宁城的一姐,除了警察,谁还斗得过她?我郁闷的想。

  忽然,我脑里闪过一道闪电,对啊,我可以报警啊,她那家酒吧还藏着货,被查到了,没蹲个十几年是出不来的。

  心情大好,我连忙拨通了妖妖灵,报出了潮人的地址,期待着警察的回复。没想到接话的警察却告诉我,今晚他们全局出动了,人手不够,然后就挂了电话。

  “草你吗!”我气的破口大骂,去你吗的人手不够!

  这下完了,警察也不管,我一个学生又能怎么办?

  我又浑浑噩噩走回了家,到家的时候,我全身已经湿透了,准备开门时,忽然吓了一跳,差点尿了。

  我家门前,坐着一个人,她头发很长,正脸都被遮住了,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白衣服,乍一看跟贞子似的,我魂儿都吓出来了。

  “你谁啊,是人是鬼?”我小心翼翼的戳了她一下,然后又闪电般收回。

  她撩开脸上的头发,抬起头看了我一眼。

  尼玛啊,我又吓了一跳,这不是何雅琪吗?怎么坐在我家门口?

  看见是何雅琪,我松了口气,“你为什么不回家?”她不答,只是抱紧你膝盖,一脸的悲苦相,愁云惨淡。

  卧槽,我怎么把她最近的遭遇忘了?我一拍脑袋,真是哪壶不开提哪一壶,她父母都离婚了,妈妈不疼,爸爸不爱的,她早就没有家了。

  她似乎挺疲惫的,眼眶也红红的,难道是睡眠不足?我心想,这婆娘估计也赶不走了,就留她一会儿吧。

  于是我犹豫了一会儿,和她说,这样吧,你去我姐家里休息一会儿吧,钥匙我给你,说着我把丫头姐的钥匙给了她。

  她接过钥匙,挺乖巧的,也不闹了,低声和我说一句谢谢,我勉强一笑,没说话,只是默默的蹲在这抽烟。

  我是越来越喜欢抽烟了,我琢磨着是不是犯烟瘾了?一根又一根,朦胧中,我看见何雅琪还没走,依旧坐在我家门口,我奇怪了:“你怎么还不走?”

  她没回答,反而问我,你呢?住哪里?我沉默了,丫头姐还在王后手里,我睡得着吗?

  我说我睡不着,在去外面转转,说着又去雨中瞎晃悠了。其实我是想再碰碰运气,看能不能碰到什么人帮我,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最后我不抱希望了,只能祈祷奇迹发生吧,我没有回自己家,而是去了丫头姐家里,也许我一觉醒来就能看见丫头姐了呢?我这么安慰自己。

  浴室的灯亮着,何雅琪估计在洗澡,水声哗哗的。要在以前,我肯定会千方百计占便宜的,可是今天我什么心情也没有,丫头姐出事,就是把我的岛国女神放在我面前,我也不会看她一眼的。

  我迷迷糊糊,很快睡着了,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我成了大哥,王后蹲在我身下,舔我的脚趾。钱,权,我都有了,可是我却开心不起来,因为,我得到了一切,唯独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所以我像个人偶一样坐在豪宅中,非常格格不入。

  oA酷'匠网E:唯一●5正版,其\d他都是t盗.√版U

  正在我准备给王后点颜色瞧瞧的时候,我醒了,看到眼前的场景,我呆住了。

  这一刻,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定格在此时。那副场景,一个女孩正对我微笑,带着溺爱,而我,脸上的表情仿佛凝固了……

  在我林杰的生命中,那个最重要的人的脸庞仿佛铭刻如雕塑一般的俏脸浮现,和眼前这个女孩的脸,渐渐融合在一起……最后全部重叠。

  世界是旋转的,而我,站在旋转的中心。

  “姐……”我想对她说很多话,可是千言万语,都化成了这么个沙哑的字,此时的心情,只有我知道。

  她依然在微笑,很优雅,我再也忍不住了,冲过去抱紧她,生怕她是假的,下一秒就会消散一样。

  她也抱紧了我,像安慰小孩子一样拍打着我的背,此时无声胜有声。

  昨夜的事情还历历在目,我为了救何雅琪,丫头姐为了救我,被王后玩弄于股掌中,还好丫头姐没事,不然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还好,丫头姐没事,我悬着的心也渐渐放了下来。接下来我像话痨一样不断找话题说话,围绕的内容自然是丫头姐是怎么逃出升天的。她风情万种的白了我一眼说,什么叫逃出生天说话这么难听,我想走,桑杰还拦得住我吗?

  我这才记起来王后的真名原来叫桑杰,这名字有点像男人,和我丫头姐的名字比起来差远了。林珂儿,桑杰,寓意就不一样了。

  不过扯了半天,丫头姐还是没告诉我昨晚她是怎么逃出去的,打死我也不相信王后找她是来打麻将的,这个人长相过于妖媚,又心狠手辣,她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吗?显然是不会的。

  丫头姐估计也不想告诉我,可是越这样我就越想知道整个过程,好奇心会害死人啊……

  唉,我现在都有点后悔昨天这么早就回去了,我已经蹲在酒吧门口看个究竟的。

  我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丫头姐后面,缠着她,笑得跟个傻比似的,她进了卫生间,忽然笑眯眯的看着我说:“姐姐要上厕所脱裤子了,你也要看吗?”

  靠!我暗骂一声,然后红着脸退出去了,不过听着里面悉悉索索的声音,我又心动,趴在卫生间门口偷听丫头姐上厕所。

  我还没听够呢,忽然哗的一声,卫生间门就开了,我一下子没了中心,啪叽一声扑在了丫头姐身上,还没回过神来呢,丫头姐就拿着一团花花绿绿的东西塞到我鼻子上。我闻了一下,妈的臭臭的,带一股子骚味。

  “这不是内裤和罩罩吗,你给我干嘛?”我奇怪的问,手上却是把带有异味的内衣裤捏好了。

  “我还想问你呢,我家里怎么会有别的女人的私物?你昨晚是不是往家里带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了?”丫头姐脸色黑得跟煤炭似的。

  这不是丫头姐的内衣裤?我心里立马咯噔了一下,随后立马心虚了。

  我正要说话呢,偏偏这个时候刚好房门被打开了,何雅琪从里面走了出来,身上穿的还是丫头姐的睡衣,睡眼朦胧的对我说,林杰,我饿了,快去帮我买份早餐,我要吃粉条。

  草你吗!你啥时候出来不好偏偏这个时候出来?我脸瞬间绿了,脸上火辣辣,有一种被抓奸的狼狈感。

  看见何雅琪出来,丫头姐似笑非笑的朝我努努嘴,还啧了一声,“哟,这不是你的小女朋友嘛?这么快就开房了?昨晚戴套没?”

  何雅琪先愣了一下,然后吓得魂都没了,惊叫一声:“你你你……你怎么在这儿!”

  “这是我家,我怎么不能在这儿?”丫头姐笑眯眯的反问,眼中尽是戏谑:“昨晚跟我弟弟还好吧?他那里,大不大?”

  何雅琪立刻涨红了脸,狠狠瞪了我一眼,然后就出去了,我纳闷了,昨晚我又没上她,为什么现在搞得被我强X一样?

  我莫名其妙,门头闷气的回学校起来,何雅琪我也懒得找她,随她干嘛去。

  我脚虽然好了,但还是不能做过激的运动,路上我居然看到了何雅琪,她也去上学?

  她好像故意等我似的,走的慢吞吞,见我跟上来,立马加快了步伐,我气得肝火都出来了,麻痹的,这妞欺负我是瘸子!

  等我进教室的时候,何雅琪已经到了,趴那就开始睡觉,看也不看我一眼,我也懒得鸟她,提前一个月出院,我还赶得上中考,所以就开始看起书来了。

  我还是想考我们学校,二中初中高中连在一起,一来我有底子,初中部打架也挺有名气的,以后混起来容易些,二来,我想整一个人。

  这个人在二中高中部,叫姚倩倩,她和我没仇,我们也从来没见过,可我就是想整她,不为别的,因为我妈。

  我很小的时候我妈就抛弃了我和我爸,和一个有钱男人跑了,那个姚倩倩,就是那个有钱男人的女儿,我想整她不是一天两天了。可是追她的混子挺多,我没敢下手。

  放学强哥又来找我了,不过对我的态度变了,对我很冷淡:“林哥,我们风哥找你,吃一顿饭,带上何雅琪一起来吧。”

  我眉头一皱,本能的觉得危险,就摇头拒绝了,哪知强哥直接踹翻了我,几个狗腿子也对我一阵拳打脚踢,还朝我吐口水:“妈的,你算什么东西,风哥请你吃饭都敢不去,你找死啊!”

  我怎么也想不通,前几天他们还跪着巴结我,求我收小弟,今天怎么就翻脸了呢?他们说的风哥我知道,叫王风,是学校八百罗汉的头头,强哥这种高二的大哥,在他面前,只能算一员大将。

  他叫我干嘛?忍着痛,我和强哥来到了一家饭馆里。

  一推开,我就看到了好多熟人,高一的大哥林三、高三的大哥章鱼、还有小妹子、红姐、李明宇都在,我还看到了何雅琪,原来她早就过来了。

  很快,我把视线放在了中间那个高大男人身上,他虽然穿着校服,可是块头却和成年人一样,他也在看我……

  我深吸一口气,走进去说:“风哥,你找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路过地府说:

  从今天开始,章节就要被封印了,大家想看的,只能来解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