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她?!

  看着那个领头的绝色艳姬,我有种不真实的感觉,随后我两腿就有点发软了。

  那个女人,依然是之前的装扮,黑色真丝紧身衣,裸露她那平坦的小腹和肚脐,长发在夜风中飘扬,多了一分凌乱的美。

  不过此时的她,气息很冷列,她在朝我妩媚的笑,可是我却没来由的一寒,那种颠倒众生的笑容底下,蕴藏着一种怎样的杀机?仿佛她只要轻轻一动,就能把我撕成碎片似得。

  “她就是王后?”我脊背发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麻痹的,我之前居然调戏了王后?如果我当时真的没经受的住诱惑,对她做了什么事,我现在还有命在吗?

  我一阵后怕,随后深吸一口气,竭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看着眼前黑压压的混子群。

  “林杰,我们……怎么办?”何雅琪抖的更厉害了,她以前顶多算一个学校混子,何曾见过真正的道上人?更别说这么多黑压压一大片了,没吓晕过去已经不错了。

  “林……林哥,王后真的来了……完蛋了,王后面前就是新城哥也要装孙子啊,我们……”飞车党的人慌了,我有些鄙夷的看了他们一眼,就这胆量还当混子?

  虽然我也有点怕,面对这么多混子,说不害怕是假的,我唯一能寄托的,只有王后能网开一面了。

  我混的再厉害,也是个学生而已,而对方是真正敢杀人的,再加上我只有几个人,还不够塞牙缝的,这场火拼还没开始,我就输了两分了,要是王后非要留下我,我是绝壁逃不掉了。

  “小兄弟,之前我就说过了,不和我跳舞,你会后悔的……现在你后悔了吗?”王后声音依旧是那么的酥麻,身边的飞车党在我身边激动地说,林哥,王后邀你一起跳舞,真的假的啊?

  “滚一边去!”我恶狠狠的踹他一脚,然后走到王后面前,她和我差不多高,所以我们的目光是平视的,我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不错,如果那时候我知道你就是王后的话,再重要的事我都会放一边,先和你跳舞的。”

  “是吗?”听了我的话,王后把脸伸到我面前,一只手顺着我的身体逐渐往下探去,最后握住了我的大腿,“不过为什么……你的脚在发抖?你很怕我?”

  我吓得了一跳,咬住了牙齿回答:“你是王后,我就一个无权无势空有一条命的穷学生,不怕才不正常。”

  她笑了起来,声音很低沉,跟夜莺一般。

  “怎么样?第一次来我的潮人,这个见面礼还满意吗?”

  差点卖了我的朋友,还拿人来堵我们,这就是见面礼?我怒气涌了上来,什么狗屁王后,逼急了我,就叫我姐过来撑场子。

  我语气变了:“我们无冤无仇,是你的人绑了我朋友到这里,还要卖了她,我出口气都不行吗?需要这么大阵仗?”

  我姿态已经放得很低了,因为这种事不是发狠就能解决的,王后是什么人?宁城原来的老大连她的面都没见着就被赶出了宁城,我拿什么和她斗?

  但我的语气让王后身后的人怒了,一个大汉走到我面前,一巴掌扇在我脸上,又一下子掐住了我的脖子:“你他娘的找死,敢这么和王后说话?”

  我顿时不能呼吸了,这大汉真敢杀死我?王后轻轻一笑,“别忙着动手,一个学生敢在我的底盘找事,新鲜着呢,把他带回酒吧,我要和他谈谈。”

  大汉松开了手,我扑通一声落了下来,狼狈的大口喘气,刚才真的差点窒息了。

  几个混子还在冷眼看我,随时会冲过来把我弄死似的,王后又看向何雅琪,伸出一根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啧了一声:“挺俊的一姑娘,这就是你马子?”

  我冷着脸问她你想干什么,王后妩媚的笑笑说,没想干什么,我对这姑娘有好感,以后酒吧的酒她全部免费,我不赚她的钱。

  何雅琪还是没有动,死死地拉着我的衣服,好像我是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我也没打算放开何雅琪,从她父母离婚开始,一切都变了,雪中送炭者寡,落井下石者重,何雅琪没有钱了,仇家没找上门来,最先伤害她的反而是她那些的“朋友”。

  忽然我想到了一个问题,王后会不会和何雅琪的父母有生意上的往来?所以才这么关注她?

  现在我能确定了,把何雅琪绑到这里的幕后黑手,肯定是王后,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们飞车党,也要插手吗?”王后又看向我身边的几个混子,声音听起来似乎没睡醒,但给人的感觉却是一头蛰伏着的野兽。

  “不敢不敢……”飞车党飞快的跑了,我气得牙痒痒,王后三言两语就瓦解了我这边的信心。我现在只有一个人了,身边还拖着何雅琪这个拖油瓶,我逃不了了。

  “反正被你抓了,你要杀要剐随你便。”我白白眼,也没想着抵抗了。这时我看见店里几个混子出来了,不屑的看着我。尤其是那四个混子,更是朝我吐了口水,骂了声垃圾!

  我没理他们,只要摆脱了王后的地盘,这四个混子我还没放在眼里。

  我们又回到了潮人酒吧,依旧响着重金属音乐,可我的心却凉凉的。到了柜台,王后好像把我晾在一边不管我了,四周灯光闪烁人声嘈杂,她独自饮酒,我忽然想到了一种很有名的植物:罂粟花。

  美丽诱惑,却带着剧毒。

  王后绝色、危险、同时,也很孤独。

  我和何雅琪规规矩矩站着,最后我沉不住气了,忍不住开口:“王后你到底想干什么?先把我马子放了好吗?”

  她终于看我了,不过没有说话,然后给一个混子使了个眼色,那个混子就带着何雅琪出去了。

  “好了,你马子走了,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她轻飘飘的说道,酒吧里灯光暗了,王后的脸颊明灭不定。

  “你想和我谈什么?”我说道,不知为什么,我的心砰砰直跳,总觉得有不得了的事情要发生在我身上。

  “坐。”王后让我坐下,又让人给我一杯酒,她轻轻抿了一口酒液,直接开门见山的对我说:“我看中了你马子背后的钱财,她爸她妈很有钱,我需要她们的扶持,而你马子阻挡了我的财路,所以我要除掉她。”

  我没说话,应该我早就想到这一层关系了,她继续说,“他们离婚了,但他们都不愿抚养他们的女儿,按照法律,他们要分出一些给他们的女儿做抚养费,但是这笔钱本来是应该扶持我的,有了这笔钱,我就能翻身了,你懂吗?”

  我沉默地看着她,王后点了一根烟,她抽烟技术可真好,烟圈层出不穷,看得我眼睛都直了,她说:“不过我这么做有很大风险,毕竟算不正当手段谋取他人财产,被发现了是要坐牢的,本来我打算找人把她绑来卖了,把她毁了,但是看到你,我就打算放过她了,你,比她更合适。”

  我一听,顿时护住了自己的身子,警惕说:“你想干嘛!不会是想把我卖了当鸭吧?”

  王后先是一愣,忽然大笑起来,她笑的肚子都疼了,弯下腰来,胸前的春光一览无遗。一边笑,一边用力的拍拍我的肩膀说,“哎哟不行了,笑死我了,小弟弟你好有趣,如果不是你太小了,我还真想跟你来一炮……你一个学生有什么值得我卖的?当鸭的比你帅的多了去了,而且你下面那东西估计软趴趴的,当鸭都不够格。”

  这话说的有些伤人了,我下意识看了一眼自己的下面,然后恶狠狠瞪了王后一眼,你又没试过你怎么知道软趴趴的?

  王后又慢吞吞的问我:“你叫林杰,之前一个人干翻了飞车党的林杰,对吧?”

  “是我,你想怎么样?”我沉声问道。

  王后翘起了二郎腿,朝我吐了一口眼圈,“你,想不想立棍儿?”

  我呆住了,愣愣的看着王后,她对我的反应很满意,又慢悠悠说道:“我,可以让你当老大,市中心游乐场那一带一直无人看管,我借点人给你,你去给我打下来。”

  我大脑一片空白,幸福来得太突然了,我想的是第一步先成为二中的大哥,之后再一步步来,王后倒好,直接扶持我立棍儿了。不过我没有被馅饼砸晕,眯起眼睛看着她,说:“世上哪儿有这么好的事?你扶持我立棍儿,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V酷匠P:网}y首发Oj

  “脑子转的够快,我喜欢,既然如此,我也和你直说了。”王后挑挑眉,“我放弃了何雅琪这块肥肉,自然不会让自己亏本,你,得给我赚钱,赚到等同何雅琪那笔抚养费了为止。”

  我身子在颤抖,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也无法平息,这不是害怕,而是兴奋,颤抖!说真的,我想往上爬,爬到比丫头姐还要高的位置才行,眼前就有个机会摆在我面前,我不想放弃。

  “你想我怎么做?”我声音在颤抖。

  “很简单,你打下游乐场那块地,乖乖的帮我卖货就行了。”

  我当即惊出一身冷汗,她说的已经够隐晦了,可我还是听出来了,王后要我卖那玩意儿!

  没想到王后还有第二个要求:“第二,你是学生,我不仅会帮你打下溜冰场,还会帮你成为宁城所有学校的大哥,而你,则是去收保护费,收到的钱,我八你二,你觉得怎么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路过地府说:

  推荐一本朋友的书,相信很多朋友都听过这本书的名字,避雷针写的,我的妹妹我来护,下面直通车

《我的妹妹我来护》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