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酒吧叫潮人,外面装修的破破烂烂,里面倒是挺豪华的。我走了进去,刹那间耳朵就被震了下来。

  这家酒吧放着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音乐,舞池很大,几乎中间一带全是,红红绿绿的灯光照耀其中,我能看见好多身材火辣的美女扭动着腰肢,不断摇晃着脑袋,就像吃磕了药一般,当然,还有混子。

  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我有些震惊,深深的吸着气,还是大步走了进去,我想尽快救出何雅琪,然后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晚上人多,我惊讶的发现,这些女的居然大多是白领,白天正经八百,晚上浪荡呻吟,我想,就是和她们提出一夜情这种事,她们也不会拒绝吧?

  忽然扑面传一股浓郁的香气,那味道仿佛不像是任何化妆品,而是某种奇特的香料,让人迷醉。随后我听见一声仿佛娇柔到骨子里的声音传来,我的心都被融化了。

  “小兄弟,是一个人吗?"我转头看去,顿时就痴迷了,只见眼前站着一个艳丽无比的女人,她很高,浑身上仿佛没有一根骨头一看,懒洋洋的靠在我身上,有意无意的挺起了傲人的胸部,正媚眼如丝的看着我。

  “好大……”看到这个女的,我瞬间硬了,很想霸王硬上弓,可是我没时间了,我找不到目标了,“算了,美女,我们下次约。”

  美女不管不顾,又贴了上来,在我面前扭动着水蛇腰,继续吐气如兰,“你还是学生吧?学生在这儿可不多见啊,陪姐姐跳支舞。”之后她就开始扭动着细腰跳了起来。

  “我真有事,我是来找人的!”

  她不理我,继续跳。

  握日,她好像把我当成钢管来跳舞了。我来不及了,一把拿开她的手,但是却不小心抓到一处软软的地方。我开始口干舌燥起来,眼睛就再也挪不开了,死死地盯着她的身体。

  草她吗的,她穿了一身诱惑人犯罪的衣服!

  一件贴身短小的黑色真丝紧身衣,很小,尺寸不大,但是刚好能遮住她胸前的春光,却正好露出了那平坦的小腹和细腻的腰肢,此时她正在跳钢管舞,小腹和腰肢不断拨弄着,如同水蛇一般……

  她贴近了我的身体,媚眼如丝的看着我:“小兄弟,你把持不住了呢……”

  我轻轻咳嗽两声,艰难的把目光移开,用尽全身的力气对她说,我们下回再约……

  她也不勉强,只是看我的眼神带着古怪,忽然她娇笑了起来:“好吧,小兄弟,不和我跳舞,你会后悔的。”

  上帝作证!她的笑声真的太……那啥了!我匆忙而逃,然后眼神四处巡视起来,还是找不到何雅琪。

  我急了,来到柜台那,准备去问那三个坐在那的混子,“兄弟,请问刚才有没有看到四个人架着一个女的走了进去?”

  三个喝酒的混子转过头来,斜着眼打量我,明显很不屑,其中一个轻晃着酒吧,问我:“你谁啊?老子凭什么要告诉你?”

  “我是不重要,我只想找人。”对男人我就从容很多了,我平和的笑了笑。

  “小子,你很叼啊!”一个混子蹭的一下站起来,把酒泼到我脸上,我闭上眼,轻轻舔着嘴边的酒液,再一次问道:“骂你也骂了,酒你也泼了,是不是可以告诉人在哪了?”

  “告诉你吗了个比……”一个混子正要装比打我,这时刚好一束灯光照到了我的脸,那个混子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了,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林,林哥……是你啊……”

  “你认识我?”我吃了一惊。结果另外几个混子也站起来了,忙给我敬酒,讨好的说,林哥谁不认识啊,小的我是虎哥手下的棍子,那天……我都看到了。

  “是啊是啊,新城哥都说了,你是林姐的弟弟,以后用得到我们飞车党的地方,一句话就到。”

  “新城哥……”我皱着眉不说话,估计又是丫头姐事后找过新城哥了,飞车党在我们这一带势力不弱,但是在丫头姐面前还是跟孙子似的。

  既然是飞车党,我也直接问他们何雅琪的事了。他们都看到了,还问我为啥这么在意一个女的。

  原来,这家酒吧其实是一家风月场所,每天都会有很多女人被灌醉了然后被抬出去迷X的,他们都见怪不怪了。

  我恶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那是我马子!”那几个小弟碰了一脸灰,就问我需要帮忙不,我想了一会儿,就让他们把酒吧里所有的飞车党全召集过来了,之后浩浩荡荡朝一个地方赶了过去。

  潮人有后门,怪不得我找不到呢,看他们的样子,肯定没少翻,“林哥,这扇门后面有个小馆子,里面是做皮肉生意的,不出意外的话那四个人应该是把那个女的卖去做鸡了。”

  听了他的话,我立马火了,直接拿出了西瓜刀,把那几个飞车党都吓了一跳,“林哥,你干啥啊?”

  “砍人。”我咬着牙说道。

  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我果然听见了何雅琪的惊叫声,她很害怕,还有一些男的恶心的笑声和骂声。

  “做鸡之前都要净身,如果没被开苞,第一夜的价格就高了。”飞车党在旁边解释。

  我一听,直接带人冲了进去,一进门就看见了何雅琪只剩内衣内裤的躺在那,我火气蹭蹭蹭的上涨:“草你吗,把我马子放了!”

  里面瞬间安静了,有男有女,见我拿着刀,一下子怂了,动也不敢动,那四个把何雅琪抓来的混子也在,抖的最厉害。

  d+看正a版w章:…节wf上(i酷h=匠(网Vl

  一看见我来了,何雅琪哭的更厉害了,急忙挣脱了一个混子的手,声音凄厉:“林杰救救我!”

  我直接走了进去,四个人每人一个巴掌,然后拿刀横在其中一个女混子的脖子上,“臭婊子,你很喜欢卖人是吧?今天我就把你卖了,让你被万人草千人轮!”

  女混子不经吓,我一横刀,她居然吓得尿裤子了,一股子骚味,我捏着鼻子又给她一巴掌,骂道:“吗的,就这比样还出来混,丢死人了。”

  将她踢开,我又强行从她身上扒了一件衣服下来,这小骚比,里面居然是真空的,不过我看也没看一眼,长这么丑还出来卖,真不知道是谁给她的勇气。

  何雅琪穿好后就躲在我后面,我点了一根烟,目光凌厉的看着所有人:“这事,你们说怎么处理?要么,你们今天一个都别走了,要么,把这四个人做了,男的照规矩来,女的把她变成卖的。”

  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好看,那四个混子都快吓哭了,中间一个看起来挺猛的男人走了出来,语气很低沉:“兄弟,你混哪儿的?不知道这里是王后的地盘吗?”

  “王后你麻痹!”我直接破口大骂,“取这么个装比的名字真以为自己是王后了?你们老大要是王后,老子就是皇帝,真几巴智障!”

  那中年人脸沉的更厉害了,飞车党小弟小心拉了拉我的手臂,压低声音:“林哥,人也救了,这事就这么算了吧,把王后惹火了没好果子吃。”

  一听这么说,我也有些警惕了,不过依旧没怎么怕,那个什么狗屁王后,再叼能有丫头姐叼?不过还是小声问道:“那个王后什么来路?”

  “具体你要问新城哥,或者你那个厉害姐姐,我只知道,那个王后是过江龙,刚来宁城的时候,就把这一带原来的老大干掉了,听说连王后的面都没见到,就被撵出了这座城市。”

  “这么叼?”我面色也有些阴沉,我好像踢到了硬点子了。不过我随后狞笑起来:“不管那个王后怎么叼,我就要整这四个人,她不会小气的连四个人都舍不得吧?”

  “呵呵,小比崽子,以为拿了一把刀就能出来装比了吗?王后的人已经来了,你们一个也走不了!“中年男人冷不丁笑笑,指了指我的身后。

  “林杰,后……后面!”身后,何雅琪死死地抓住我的衣服,我能感受到她的惊恐,发自内心的颤抖。

  我回过头去,只看一眼酒吧外面黑压压的人群,我顿时被惊出了满身冷汗。

  人,外面是太多的人。都是流里流气的混子,手上都拿着家伙,壮观无比。

  这场景,竟然有一种战场上千军万马的浩荡之感。

  前面的领头的,是一个艳丽无比的绝色妖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