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风呼啸,气氛肃杀。

  天地宁静了,四周没有一点声音,只有高跟皮靴扣在地板上的声音。

  “嗒,嗒,嗒……”

  仿佛来自黄泉的丧钟敲响了,所有人都带着惊恐的神色,视线一道道,全部汇聚向同一个地方。

  那里,有一个妙龄女子走来,一身紧身皮衣,黑色长发在夜风中飘扬,看到这个女人出现,我再也忍不住了,眼泪瞬间流了下来。

  丫头姐。

  我的丫头姐!她来了,她来救我了!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猛地抓住虎哥掉落的钢管,狠狠抡在了虎哥的身上,“我草!”

  虎哥被我砸了一下,顿时出现了鲜血,他回过神来,眸子猩红的看着我,冲我怒吼:“比崽子你敢打我?!”

  “草,敢打虎哥!”

  “老子弄死你。”

  周围一些混子也红着眼睛,朝我骂道,我拿着钢管,心里安定了一点,可是被包围了,我还是有点慌。

  “小妹子怕不怕?”和小妹子站在一起,我忽然问小妹子。

  小妹子说我不怕,忽然崇拜的看着不远处依靠在一棵树边的丫头姐,满眼都是小星星,说,林杰,我认识她,这是前几天你的姐姐,好帅哦~~回头我也买紧身皮衣皮裤穿。

  “……”我有些无语,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这种事,能活过今晚,随便你怎么穿衣服!

  我握着钢管,慢慢朝后退,那些混子一个个面目凶狠的逼来,抽起了手里的家伙,朝我砸来。

  “我倒要看看,你们谁敢动手?”

  轻飘飘的声音又响起,紧接着就是一阵拉枪栓的声音,那些朝我围过来的混子立刻不敢动了。

  “都把家伙放下,飞车党混了这么长时间,我还没见过像你们这么怂的孬货,来欺负一个学生?”丫头姐笑了笑,从我身边走过,连看也没看我一眼,直接来到虎哥的面前,居高临下看着他,“你,打个电话,叫新城出来。”

  “新……新城哥?”我发现,丫头姐一提到这个名字,不止那些混子,连头头虎哥也变色了,黄毛李明宇脸更是变得煞白,趴在地上动也不敢动。

  “不错,叫新城滚过来。”丫头姐轻轻把黑洞洞的枪口抵住了虎哥的脑门,然后随手将香烟扔掉,笑着问道:“你们飞车党想立棍儿?”

  立棍儿就是自立门户,当大哥的意思,飞车党充其量就能算一个小团体,和真正的暗势力还差很远。虎哥扑通一声瘫软了下来,没有回丫头姐的话,而是眼神极度恐惧的望着这个女人。

  9最*…新章}W节-0上酷匠网#

  “姐,你找新城哥嘎哈?”虎哥结结巴巴的问。

  “丫头,这龟儿子比你大,还叫你姐呢。”远处,又来了一个穿白衣服的女人,我一看,居然是白菜。

  我想,白菜和丫头姐果然是认识的,不过丫头姐似乎对白菜不怎么感冒,冷冷的扫了她一眼,一声不吭的。

  这让我越来越想知道白菜和丫头姐啥关系了,直觉告诉我,她们的关系不止是朋友那么简单。

  丫头姐继续拿枪顶着虎哥的脑袋,冷冷的说道:“新城来之前,就委屈你一段时间了。”

  “姐,我错了,您是混哪儿的,我有时间请各位吃饭赔罪,求你饶过我吧。”扑通一声,虎哥跪倒在了地上,神情萎靡,眼神中,再也没有刚才对我那样的不可一世。

  不光虎哥怕丫头姐,其他混混也怕丫头姐,因为丫头姐拿着枪,能搞到枪的混子,一定很牛逼,这是这个圈子万年不变的法则。

  见虎哥都跪下了,其他混子也怂了,我看见李明宇不自觉的发抖,偷偷地看向了我这边。

  “姐……”没理会黄毛,我喉咙发干的喊了一声,见到丫头姐的瞬间,我眼泪也不争气的流下来了。

  我后悔了,我不该打丫头姐那巴掌的,就算那天丫头姐对何雅琪做的也很过分,可我还是恨自己,恨不得把我的手剁下来。

  真的,我只求丫头姐能原谅我,其他的,只是奢望。

  没想到,丫头姐根本连头也没回一下,又点了一根烟,继续拿枪指着虎哥。

  “姐……”我心里酸酸的,没有哭出来,但是却流泪了。旁边的小妹子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握紧了我的手。

  毕竟,这事是我自己惹出来的,小妹子不好插手。

  见到丫头姐不理我,白菜这时走了过来,笑嘻嘻的把我拉到丫头姐面前,打趣道:“丫头,你是怎么知道这小子今天有难的?难不成你一直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

  这话说的我心头狂喜,赶紧朝白菜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她等于间接告诉了我,丫头姐还在乎着我,关注着我的一举一动,不然她怎么会在千钧一发的时候救下我呢?

  但是很快的,我老脸一红,赶紧放开了小妹子的手,心里发虚。

  照白菜的话想下去,丫头姐这几天一直在乎着我,暗中观察我的行动,那今天小妹子跑来陪我睡觉……啊呸,跑来照顾我,丫头姐岂不是也知道了?

  我额头上冷汗唰唰唰流了下来,我变得患得患失起来,生怕旧气未消,又添新恨,那我真的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林杰,你怎么了?怎么流这么多汗,发烧了吗?”偏偏这个时候小妹子还一个劲儿的黏上来,丫头姐冷眼望来,我顿时头皮发麻,赶紧远离了小妹子,说,我没事,就是有点热,你别捂着我就好。

  小妹子不满地撅起了嘴,哦了一声,终于不挨我挨得这么近了,但是把手到我背后使劲扭我,疼的我直咧嘴:“你个没良心,别以为不知道,你是因为你姐,你喜欢你姐,然后怕你姐误会,这才让我滚远点的,是不是?”

  汗!女人的第六感都是这么准的吗?我以为我掩饰的很好了,结果还是被看出来了,偷看了一眼丫头姐,她没有回头,我就快速对小妹子说:“苏夏你别闹了,这里很危险,赶紧回去吧。”

  “我就不,我哪里比不上你姐?”苏夏理直气壮的问我。

  你哪里都比不上丫头姐!我在心里回答,见小妹子没有回去的意思,我也不管她了:“那随便你了,就呆这把。”说完我就朝丫头姐一瘸一拐来到丫头姐面前,她依然和以前一样,那么美丽、冰冷。

  “呵呵……”她雪白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但是却没有丝毫温度,对我说,你别误会,我只会管你一次,之后我就不会管你了,也不可能见面了。

  听了丫头姐的话,我身子晃了三晃,脸色变得煞白,然后我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猛地把头看向白菜。

  只见她脸色平静,来到我身边,在我耳边轻声说:“这是我的意思,也是珂儿自己的意思。”

  顿了顿,我又听见白菜叫我名字:“林杰……还记得那天我和你说的话吗?你除了有一条命,远远不够,珂儿跟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迟早要回去。”

  我嘴唇都要咬出血了,拳头紧紧地攥着,我感觉到我的表情正在变得狰狞,因为我已经确定猜到了,丫头姐帮我这次后,就会离开了,回到她应该回去的地方,再也不会回来了!

  她本来就是有任务在身上的,无法永远呆在宁城,加上我那一巴掌将她狠狠地推开,她对我失望了。

  看着丫头姐平静不起波动的脸,我的脸庞严重扭曲,咬着牙,我突然对丫头姐大吼:“林珂儿,老子就是被打死,也不用你帮你,管好你自己吧!”

  吼过,我看见白菜和丫头姐露出了惊讶的目光。而我,则是一瘸一拐的朝虎哥和李明宇走去。虽然我很怕挨打,但是……我有我自己的尊严啊!

  丫头姐说就帮我这一次,那我就不要她帮!这样她就不用走了,而我,只不过挨一顿打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看着两旁冷冷看着我的飞车党,我有种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的壮烈感。

  我来到黄毛身边,咬着牙,忽然冷冷的开口。

  “李明宇,我们单挑啊!”

  听了我的话,众人的目光再次回到了我的身上,他们目光都带着不屑的目光,李明宇脑袋上还流着血,被我开的口子还没愈合,不确定的问我:“林杰,你说的单挑是哪种单挑?谁也不能插手,包括那个女人?”

  “是,你不敢吗?”我扭曲着脸,牙齿咬得咯咯响。

  在我确定之后,虎哥和所有混子松了口气,李明宇立刻露出了狞笑,从地上爬起来,来到我面前,对我说:“好啊,小子,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丫头姐眼里一丝慌乱之色,杀气腾腾的把枪口顶了顶虎哥的脑袋:“你想单挑?我让白菜和你单挑,欺负一个小孩算什么?”

  白菜,也是走了过来,脱掉了那身白大褂,揉了揉指骨,噼里啪啦作响,慵懒的盯着李明宇:“下午才给你动过手术,就这么不老实吗?姐姐帮你松松筋骨。”

  李明宇见状立刻怂了,阴着脸骂我:“林杰,草,你不是说单挑吗,让这两女的别插手!”

  我冷冷的转过头看去,对丫头姐说:“林珂儿,那是我自己的事,谁他吗让你多管闲事?老子就是死了,也不要你帮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