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一下子抓住了手,那个身影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不过她没有叫,而是带着哭腔,呜呜,林杰你干嘛,我就想捉弄你一下嘛,痛死我了……

  我一听,顿时吓得冷汗都出来了,这不是小妹子的声音吗?于是赶紧松开了还握着的小手。

  黑暗中,我看到小妹子坐在我床边不断揉着自己有些肿胀的手,眼圈有些红,显然是痛着了,在那里低声哭着。

  我也有些尴尬,连说对不起,可是苏夏依然在哭,估计还生我气呢,可是女孩子这方面我就是根木头,好话只会说一句对不起,其他就词穷了。

  我急的满头大汗,说你别哭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我真没想到会是你,我还以为是李明宇叫来的人呢。

  真的,我没想到来的是小妹子,之前黄毛就撂下过狠话说要找混子来收拾我,我就多长了一个心眼,没想到却闹了个大乌龙。

  我说完对不起就啥也不会了,小妹子也一直在哭,我有点不知所措。

  最后,我一咬牙,忽然抓住苏夏的手,放到嘴边,轻轻舔了起来,小妹子吓了一跳,小手明显抖了一下,然后闪电般抽了回去,说:“你又要干嘛?”

  我说这是我小时候很有效的治疗方法,小时候经常被我爸打,我都是这么好的,口水可以减缓疼痛。小妹子不吭声了,犹豫了一下,还是颤抖的把手伸出来说,那你舔吧。

  我就舔了,可是怎么舔怎么变扭,差不多了我才就松开她的手,小妹子声音有些冷:“我以为你会一直舔下去呢。”我尴尬的笑笑,这样的动作是有些暧昧了。

  忽然,小妹子笑了,眼睛弯成柳叶,说,林杰,见到我开心吗?她这么一说我瞬间想起来了,赶紧问:“对了你不是和何雅琪回去了吗?咋又回来了?”

  “今天我跟我妈说我不回来了,睡别人家,然后我就来找你了呀。”

  “为什么?”我瞪大了眼睛。

  “因为你腿断了,万一半夜要起来嘘嘘呢?”

  “……”我有些汗颜,就因为这个小妹子才回来找我的吗?我还在胡思乱想呢,小妹子忽然跳上了我的床,说,林杰你给我让个地,我也要睡觉了。

  啥?我眼睛瞪的大大的,差点一骨碌滚下了床。我不像以前那么单纯了,知道男女同床啥意思,不过我和小妹子才认识几天啊,就……这么大被同眠了?

  “你不同意?”小妹子瞪大了眼睛,而后脸就红了:“你别想多了,我是晚上没地方睡了,才来和你挤一挤的,你别动手动脚啊,不然,不然……”

  酷v…匠网*首发8

  她不然了半天,都想不出怎么办来,我有些好笑,就逗她,不然你咋办?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小妹子急了,装出凶恶的样子说,你敢乱来我就把你那里掰断!

  小妹子属于那种娇小可爱的萝莉型,尤其是涨红了脸更是惹人喜爱。更让我郁闷的是,她居然连自己的睡衣都带来了,还特么就穿在里面。

  丝质的薄睡衣将她的身材勾勒的完美,就瞪着澄澈的大眼睛盯着我看,我俩不说话了,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暧昧气息。

  孤男寡女,这种感觉让我有点心痒,我喉咙渐渐发干了,小妹子极为可观的胸部也开始剧烈起伏了。

  更要命的是,小妹子和我盖一条被子,柔软的身子一直在被窝里扭动着,我的腹部升起一团邪火。

  “草,欺人太甚!太他吗欺人太甚了!老子是个男人好不好!”我受不了了。

  挑衅。

  赤果果的挑衅。

  大半夜的跑来和我一起睡,还这么不老实,她……吃定了自己不敢对她动手?

  和小妹子对视着,我忽然狠狠瞪了她一眼,挨近了她,而小妹子脸更红了,瞪了回来:“怎么,你还想占我便宜啊?”

  这是我第一次和女生一起睡觉,我有些怂了,看了看她鼓鼓的胸脯,我吞了一大口口水,还在强撑:“谁她吗想占你便宜了?”

  “我就是来照顾你的,别对我有想。我有对象!”小妹子说。

  听见小妹子说自己有对象,我琢磨着肯定也是和黄毛李明宇一样的社会混子,不然就是学校的大哥。之后,我情不自禁的想起了一中女老大红姐给我的那一转头,害我被这么多人打,丢尽了面子,一提到他们的人,我就有些生气了。

  虽然抢别人老婆不厚道,但我心里总是不舒服的,可能是男人的占有欲在作祟,小妹子都跑过来和我大被同眠了,我突然觉得小妹子是我的才对。

  见我不说话了,小妹子小声对我说,林杰你腿还疼吗?我帮你换绷带。

  “好。”小妹子爬了起来,我立马恶狠狠地朝她的屁股看了一眼,发现她屁股圆滚滚的,薄薄的睡衣竟然是半透明的,我看见她穿着那种卡通的棉质内裤,弄得我心里痒痒。

  说真的,机会难得,我真的很想粗暴一次,把她的卡通内裤给扒下来。不过第一次我胆小,愣是不敢动。

  后来我越来越抑制不住了,“妈的,老子就摸一下,小妹子不会在意的。”

  我屏住了呼吸,手掌慢慢朝小妹子的屁股伸过去,我全身都在颤抖,她的臀瓣很深,我觉得我能一把给它掰开来。

  “草,他妈的就在眼前了,你倒是摸啊!”我暗骂自己怂比,手掌距离小妹子都不足几公分了,可越到这个时候,我越不敢下手。

  “轰轰轰……”

  这个时候,我听见医院外面来了好多辆摩托车的声音,灯光照了进来,亮晃晃的。

  黑夜中,我听见有人在喊:“兄弟们,打我们李哥的就在这家医院里,把他给我拖出来!”

  “草他吗的,哪个比崽子敢打我们飞车党的人,废了他!”

  “草。挺聪明啊,躲医院里去了!”

  “李哥说在31号病房,我们走。”

  顿时,许多混子的骂声就传了进来,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李明宇找的人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