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送进来的是小李哥,不过不是丫头姐口中那个很牛逼的小李哥李昊,而是那个黄毛,我被开瓢那天来学校堵我的那个。

  看到他也被送进医院了,我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哟,这不是社会上的小李哥吗?混社会的也会被人打,还伤的不轻啊。”

  我这个人就是这样,谁对我好,我记得比谁都牢,但是谁要搞我,我就会千方百计弄死他。黄毛看起来伤的比我还重,不仅被开了瓢,而是手臂还被敲骨折了。于是,白菜就好奇的问我,林杰你跟这人认识啊?

  我点了点头,神色有些阴冷的说,是啊,这非主流杀马特还想敲破我脑袋,不过也是怂比一样,看到比自己厉害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个。黄毛小李哥立刻火了,朝我破口大骂:“小比崽子,狗屁不是的东西,忘记了那天是怎么像条狗趴在我面前的?现在开始装比了?”

  “装你妈比,信不信老子捅死你!”我一下子火了,这比估计还没爬到学校大哥的位置,在红姐面前乖顺的像条狗似的,要是搁以前我或许还会忌惮一下,但是现在老子连混道上的大混子都捅过了,还会怕他?我呸!

  白菜笑嘻嘻的看着有些火气的我,一幅看好戏的样子,说,既然认识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你们好好聊聊。走过我身边的时候悄悄对我说,下手轻点,下重了最后忙活的还是我。

  我说放心,老子知道轻重,说着就下床了,一只脚断了,还在治疗期,所以不能着地,可我另一条腿是好的,于是就一只脚跳着,跳到黄毛的病床边,朝他狰狞一笑:“狗东西,还想开我瓢吧?老子就站在这,让你开。来啊!”

  我是捅过人的,因此说这话的时候带着一股森然的杀气,黄毛有些怕了,可依旧硬撑着:“比崽子你想干嘛,我可不怕你!”

  “我想干嘛?你猜啊!”说完,我就当头砸在了黄毛的身上,痛的他立马大叫起来。

  我又一巴掌扇在他嘴巴上,扇的他嘴巴都出现血迹了:“叫你妈比,老子就打你了,不服你也来打我啊!”

  我吃定了黄毛伤的比我重,身上没有什么力气,所以我才敢出手教训他,一方面是报仇,一方面想拿他立威。二中里,不少混子都是跟着他混的,如果我把他打了的事传到学校了,学校里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再也没人敢找我麻烦了。

  我咬着牙,脑海里又想起了那天被开瓢的场面,还有丫头姐那冰冷失望的眼神,我那种憋屈感越来越重了,不仅是报仇,更是发泄,丫头姐不要我了,这些天我都快发疯了,我需要发泄。

  所幸有个人肉沙包送到我面前,我的拳头像不要钱的大白菜一样招呼下来,黄毛很快被我打怕了,求饶连连,连爸爸都叫出来了。

  “你刚刚叫我啥?”我不打他了,问他。黄毛说喊我爸,叫我别打了。我咧嘴一笑,又一巴掌招呼过去,说,这么容易就叫爸爸了,就你这怂比样还混社会想当大哥,跳六吧你。

  最后把白菜美眉招来了,她赶紧把我拉到一边,说,林杰你不要命了,这里是医院,他伤的够重了,把他打死了怎么办?

  我这才收手,恶狠狠地警告他:“狗儿子你给我小心点,这些天我们都在医院,老子随时都可以揍你。”说完也不管黄毛应不应,直接回到自己床号上了。

  “草,林杰,真有你的,要不是老子被哪个狗娘养的敲了闷棍,今日还会在你这儿受气?等老子伤好了,搞不死你!”黄毛缓过气来,牙齿被我打掉了,说话都漏风,还在威胁我。

  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不服你找人啊,垃圾,渣滓。

  “好,比崽子你给我等着!”黄毛真开始叫人了,我也不在意,我知道白菜来头也很大,她是不会让我被打的。

  过了一会儿,何雅琪和小妹子来看我,见到黄毛时吓了一跳:“卧槽啥情况,李明宇你咋也进医院了?”

  *A最新章节上◇.酷e@匠I网

  原来那黄毛叫李明宇,我冷笑了一下,“还能啥情况,被人打了呗。”

  黄毛恶狠狠瞪我一眼,但也没否认,暗骂一声晦气,之后我、何雅琪、小妹子三人坐在那里听着黄毛那天的遭遇,顿时眼睛都睁大了。

  他说,那天他刚酒吧玩完回来,准备回家了,但是半路上忽然被装进了一个麻袋里,紧接着被毒打了一顿,他连打他的人长啥样都没看见。

  因为黄毛突然受伤,何雅琪不能只照顾我一个人,她去帮黄毛了,我也不在意,不是还有小妹子的吗?

  她照顾我时我一直在偷看她,不知道她发现没有。越看,我越觉得她长得像我一个不想认识的人,忽然,我抓住了小妹子的手。

  “林杰你干啥?”小手突然被我抓住了,小妹子有些脸红,对我嗔了一声。我没回应,依旧看着她水灵灵的大眼睛。

  “林杰你,你别那么看着我啦,我会不好意思的……”小妹子害羞了,以为我是喜欢她才这么看她的。

  之后小妹子又补充了一句:“还有,能不能先放开?”

  我没放,依旧灼灼的盯着她,问她,苏夏你家里人都有谁?小妹子愣了一下,没想到我做这么亲昵的动作结果就憋出这么一句无关痛痒的话来,她不满的撅起了小嘴,可还是告诉我了。

  她不是单亲家庭,家里爸妈都在,还问我问这些干什么?我情绪有些低落,哦了一声就不说话了。

  苏夏可能看出了我不想回答,也没紧逼,只是将手轻轻抽了出来,就给我削苹果去了。

  对面的何雅琪倒是和黄毛说的挺乐呼的,时不时发出大笑,一边笑着,黄毛还示威般瞪了我一眼,我暗骂一声“傻比”,没去理黄毛,而是继续琢磨小妹子她父母的事情。

  “以后抽个时间去苏夏家里看看吧。”我心里失落的想,本以为这种狗血情节只会在电视剧里出现,没想到我身上也出现了,我摇摇头说了一声:命运作人啊……

  时间不早了,何雅琪和小妹子走了,她们走后黄毛狰狞的看了我一眼说,比崽子你完了,一会儿看你怎么得瑟!

  这话就是在示威了,黄毛应该叫了人,不过我不怕,又骂了一句“智障”,闷头就睡,气的黄毛想冲过来砍我了。

  迷迷糊糊睡了半个小时后,我的门轻轻开了,走进来一个娇小的身影,好像要来摸我,我假装睡觉,等那人走近的时候突然从床上坐起来,抓住那人手腕,反手一扭,暴喝一声:“草,敢偷袭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路过地府说:

  第三章写完,大家求点撸撸和收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