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睡着的,我只知道在白菜来了之后,我心中的压抑再也抑制不住了,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倾泻出来了。

  我像个孩子一样哭了,指着自己的心脏对白菜说:“丫头姐不要我了,我这里,好痛……”

  白菜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抱了我一下,在我耳边轻声说:“一切都会过去的,不过,你这次真的伤害到她了。”

  我更慌了,声音一阵梗咽,我知道问题的严重性。那一巴掌甩下去,直接将我和丫头姐的感情抽出一道不可修复的裂痕,我现在后悔也晚了。

  丫头姐,她一直都在仇恨这个世界,她没有朋友,更没有亲人,亲生母亲抛弃了她,亲生父亲差点亲手毁灭了她的一切,使她过早的体会到了社会极度阴暗的一面。

  但认识我之后,她变了。她冷冽的性格逐渐开朗起来,犹如一座冰山被融化,渐渐打开了尘封的心。正是这份改变,才使她小心翼翼保护我,生怕我受到伤害。

  可以说,她把我当成了唯一的亲人,可是……我却为了一个曾经伤害过我的女孩打了她,让她心灰意冷,对我失望了。

  我永远也忘不了,丫头姐走时看我的眼神,这是我的梦魇。

  我后悔了,错过了,想要珍惜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如果丫头姐因为这一巴掌重新变成了以前冷冰冰的模样,我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己。

  我抓着白菜美眉的手,把她抓痛了也浑然不在意,我红肿着眼睛对她说,只要丫头姐能原谅我,我愿意做任何事,包括杀人。

  白菜美眉吓了一跳,说你别乱来啊,杀人可是犯法的,她思索了一阵后,忽然神秘兮兮的对我说:“你也别放在心上,虽然你狠狠地伤害了她,但是按照珂儿的性子,肯定比你还放不下!”说完还冲我眨眨眼,眉毛弯弯的,很好看。

  我愣了一下,当即就不哭了,呆呆的看着白菜美眉,她瞅了我一眼,忽然惊讶的问我说,你的眼睛是水龙头吗,眼泪说收就收的啊?

  你两个眼睛才是水龙头呢!我翻翻白眼,问她正经事:“白菜,听你的语气,好像和我的丫头姐很熟悉啊?你和她认识?”

  白菜的神色不自然了,沉默了一会儿,她点了点头,又马上摇了摇头。

  卧槽,先点头又摇头,几个意思啊?我急了,就问她:“到底认不认识,给个准信。”

  白菜不说话了,好像很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我这人就是这样,最恨别人话说到一半不说了,不知道这是耍流氓行为吗?

  我彻底不哭了,还真要搞清楚白菜到底认不认识林珂儿,于是开始软磨硬泡,什么恭维话都说了,没想到这白菜一点不为所动。

  最后我火了,软的不行就来硬的,骂了一句:“草,你这颗大白菜怎么这么没有同情心?老子都这么惨了,刚洗完胃就被自家姐姐抛弃,你帮我一把会怀孕吗!”

  出乎意料的,白菜居然没有反唇相讥,而是幽幽叹了一口气,说,不是我不告诉你,是你知道了对你没好处啊。

  我脸色铁青:“我不管什么好处,我只想丫头姐好好的!”接着我神色一黯,说:“丫头姐保护了我的童年,现在我长大了,只想好好保护她而已,只是没想到我不仅没有保护她,反而亲手伤害了她。我,想赎罪,那一巴掌太重了……”

  “如果你保护不了呢?”白菜冷不丁的开口,我的脸色瞬间变的惨白。

  白菜嘲讽的看了我一眼:“你自己也说了,你才刚刚长大,所以你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大,这个社会有多恐怖。说出来还简单,真正做起来,可是会连性命都搭上的,因为你和林珂儿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想保护林珂儿,你有什么?”

  顿了顿,白菜伸出一根手指,点着我的胸膛,一字一句重复着,林杰,你,有什么?

  我紧紧地握住了拳头,牙齿咬得嘴唇都出血了,这是完全不加掩饰的嘲笑,她,在嘲笑我的无能,嘲笑我的弱小。

  我……真的无法保护丫头姐吗?

  忽然,我猛地抬起头来,死死地盯着白菜好看的眼睛,换了一个略微冷淡一点的口吻。

  “我不怕死。”

  “什么?”白菜眼中多了一丝异样。

  “我说,我不怕死。”我嘴角扯出一丝嘲弄的笑容:“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这么认真和一个人说过话,不错,我是还小,连中考都没考过的初三小混子,但光脚的不怕穿鞋,我什么也不在乎。所以,我还有一条命,这些……够吗?”

  其实,在白菜说出我无法保护丫头姐这句话的时候,我就已经猜到了她和丫头姐的关系了。

  李昊!

  小李哥!

  她们一定是因为这个男人才会认识的,他是道上的龙头,而我只是一个连高中都还没上的学生,两者的差距,犹如鸿沟!

  蝼蚁和巨龙,永远不会有交集的那一天,即便有交集了,也绝对是后者以绝对优势的碾压,我没有半点机会。但……我他妈的就是不甘心啊。

  没有人生来就是强者,除却那些天生名好的富家权贵,我想混,然后混的比所有人都好,这样谁也不敢对我的丫头姐动手了。

  “……”看着我平淡却不像在说笑的眼神,白菜也怔住了,忽然咯咯的笑了起来:“只有一条命,可不够……不过你也别灰心,你还小,还有大把的时间去争取。”

  白菜贴近了我,在我耳边轻声说道:“试着强大起来吧,等你成为了你们二中的大哥,连老师都怕你了,我就告诉你我和林珂儿的关系,现在的你,不配知道。”

  #…酷.I匠{网O;首u发》,

  说完,白菜就走了,让我好好休息,而我则是看着白菜离去的背影,全身血液都在沸腾了。

  “二中么……”深呼吸一口气之后,我的眸子变得明亮。

  今天,我失去了很多东西,但懂得了更多东西!

  伤筋动骨一百天,我的断腿是不可能几星期就愈合了,白菜告诉我,我在这里起码得躺三个月,这让我有些着急,还有两个月就要中考了啊,在这躺三个月我就要错过了!

  结果白菜美眉翻翻白眼,对我说,都是要当大哥的人了,还惦记着读书呢,没出息。我问她你是什么文凭,白菜挺了挺极具规模的胸部,骄傲的对我说,老娘是博士!

  尼玛啊,我当即心里汗颜,你特么都博士了,居然还对老子说读书不重要的话?随即我转过弯来了,这女人幸灾乐祸呢!

  但我已经想好了怎么报复了,神秘兮兮的和她说:“你别高兴地太早,我猜你以后肯定没人要。”

  白菜当即震怒,如果我不是病人我猜她早就拿刀来砍我了,咬牙切齿的对我发脾气:“你个小屁孩懂个毛子,老娘要学历有学历,要身材有身材,还要钱有钱,追老娘的人都能从宁城排到燕京去了。

  我心想,居然还是个小富婆啊,以后得敲诈一下,嘴上不动声色的说:“因为你是女博士,根据女博士的传说,你是永远没人要的。”

  “林杰我草啊……”病房里传来白菜的怒吼声。

  白菜这妹子挺有意思的,无聊的时候我经常和她斗嘴,如果不是那天晚上和我说了这么一番话,打死我都不相信她会和道上的人扯上关系。丫头姐果然是生我气了,任凭我怎么打电话她都不接,我拜托白菜去找她也找不到她,也没来医院看我一次,看来,她真的把我当陌生人了,这让我十分失落,心里像是缺了一块似的。

  何雅琪和小妹子也经常会来看我,不过她们似乎学乖,不再每天都来,而是隔天来一次,我想应该是怕和丫头姐碰上吧,尤其是何雅琪,每次进来都鬼鬼祟祟的,问我那个凶女人呢?我没好气的说,我姐近期不会来。

  何雅琪这才放心的走进来,因为她,我才和丫头姐闹僵的,所以我看见她也没好语气,好几次都差点把何雅琪气哭了,我和小妹子苏夏倒是熟络了起来,她应该算除了丫头姐我第一个异性朋友。

  至于何雅琪,我看到她就烦。不过最近来的时候我发现何雅琪旧伤未愈,又添心伤了,我琢磨着,估计又被她爸打了,不过我也没有问,我和她不熟。

  就在何雅琪和小妹子走了的时候,白菜就走了进来,神色暧昧的问我,那两个女的,哪个你马子?我没好气的骂她多管闲事。

  没想到这女的还来劲儿了,说要猜猜,我以为她会猜小妹子,结果白菜猜了何雅琪,气的牙根痒痒,老子都恨死她了,还会追她做马子?

  见鬼去吧!

  她嬉笑着走开了,不一会儿又进来了,送来一个病人。

  看到被推进来的人,我顿时呆住了。

  他先是一愣,忽然冷冷的看了我一眼,狞笑着对我说:“小崽子,你也在这里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路过地府说:

  第二更到,晚上六点还有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