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呕……”

  一早上了,我一直趴在厕所里干呕,一边吐还一边骂:“何雅琪,我草,你够狠,敢下老鼠药给老子吃,等老子出院了,不搞死你,我不叫林杰……呕!!”

  出乎意料的,听了我的臭骂,何雅琪这妞居然破天荒没有反骂过来,可是是意识到自己闯大祸了,这会儿正急的团团转吧。

  “怎么办啊,我不是故意的,谁知道这比嘴巴这么馋,这么多水果全吃了……哎哟快急死我了。”何雅琪快哭了,急的一刻也停不下来,打着圈走来走去。

  双马尾去找医生了,最后来的是一个挺清秀的美女,一身休闲打扮,问双马尾,病人在哪儿呢?双马尾指了指厕所,那时候我正吐着呢,突然厕所门被拉开了,吓我一大跳,回过头却发现一个二十多岁的社会女人站在我面前,问我,就是你不小心吃了老鼠药?

  我奇怪的点点头,说,是啊,你是谁啊?她告诉我她是医生。

  我靠,我叫了一下,死活不相信,因为她很年轻,而且没有穿白大褂,而是自己的休闲服,这样的女人是医生,我怎么有点不大相信呢?

  女人一头柔顺的黑长发,自然的披在肩上,一身白色的绣线T恤,搭配紧身牛仔裤,是我见过的除丫头姐之外最漂亮的女人了,我一见面就给她取了个外号,叫黑长直。

  黑长直叫我跟她走,我说我才不信你是医生,除非你给我看你的工作证。

  她似乎气坏了,骂了我一句看啥看啊,小命不要了,然后就要把我拉走。

  她力气挺大的,但我力气更大,黑长直死活拖不走我,我警惕的看着她说,哪个医生不穿白大褂的,你肯定在骗我!顿了顿,我又说,你不会是人贩子吧,专门拐卖青少年的那种?

  “……”黑长直怒了,但是脸上却带着笑,对我招招手,说,你过来。我本能的有种不好的预感,就守在马桶盖上不过来。

  她声音忽然提高了八度:“臭小子老娘让你过去你就过来,哪那么多废话!”

  我吓了一跳,硬着头皮过去了。她不是人贩子,也没骗我,她真的是医生,因为她给我看了她的工作证明。

  “白……菜……”我念了出来,忽然怔住了,惊讶的看着她说:“你叫白菜?”

  黑长直脸色不是很好看,红彤彤的,显然也在为自己的名字而苦恼,突然她脸一横,咬了咬牙,说:“老娘叫这个名字不行啊!要你管!”

  说完还不忘恶狠狠瞪了我一眼,一副“你要是敢笑你就死定了”的表情。

  她虽然这么威胁,可我是什么人?岂会在乎她这点威胁,所以就很没形象的指着她,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笑死老子了,白菜……你叫白菜,居然有人叫白菜,哈哈哈哈……”

  我还在笑着,浑然不顾白菜医生脸色已经变得愤怒了,头发上似乎还能看见一丝丝白气——被气得。

  “你再笑一句试试……”语气里好强的怨念。

  “哈哈哈……”

  “再笑……”她要咬人了。

  “哈哈哈……”

  “在笑我不管你了,你自生自灭吧。”白菜哼了一声,扭头就走了。

  “别啊,白菜,不是……白医生,白姐姐,白姐姐我知道错了,我也告诉你名字好不好啊,我叫林杰……快救救我啊,不然我真的要被何雅琪那臭婆娘害死了……”

  一听医生不管我了,我立刻怂了,死死地抱着白菜两条圆滚滚很结实的大白腿。

  何雅琪和双马尾一看到这样子当即懵逼了,这是怎么了?怎么看个医生还抱上了?

  “放手!”白菜医生很明显在强忍着怒火,我看见她拳头都在颤抖了,还真怕她会忍不住一拳砸过来,于是我悻悻松开了她的腿,之后,我被白菜带走了,到了一个手术室,我问她,把我带到这里来干啥?

  她的回答把我吓得两腿抖了一下:“洗胃,然后做个胃镜。”

  虽然不知道胃镜是什么,但我却是知道什么叫洗胃的,过程很漫长,而且很难受,说白了就是个小手术。

  被红姐开瓢是我没有怕,捅了大混子我也不怕,可是一听要做手术,我立刻怂了,焦急的问道:“医生,有没有其他办法啊?”

  “没有,不想死就好好躺着。”白菜没好气的说道。

  我心里骂了一声完蛋,可是为了活命,我还是硬着头皮咬着牙躺下了,全身都在紧绷状态。

  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怕动手术,小时候一次大病让我有了心里阴影,到现在还怕呢,白菜让我放轻松,不然手术不好进行,可我一直紧绷着身子,白菜无奈,只能给我打了一枚麻醉剂。

  迷迷糊糊中,我看到了白菜认真工作的模样,动作很麻利,之后我就闭上眼睛了。

  整个过程果然很难受,我好多次有种要把五脏六腑吐出来的感觉,这种感觉持续了很长时间才结束,就在我以为我没事了的时候,白菜姐冷不丁又来了一句:“还没完,洗胃洗好了还得做一个胃镜!”

  我翻翻白眼说,做就做呗,那什么胃镜,还能比洗胃更难受吗?白菜坏笑的看了我一眼,说,到时候就知道了。

  在那以前,我觉得世界上最难受的手术是洗胃,后来我发现我错了,还有比这更痛苦的。

  胃镜!

  做完胃镜,我嘴唇都发白了,不断抽搐着,连话也说不出来了,连回去都是白菜扶我回去的。

  见我回来,何雅琪立马跑过来问我,林杰你怎么样了,没事吧?我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嘴唇哆嗦的开口。

  “你看我像是没事的样子吗!”

  “林杰你……算了不说你!”何雅一瞪眼,随后又低下头来了。估计是想骂人,然后想到是自己理亏,所以就生生止住,不过还是倔强地顶了我一句:“谁让你害我被揍的,现在我们两清了!”

  我有些好笑,何雅琪这个小太妹现在似乎有些变了,不像以前那么疯了,现在和她斗几下嘴我觉得挺有趣的。

  双马尾倒是咯咯咯笑了起来,她得意的对何雅琪说,像是小孩子炫耀自己的玩具一样:“我就说吧,林杰会没事的,刚才医生姐姐肯定带他去吐了,吐着吐着就出来了,咯咯咯……”

  我顿时喷了一口老血。

  小妹妹,你有没有点常识啊,你以为老鼠药是QQ糖啊,吞下去没事?不知道人体里有种东西叫胃酸吗?

  事情到现在,我还没知道双马尾叫啥名字呢,于是我低声问何雅琪,她是谁啊,啥名字?

  何雅琪撇了我一眼,对我冷嘲热讽:“怎么?看上人家了?你死了这条心吧,小妹子有男人了。还骂我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我切了一声,刚想反击,没想到双马尾强在我面前说话了,她似乎挺害羞的,娇羞嗔了何雅琪一声:”琪琪你讨厌,又在外人面前叫我小妹子,还有什么叫看上我了,说话真难听。“然后双马尾就大大方方自我介绍,她叫苏夏,小妹子是何雅琪给取的,在隔壁一中上学,让我有时间可以去一中找她玩。

  去一中?

  我讪讪笑了一下,去一中老子找死啊,红姐可是那里的女老大,之前丫头姐带人这么骂她,她不记恨才怪。

  忽然,我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仔细打量小妹子的长相,心里逐渐涌上一股十分怪异的熟悉感。苏夏被我看的不好意思,小声嘀咕,林杰你看啥呢?

  我讪讪一笑,没有说什么,心想应该不可能,毕竟这世界上长得相像的人有很多,世界也没那么小,就把心中所想的扔到脑后边了。

  之后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过来摸我的头,还睁着大眼睛问:“林杰,我上次给你的创可贴你用了没啊?”

  创可贴?

  我想了想,然后有些尴尬,那天小妹子确实给了我创可贴,挺关心我的,只不过我被红姐开了瓢,连她也恨上了,觉得她在怜悯我,嘲笑我,于是我就把创可贴撕碎了。

  WB酷E匠u网D唯}一/正‘版RI,E\其他"都S$是盗版^

  现在问起来,我还是撒了个小谎:“那啥,当然用了啊。”

  “真的啊,那你以后被开瓢了我都给你送创可贴!”小妹子欢快的跳了起来。

  “……”我喷你一口姨妈血!这货会不会聊天啊,什么叫以后我被开瓢了都给我送创可贴?很希望我被开瓢吗?

  偏偏小妹子还没听出她说错了,还一个劲儿的和何雅琪炫耀。

  “哼,原来那时候就好上了啊,要不要我给你们开个房间再买个杜蕾斯,你们过一夜?”何雅琪冷笑,说道。

  “琪琪你嘴巴真贱!”小妹子打了何雅琪一下,何雅琪也不甘示弱的还了一下,然后两人就嬉闹在了一起。

  看着她们打闹,我有点不恨何雅琪了,如果能和她们成为朋友,也是件不错的是吧,我在心里这么想到。

  六点多的她们就走了,得回家了,我也没挽留,回忆着我和丫头姐小时候的事,渐渐进入了梦乡。

  以后的日子,何雅琪和小妹子都会来看我,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门忽然被撞开了,丫头姐脸色铁青的走了进来,对何雅琪不由分说的就是一巴掌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