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的人是何雅琪,提着一个水果篮子走了进来。我卧槽了一声,问她你怎么来了,随即有些警惕地看着她,这小妞会不会是趁老子断了一条腿看着好欺负,然后就来报复我了吧?

  我越想越有可能,丫头姐走了,说晚点来看我,这个时候我是最脆弱的时候,照我现在这个状态还真不一定吃得过她。

  看着我的眼神,何雅琪神色很冷,忽然朝我吼了一句:“草,林杰,你这是什么眼神,老娘好心来看你,你还提防着老娘,你良心被狗吃了啊!”

  我没防备,她这么一吼吓了我到我了,仔细一看,我暗叫不对劲啊,这小娘皮怎么这幅表情?

  她死死的咬着嘴唇,眼中也有眼泪在打转,可就是不让它流下来,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

  我暗叫一声乖乖,我从来没见过这样子的何雅琪。以前,她总是挺叼的,看谁不爽就抽谁,整个一女混混的模样,可是现在她站在我面前,虽然朝我吼了一句,可是话语中没有半点责骂,反而很委屈。我有些好奇,就问她,你咋了?没毛病吧?

  “你才有毛病你全家都有毛病,要不是你我会挨打吗?受了伤还要我来看你,我招谁惹谁了啊?”何雅琪又骂了一句,骂着骂着她眼眶就红了,可就是不哭出来。

  挨打?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搞不清楚自己受伤了和她挨打有什么关系?想了想说道:“你为什么会被打啊?”

  说真的,我也挺好奇的,我这个人不记仇,一般有仇当场就报了,所以只要何雅琪不来惹我,我是不会去惹她的,既然是这样,我又干啥去怨恨她?

  我眯起眼睛看她,还真在她身上发现了一些伤痕。

  首先,她一直淹着左边脸,不让我看到,应该是被打肿了,而且她手腕上也有些痕迹,像是被皮带抽过一样,腿上也一样,也因为这个何雅琪才不穿短裙的吧——在我眼里何雅琪可是每天丝袜短裙的。

  我就那么一问,没想到她还真顺杆往上爬了,只见她气冲冲跑过来,将果篮子丢在一边,挽起袖子和裤子,将里面的肉给我看:“妈的,这里,还有那里,老子都被打了,用皮带抽的。”

  “衣服里也有……”说着,何雅琪就要脱自己的衣服,吓得我赶紧止住了她,虽然何雅琪今天看着好奇怪,可这里还是医院呢,我还真怕有人突然闯进来,把我当色狼了。

  当看清了手臂和大腿上的伤口,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些伤,是谁打的?”

  太惨了!连我看着都觉得疼,腿上的就不说了,光是手臂上的伤口就足够让我心惊胆战的,何雅琪白皙的手臂上深深印着几十道红印着,还真是用皮带抽的,连肉都抽开来了,朝两边翻起。我一下子有些心软了,心里很愧疚,问她:“到底是谁打的,下这么重的手?”

  “呵呵,你别猫哭耗子假慈悲了,我被我爸打的这么惨,你估计笑开了花了吧?”何雅琪在一旁冷笑,然后一瘸一拐的找了把椅子坐下。

  她坐象很差,翘起了二郎腿,忽然她哎呦一声痛呼出声,然后居然脱了鞋子,两腿趴开,蹲在了椅子上。

  我又卧槽了一声,这个姿势太雷人了,急忙说,你发什么疯啊,有椅子不坐偏要蹲着。谁知道何雅琪也火了,朝我怒骂:“老娘屁股疼不行啊!”

  我哦了一下,之后就不知道说啥了,应付女孩子这方面我就根木头一样,低下头的时候我老感觉何雅琪在盯我,于是偷偷抬了抬眼皮,她果然盯着我看。我被她盯得不耐烦了,说,何雅琪我们好好说说话,你别这么看着我,又不是我把你屁股打开花的。

  见我又提这个,何雅琪像打了鸡血一样朝我扑了过来,连扇我巴掌也忘记了,两只手对我的脸又抓又挠的,一边抓还骂我:”草,林杰,你还提,要不是你那个好姐姐,我能踢到铁板上吗,我爸回去狠狠打了我一顿,血都打出来了,这事不怪你怪谁!老娘弄死你!“可能是何雅琪动作太激烈了,她碰到了我断折的那条腿,压了我一下,疼的我嘴唇直哆嗦,冷汗都出来了,何雅琪吓坏了,赶紧从我身上起开,又回椅子上蹲着去了,还不忘恶狠狠地瞪我一眼:“活该,谁让你害我被打的!”

  我真是哭笑不得,这女的脑子坏掉了吧,是她想搞我,结果丫头姐背景深没打成,她爸八成是怪何雅琪惹到了丫头姐这个不得的人了,就拿她出气,打了她一顿,她心里有怨气才把责任怪在我头上的吧。

  “喂,我们好好说话,你爸经常打你吗?”我从疼痛中缓过劲来,心里也原谅了何雅琪,不想和她闹了,所以就有和解的意思。

  哪知何雅琪不买账,瞪了我一眼:“我家里的事情关你鸟事?你等着吧,等老子伤好了,第一个就整死你!”

  然后,她就气呼呼一瘸一拐的走了,我在后面叫,你的水果!她头也不回的骂道:“买给你的东西老娘才不要,乡巴佬!”

  “有病。”我怒骂一声,好心当成驴肝肺。一开始我正眼也没看那水果篮子一眼,但是后来肚子饿了,丫头姐也没给我弄饭,我只能扒开水果篮子吃了起来。

  还别说,篮子里的水果还挺好吃的,除了苹果和橘子,还有一些我从来没吃过的水果,其中有一个块头特别大,满壳子的刺,闻着挺臭,但是吃起来挺香。我也不知道这种水果叫啥,当天晚上就吃了个干净。

  看@=正o版v章节\◇上7d酷H匠网A#

  第二天,又有人来看我了,让我意外的是,居然还是何雅琪,不过后面跟了一个双马尾女孩,矮矮的,有种萝莉的赶脚。

  我看双马尾,双马尾也在看我,大眼睛贼溜溜。我看着看着忽然觉得这双马尾有些眼熟,想了一下,忽然卧槽了一声,这不是之前给我创可贴的萌妹的。

  那天我被红姐开瓢了,血流不止,何雅琪他们都走了,只有双马尾留了下来,给了我创可贴。当时我还对她冷嘲热讽,没想到她也来看我了。

  这妹子看着挺可爱,尤其是她的双马尾,我觉得她和日本一个人气动漫女生很像,叫初音未来。只是我觉得这双马尾估计挺色,为什么呢?因为我看见双马尾的目光逐渐从我的头部转移到了我的裤裆……

  我本能的捂住了下面,她的眼神很纯净,我被看的难受。

  就在这时,何雅琪又叫出声来,她愤怒的指着我昨天吃剩的水果篮子骂:“林杰昨天那堆水果呢!”

  我理所当然的对她说,当然吃了啊,难道还留着不成?没想到何雅琪急的快哭了,一下子冲到我面前,抓住我的头,然后使劲往下按。

  “卧槽疯女人干嘛,放开我啊!”我愤怒的叫出声来,可是何雅琪不仅没松,反而摇的更厉害了。

  “林杰真你妈,嘴巴怎么这么贪呢,吐出来,快给老娘吐出来啊……”

  我火了,一下子将她推倒在地,怒视着他:“何雅琪你他妈疯了!”

  双马尾也赶紧拉住何雅琪,说,琪琪你怎么了。不就是个水果篮子吗,本来就是给他吃的啊,他吃了也不至于生气吧?

  “不是啊,问题不在这!”何雅琪快哭了,也顾不得身上的伤了,快步来到我跟前,声音哀求的对我说:“林杰我求你了,你快吐出来吧,不然我们两个都要完蛋。”

  看到何雅琪慌张的表情,我也有些毛了,赶紧问她,疯婆娘你说清楚点,什么我俩都要完蛋。双马尾也在那里劝,这果篮子到底怎么了?

  何雅琪表情哭丧,支支吾吾的开口:“谁……谁让你害我被打的那么惨的,我就是气不过……想好好报复你一下,所以,所以……”

  “所以什么啊!”我都快被急死了,心想着女的怎么这么喜欢吊人胃口。

  “所以,我就在半个西瓜里放了一粒老鼠药……”何雅琪哭丧着脸说完了。

  “……”

  我的脸瞬间绿了,忽然用尽全身力气骂了一句:“何雅琪,我操!!”

  然后就用力吐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