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我和丫头那些事

  “是啊,就是你。”丫头姐难得的露出一丝笑容,这种笑容很纯净,也很真诚,我看的出来,她现在真的很开心。

  我没吭声了,打死我也想不到,我在丫头姐的心里这么重要,这句话的下文,应该就是我和丫头姐的那些往事了。

  她笑的很美,眼睛大大的,嘴角微微上扬,在回忆那段最快乐的时间。

  “我以为我会一直这么冷漠下去,小李哥让我知道了这个世界从来不曾公平过的道理。而你,却让我明白了,在这个信仰流失的年代里,还是有些东西是值得我去信仰守护的。林杰,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碰见的时候吗?”她含笑着问我。

  和丫头姐第一次见面?

  我眼神也变得柔和起来,任凭大世再怎么苍凉、人道再怎么沧桑,这始终是我心中最柔软的地方……我想,丫头姐也一样吧。

  “记得。”我点着头说道,思绪却是飞离了脑海,回到了八年前的那天。

  我在心里悄悄对自己说,那天下着雨……

  “那是我搬来的第一天,跟了小李哥后,我依然在烟柳皇都上班,但是已经不是坐台公主了,而是那里的主管!一个月大概五千块左右吧,虽然这笔钱已经足够改善我的生活了,但我还是不习惯大城市里的喧嚣,于是我来了林家坊……”

  林家坊,就是我和我爸生活的地方,那里条件不怎么好,房子并不华丽,丫头姐搬过来了,并且在第一天就碰见了我们父子俩。

  那时候我刚放学,没有立即回家,而是在外面游荡了一会儿才回到家,这个时候丫头姐刚好搬进来,提着一个行李箱就要往里面走。

  酷,Y匠;网唯一m正版B:,其他HO都OY是P}盗#版

  我当时对美女的定义很模糊,在我眼里,比我高的,腿比我长的,就是美女了。当时我就愣住了,站在原地看着丫头姐,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目光,丫头姐回过头冷冷看了我一眼,说,小孩你碍到我了,赶紧给我让开。

  我有些怕,当时觉得丫头姐好凶啊,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乖乖的把路让开了。让开了以后我还是目不转睛的看着丫头姐两条白花花的大腿,等她进屋了我还在看,可能是见我一直盯着她家让她觉得厌恶,她打开窗户,对我大吼了一句:小屁孩看你妈啊,这么晚不回家,信不信老子把你卖了!”

  我小声的告诉她,我家也住在这。丫头姐愣了一下,没有说什么,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这就是我和丫头姐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可以说,第一次见面,我和她并不愉快。

  “知道吗?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你一直盯着我的大腿看,这让我很反感,认为你是个小色狼,所以才不会给你好脸色看呢。”丫头姐笑着为自己解释了一下,可是却更让我窘迫了,谁让我当时真的在看她的腿来着?

  “后来慢慢的,我发现你是个很好玩的小孩,看到你,我就想起了我的弟弟……”丫头姐声音渐渐低了下来,“小杰,说真的,你的样子,真的和我死去的弟弟很像,这是我当初不排斥你的原因,至于其他男人,呵呵……”

  我心里有些失落,丫头姐不排斥我,原来是因为他葬身于火海的弟弟,即便她弟弟是他爸从雪地里捡来的,没有血缘关系,可是丫头姐真的很在意自己的弟弟吧。

  “我一直对你冷言冷语的,可是你却没有反感我,每次碰见的时候,你都会对我打招呼,后来我也习惯了。”丫头姐摸了摸我的脸,继续说道:“后来小李哥来找我,喊了我一声‘丫头’,恰好被你听见了,之后你也跟着开始喊我‘丫头姐’,起初我很不喜欢这个名字,认为这个世界上除了小李哥,谁都不能喊我丫头……”

  “后来你不是也默认了吗?”我笑着问道。记忆中,丫头姐刚开始的确很不喜欢我这么喊她的,慢慢的,她也习惯了。

  时间,这东西就和春药一样,它会让人习惯,一旦这个习惯没了,你一定会和欲火焚身一样饥渴难耐。就像我习惯了丫头姐的存在,丫头姐一走,我觉得整个世界都塌了。

  我又回想了一下,记忆里好像真的有一个男人在我之前走进过丫头姐的房间过。那是个很白净的男人,穿着白衬衫,笑容很有感染力,他是第一个喊林珂儿‘丫头’的男人。印象中,他好像还对我笑过,说,草,真是个好玩的胖娃子,我啥时候才能有这么个大胖小子啊。然后我嘿嘿笑了一下,喊了声叔叔好久走了。

  “他就是李昊、小李哥?”我在心里这么问自己。

  觉得挺感慨的,原来我早就见过小李哥了,只是我一直没在意而已。

  “这么多年过了,不知道那个男人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我在心里憧憬的想,我想见见那个男人,一方面是感谢他当时对丫头姐的照顾,一方面是我崇拜心理在作祟。

  这个阶段,哪个男孩不热血?哪个男孩不幻想着成为像小马哥一样的人啊?一把砍刀闯天下,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我不知道的是,正是因为这个时候的一个想法,我命运的齿轮已经慢慢改变了原来我的轨迹,多年以后,我和丫头姐的幸福像花儿一样绽放,再次回首那段青春往事时,总会忍不住想起一个人。

  李昊。

  之后的事情,我和丫头姐越来越熟,我因为丫头姐而变得恋姐情节严重了,而丫头姐也因为我渐渐变得青春开朗起来。那会儿,丫头姐特爱吃奶油蛋糕,然后我就屁颠屁颠傻笑着每天给她买奶油蛋糕来,她经常吃的像只小花猫一样,我就笑话她,然后脸上也多一些奶油,我们就这么打闹在一起,直到有一天……

  那一天我以前也说过了,丫头姐不让我爸打我,就和我一起挨打,之后就住进了丫头姐的家里。那天晚上,发生了太多第一次了……

  第一次闻丫头姐的体香,第一次摸丫头姐的大腿,第一次被丫头姐抱着睡觉,还有……第一次被丫头姐摸那里……

  后来,丫头姐于突然间走了,离开了宁城……这件事对我的打击挺大的,之后你们也知道了,我性情大变,沾染了所有恶习,是学校的刺头学生,一直到现在。

  “姐,那时候你为啥走啊,谁叫你走的?”我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赶紧问道。

  丫头姐说,是小李哥带她走了,一起去别的地方干。她说为了这事她也犹豫挺久的,她舍不得我,可是最后还是狠下心来离开了。

  我问为什么,丫头姐很认真的看着我眼睛,说,因为我想过的比别人好。

  我沉默了,这句短短的“我想过的比别人好”,其实就是丫头姐过去的缩影,正因为自小饱尝了世界的悲凉、人道的沧桑,一路踏着荆棘而来,才造就了她独立、不服输的性格,她不想再过看别人脸色的日子了,过够了。

  所以,她变得冷血、残酷,一个女人,去打,去杀,过得是刀口上舔血的日子,仅仅是为了“想过的比别人好”,着实让人心疼。

  所幸,她成功了,努力没有白费,她成了“珂姐”,再也没人敢欺负她了。

  可我还是紧紧的握紧了拳头,虽然丫头姐现在过得好,但是这方面上,女人终究是吃亏的。

  丫头姐已经是“一姐”了,但是为什么还有混子敢把她灌醉,然后强X她?

  因为她是女人。

  而这条路,一直都是男人当皇帝!

  我想起了小时候发过的誓,我在心里这么对自己说:“当年的誓,现在还有效,我想保护她!”

  丫头姐走了,和我说完这些,她就离开了。我没有挽留,那么黑暗的过去,却要再回忆一遍,任谁都会不平静的。

  因为我腿受伤了,断骨好不容易才接好,需要承担一大笔医疗费,我爸来医院看我,没有说什么,只是抽了一根烟,对我说:“做的不赖,医药费的事我会想办法。”

  我心里一激动,差点就叫出来了,因为他从来没有这么和我说话过,虽然知道他说的我救了丫头姐的事,可我还是一阵激动。

  但是嘴上却还嘴硬,说:“那些钱,我会还你的。”意思是你帮我付医药费,我会还你,我们两不相欠。

  我爸没吭声,深深我的看了我一眼,就走了。

  我住院了,所以学校去不了,但我也不在乎,因为我一点也不喜欢学校,还有三个月就要中考了,我也没指望能考上啥高中,职高就行。

  我爸走后没多久,病房门又被敲响了,我纳了闷,平时我也不认识什么人,我受伤了除了我爸和丫头姐之外,谁回来看我?

  可我还是说了声“谁啊,进来吧”,就躺下了。

  等看到来看我的人后,我惊得说不出话来,脱口而出:“怎么是你?”

  做梦也想不到,这个人居然会来看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路过地府 说:

  第二章到!

书库 目录 3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