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手毁了她好不容易有起色的生活的凶手,不是别人,竟然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这是多大的讽刺?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可是连双亲都如此恩断义绝,年仅六岁的丫头姐能怎么做?

  “他当年的强X案只让他做了两年的牢,出狱后,他可能也走投无路了,所以就加入了一个社会上的小帮派。一次火拼时,他们帮查到了几个漏网之鱼,那几个漏网之鱼恰好就躲在我养父养母的那栋楼里……你猜他们是怎么做的?”丫头姐眼神带着仇恨,死死地盯着我:“他们没有进行搜索,甚至连人都没派来,就叫我亲爸过来一把火把这里全烧了,宁可错杀一万,也不可放错一人……他们的目的达到了,我好不容易才有的家也毁了……”说到这,丫头姐的眼神又从仇恨变回了呆滞,眼中没有一点色彩。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丫头姐,女人这方面我就是块木头,我只知道,那时候丫头姐一定很绝望很恨他亲生父亲吧?

  “呵呵……”像是知道了我心里所想的一样,丫头姐轻声笑了一下,说道:“那个男人,我一点也不恨他,没有爱,又哪儿来的恨呢……”

  没有爱,又哪来儿的恨?

  这话说的很绝情,可是我一点也不觉得过分,我要是有这样一个爹,可能当场就和他玩命了。

  杀亲弑父?违背道德常理?呵呵,狗屁!

  我在心里怒骂一声,身为父亲,没有起到养女的义务,还一手毁了自己的女儿,这样的父亲,值得去尊,值得去敬吗?

  我一直觉得我的童年很不幸,但是和丫头姐的一比,我真的太幸福了。

  “自那场火灾后,我的性格就变了,小杰,现在的我,才是真正的我,从六岁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那时候,我真的有过去死的念头,心里想着,这世上让自己众叛亲离,魂葬他乡,我为何还要苟活于世上?但我最终还是没有自杀,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还没来得及张嘴,就听见丫头姐自嘲的回答了这个问题:“因为我怕死,死了的那一刻会怕痛,我不喜欢那种感觉,所以我活了下去。”

  “后来我开始了流浪生活,吃了上顿没下顿,有时睡在公园的长椅上。浑浑噩噩的过了一年后,有一天一个男人说他可以帮助我,可以让我上学,让我吃饱饭,让我有新衣服穿。我跟他走了。他真的让我读书了,给了我漂亮的衣服穿,并且每天的饭菜都是可口的,这种生活过得比我的父母还在时的生活还要好,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始终没有家的感觉。”可能是说累了,丫头姐爬上了我的床,和我并排躺在一起,仰望白色的天花板,继续说了下去。

  “那个男人供我到了初中,初中的时候,可能我那个时候已经很好看了,很多男孩子都很喜欢,他们都在追我,其中有一个很帅的男孩子,他很有钱,多次请我吃饭,请我看电影,给我送许多名贵的礼物。那个时候我还小,觉得他对我很好,人又帅,不知不觉间就对他有点好感,但是有一天,他约我出来,请我吃完饭后就带我去了一家宾馆……”

  丫头姐的声音又变得冰冷起来,语气极为森然:“他对我提出了那种要求,我拒绝了,然后他就打我,对我用强,说我臭女人,装什么纯。我不知道当时是怎么做的,混乱中踹了他一脚,就慌忙跑掉了,但是他对我用强时扯碎了我几件衣服,有许多部位都露了出来,他趁机对我拍了照片,事后,他居然发布到了网站上,在学校里诋毁我,整个初中,人人都骂我不要脸,我已经麻木了……”

  说到这,丫头姐突然变得亢奋起来,声音带着一抹神经质,说道:“那些男的诋毁我,中伤我,我忍了,他们找人堵我,我忍了,甚至他们想强暴我,我也忍了。因为我胆子小,知道他们不是我能招惹的,只是一味的躲避他们,但是我越是躲避,他们越是欺负我,诋毁我!哈哈……”

  丫头姐冷笑一声,笑声中带着一种冷漠:“那个供我上学给我吃穿的男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世上没有白吃的饭菜,初三读完,我就知道了那个男人收养我意图……”

  “他是个人贩子,当时看中了我的身材和长相,故意对我好,然后等我稍微长大一点了,他就把我卖到了风月场所里去。”

  “嗡……”

  听到这里,我脑海里一片空白,一脸惊讶的看着她,渐渐地,我脸上出现了怒火,短短一天一夜,我心里最恨的人就有两个了,一个是昨晚想强X丫头姐的男人,第二个就是这个人贩子了,他竟然……他竟然敢把丫头姐卖到那种地方?!

  “那个男人在哪里……”我咬牙切齿的说道,眼眶赤红,我发誓,不把那个人贩子杀了,我就不姓林!

  )最7t新:章n节上em酷fN匠yl网u…

  “不用为我仇恨,因为那个人早就死了。”丫头姐笑呵呵的说道。

  “死了?”我大惊,忽然觉得脊背凉凉的。

  “嗯。我亲手杀死他的。那时候他的两条腿都被我打断了,就这么跪在我面前,求我看在以前供我吃喝上学的份上饶了他。但我没有,我把他的头砍了下来,然后装在一个麻袋里,扔进了大海。”丫头姐平淡的开口,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可就是这种什么都不在意的语气,让我觉得心里发毛,这就是丫头姐这些年的转变吗?

  “呵呵,扯远了,我们继续。”丫头抽了一口烟,忽然才发现烟头已经燃尽了,她也不在乎,随手丢在地上,说道:“其实我应该那个人贩子,如果不是他把我卖到了夜总会里,我估计还会像以前一样软弱吧……”

  “哦刚才忘记说了,那个人把我卖到的地方,就是这里,宁城,我在烟柳皇都当公主。”

  “烟柳皇都?”我有些傻眼,我听过这个地方。

  这是属于大人物游玩的场所,而且是会员制的,就是那种有钱都进不去的会所,有钱人,在里面是最低级的,真正的主流,是掌握着权势的人。

  有钱人和有权人,看似一字之差,其实差了十万八千里。有时候,一个有权人只需要一句话,就能让一个有钱人倾家荡产,甚至家破人亡。

  我有些恍惚,丫头姐在这里当公主?

  “是的,就是那里,过去的经历让我明白了,这是个恶棍当道的年代,好人,只有被吞的连骨头都不剩,烟柳皇都里面这种现象更是升华到了极致,也就是从这个时候,从前那个软弱无能的林珂儿已经死了,现在的林珂儿,绝不会再让别人欺负自己!”丫头姐语气变得狠厉:“上天时眷顾我的,烟柳皇都里,我碰见了小李哥,是他改变了我!”

  “小李哥?”我神情有些怪异,脑海里想起了何雅琪叫来的那个黄毛小李子。

  “是的,他叫李昊,是个坏人,也是个好人,他杀人的时候风轻云淡,眼皮都不会眨一下,但是对自己人却很仗义,那次我被一个主管欺负了,是小李哥帮我出了头,并且给了我一个空瓶子,让我开那个主管的瓢。”丫头姐说道:“那时我不敢,拿着酒瓶子手都在抖,和你差远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小李哥的眼睛,我一下子有了股很劲儿,一瓶子下去,整个包厢里都是溅起了鲜血。”

  “当时我用的力气太大了,打完后连我自己也懵了,小李哥盯着我好一会儿,才对我说,行啊,小姑娘人不大狠劲儿挺大,愿意做我女人吗?”

  丫头姐回忆,脸上带着淡淡的欢喜。

  这让我有些不舒服,尤其是最后一句,我有些反感那个李昊,因为我本能的把丫头姐当成了自己的人,说难听点就是禁脔,结果被另外的男人横插了一脚。

  “那你最好做了吗?”我担心的问了一句。

  丫头姐摇摇头,说:“我配不上他。”

  我松了口气,这口气还没呼出去的时候,丫头姐下一句差点把我岔了气。

  “我们不是情侣,但是我们做爱了,我的第一次给了小李哥。”

  “……”然后我就又感到不舒服了,脸涨的通红。

  “怎么了?”看我的样子,丫头姐奇怪的问。

  “没,没啥,你继续说……”我心里酸溜溜的,好像自己最喜欢的玩具被一个叫“李昊”的王八蛋抢走了一样。

  丫头姐也不在意,继续说了下去:“自那以后,小李哥就挺照顾我的,他经常鼓励我,让我狠一点,‘这个世上没有公平,也从来没有公平过’、‘谁要是抢我碗里肉,我就扔掉他的锅碗瓢盆’,这些话,都是出自小李哥的嘴,是他影响了我。”

  “慢慢的,我变得冷酷,谁要是扇我巴掌,我就扇回去,烟柳皇都有不少对我有想法,但是他们都被我教训过了,后来小李哥把我赎了出去,我就跟着小李哥了,后来我才知道,他属于的圈子,根本不是我能仰望的,你还小,这个圈子就不和你说了。”

  “后来我也渐渐打出了名堂,我的称呼,也从‘小贱人’、‘小婊子’、变成了‘珂姐’,就在我以前我会一直冷酷下去的时候,我遇见了你……”丫头姐把目光放到我身上,柔和溺爱的看着我,这么说道。

  “我?”我本能的吓了一跳,话也说不出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路过地府说:

  看书的时候麻烦大家点一下右上角的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