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这个回答一点也不意外,坚持地步步紧逼:“为什么不行?你是我姐,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以前都是你在保护我,现在我也想保护你了。”

  我在说这话的时候,丫头姐的身体明显地颤了一下,紧接着,她就流泪了,捂着嘴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

  “我不想以后再发生昨天这样的事了,知道吗?昨天那个时候我真的恨死了混混,如果他真的强了你,我会不顾一切的杀了他,然后再去杀了他的亲人,一个不留,哪怕是坐牢,判死刑,我都不怕!在我心里,谁也不能伤害你,你是我一个人的丫头姐,谁敢我就和他拼命!!”

  我越说越激动,特别是最后一句,我几乎是吼出来的。我猛地抓住丫头姐的肩膀,对她说:“告诉我,好吗?”

  丫头姐伤心的流下了泪,我知道,刚才的那番话已经彻底击垮了她内心的防线,现在的丫头姐,是真正的丫头姐。

  出乎我意料的,丫头姐依然摇了摇头拒绝了我,她说:“小杰我知道你想保护我,我也看到了,可是我不值得你这么做?知道吗?我很脏,早就有很多男人和我有过关系了,圈子里他们都叫我‘珂姐’,我不想把你拉进来!”

  “脏?呵呵……”我苍凉的笑了起来:“那又怎么样?你再脏也是我丫头姐,那个会站在我面前遮风挡雨的丫头姐,比某些一出生就把我扔了的女人好多了。另外这个社会只看表面,不看内在,把所有人都踩在脚下,谁敢这么说?所以我不在乎!”

  “告诉你又能怎么样?告诉你就能改变什么吗?什么都改变不了!小杰,你要记住,这个世界没有公平,也从来不曾公平,要想活下去,只有靠自己手里的家伙!”丫头姐笑了一下,说:“所以,我还是不告诉你了。”

  我急了,牙齿紧紧咬着嘴唇,说道:“丫头姐,我只是不想昨天的事情再发生了,我没你厉害,也没你优势,但我是个男人,有些风浪,还是需要我去扛的!”

  丫头姐身子再次一颤,紧紧握住了我的手,咬着牙问我:“小杰,你真的想知道吗?知道了,就不能回头了!”

  “想!”我深吸一口气,说道,我有种预感,知道了丫头姐的过去,我可能真的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可我不后悔,我的想法很简单,也很幼稚,那就是不想丫头姐再受到伤害了,所有伤害她的,都得死!

  丫头姐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次睁开来时,眼中已经变得平静,平静的让我有些害怕。

  她点了一根,又给我了一根,说这是男人必须学会的东西。

  我学着吸了两口,顿时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但是渐渐地,我没了那种感觉,相反有种舒爽的感觉,在这种感觉里,我能遗忘一切。

  “这位小姐,病房里不能抽烟……”这个时候门开了,一个护士小姐急忙阻止丫头姐。

  “滚!”丫头姐眼睛一蹬,声音中气十足,吓得那个护士立马不敢说话了。

  喝退了那个护士后,丫头姐继续抽烟了,眼神带着怅然,我看着她,觉得会抽烟的女人也挺有魅力的。

  烟圈升起,模糊了丫头姐的脸,在烟雾缭绕中,丫头姐终于对我袒露心扉,诉说了她不为人知的过去。

  第一句话,我心里就猛地一痛,紧接着牙齿就紧咬起来了。

  “92年,我爸强X了我妈,93年,我就出生了……”

  说这话的时候,丫头姐语气很平静,好像在说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情一样。她越这样,我越是心疼,到底是多大的仇恨,才能让一个有血有肉的女人变得如此冷酷无情?

  她话语平静,不是不起波澜,而是因为不在乎。

  不在乎,也就心死了。

  “那时候我家在农村,思想落后,贞洁看得比性命都重,所以我妈只能委屈嫁给了我爸。因为恨,因为穷,我爸我妈每天吵架,后来我妈不要我了。那一天下着雪,我爸从雪地里捡回来一个婴儿,自此以后,我就多了一个弟弟。”

  说到这,丫头姐不屑的笑了一下,她低着头,我只觉得她的五官是黑暗的,嘴角之处挑起一抹冷冷的弧度,继续说了下去。

  “因为我是我爸强X了我妈才出生的,乡里人都叫我是孽种,家里的地位,我甚至不如那个捡来的弟弟,我爸打我,骂我,连我弟弟也欺负我。我的童年,就是在家暴中度过的……后来我妈回来了,跟一个有钱男人回来的,因为当年的事,我爸被判了刑,整进了监狱,我和我弟就开始了流浪生活。”

  “我想活下去,所以每天拼了命的想办法,我做过小偷,也捡过垃圾,没有家时我们会去别人的茅屋里过一晚。后来,有一对好心夫妇收留了我们,他们对我很好,那是我唯一可以回忆的时光了……“说到这,丫头姐又苍凉的笑了一下,我琢磨着,估计又发生什么事了。

  果然……

  丫头姐继续诉说:“那对夫妇就养了我半年,灾难就开始了,那天我贪玩,晚了点回家,当我回来的时候,我的家起火了,整幢大楼都被火海淹没,到处都是叫救命的声音,还有楼房倒塌的声音……我很害怕,就躲在远处的草丛里看着。那一夜,我没有眨过一次眼,亲眼目睹了火海的炽盛,再到熄灭。早晨的时候,我看到了那个纵火的凶手,他提着一个麻袋,里面都是断手断脚的,还有人头,都烧焦了……他是个杀人狂!是恶魔……我好不容易有一个温暖的家,结果就这么被他毁了……”

  s更新7/最、u快上酷&匠}~网'}

  我听得有些心疼,心里暗骂生活他妈的就是一个臭婊子,它玩了丫头姐,先让她绝望,再给她希望,最后又无情的将她踢入绝望的深渊中。

  人生的大起大落,社会的人情冷暖,丫头姐在六岁的时候就体会到了。

  突然,丫头姐问我:“小杰,你知道那个纵火犯是谁吗?”

  我没有回话,只是静静地听着,等丫头姐继续说下去。

  然而,她的回答却让我的眼神彻底的呆住了。

  “他是我爸,我的亲爸,是他亲手放的火,烧死了我的养父养母,还有我的弟弟,那可是他的亲生儿子啊!”

  丫头姐冷冰冰的说道,根本没有半分感情可言。我能感受到,丫头姐虽然语气平静,可是身子却在轻微颤抖着,那平静的声音之中带着尖锐,带着歇斯底里,如果有把刀放在她面前,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抓住它,然后用力朝前捅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