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死地睁着眼,眼中一片猩红,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这么恨一个人过,我发誓,我想杀了他!可是我不行,我的一条腿断了,走路都是个问题,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男人脱掉了丫头姐的衣服,然后是裤子,最后只剩下内裤了。

  “嗯……”丫头姐的脖子被男人亲上了,她发出了一阵呻吟声,这种呻吟声很难受。

  “看到你姐的身体,你也应该有反应了吧,哈哈,正好,我玩好了就让给你,上自己的姐姐,你应该很有成就感吧,到时候我给你们录一段视频,保证火。”

  “呵呵,哈哈哈……”男人露出了猥琐的笑容,准备伸手去脱丫头姐胸前的罩子。

  “你敢动我姐一下,我杀光你全家……”这一刻,我再也受不了了,我脑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个念头,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我半躺着的地方正好是厨房,我伸手就拿了一把水果刀下来,藏在衣服里,下一刻,我全身猛地用力,用一只脚支撑,跳到了那个男人身边,直接将他扑倒,然后拔出水果刀猛地刺过去!

  “我要让你死!!”

  这一声巨吼,几乎用尽了我全身的力气,家里回荡着我愤怒的回声,一次一次回荡,每一次回荡,都能听到其中蕴含的滔天怨气。

  “噗!”

  水果刀刺进了男人的身体,顿时鲜血喷涌出来,溅了我一脸。

  e最“新_章、l节}上~酷~O匠sJ网●

  我只觉得脸上一热,一股浓郁的腥味便是疯狂蔓延开来,血味加深了我的恨意,我像是不要命一般,一刀一刀捅了下去。

  “来啊,杂种,你他妈再来啊,老子捅死你!”一边刺,我还状若疯狂的骂道。

  “啊……”

  那个男人惨叫,全身好几处都被我捅了,声音撕心裂肺,叫声可能是吵醒了丫头姐,她睁开睡眼,就看见我拿着刀,在捅一个男的。

  “滚!”

  那个男人一脚狠狠揣在我身上,将我踢开,然后拖着满地的鲜血狼狈离开。

  “来啊!!”我红着眼,对着门口骂道。

  待到人走了以后,我低头一看,手里都是血,然后看着另一只手上握着的水果刀,“哐当”一声,水果刀掉在了地上,我也瘫坐在地上,眼神呆滞。

  “我……我捅人了,我捅人了……”我的手在颤抖,手中的鲜血像是放大镜一样在我眼里无限放大,我感到了内心的恐惧如杂草一样滋生。

  当我回头时,发现丫头姐正坐在沙发上对着我的背影发呆,眼中流下了泪水。

  看着丫头姐,我心中的恐惧又少了不少,那颗紧张的心也安定下来,我知道,如果再来一次,我还是一样会不顾一切冲上去杀了这个男的!

  因为,她是以后我要保护一辈子的人。

  看着丫头姐越来越多的眼泪,我机械的走过去,帮她擦掉,然后沙哑的对她说:“姐……我终于能光明正大的保护你一次了……”

  看着姐姐那张已经被眼泪充满的脸颊,我勉强的笑了一下,然后眼前一黑,身子就不由自主地朝身后倒下了。

  我不知道后来的事情怎么样了,我只知道,在我眼前彻底黑下去之前,丫头姐再也忍不住了,不要命的朝我这里跑来,眼中眼泪唰唰唰流了下来。

  她想在我倒下前抱住我,拼命地跑拼命地跑,可是还有一段距离,丫头姐不可能在我脑袋着地之前抱住我。

  我想,就这么倒下,也挺好的,至少丫头姐安全了……

  于是,我安然的闭上眼睛,任由身体直直往后倒下。但是预想而来的疼痛没有到来,我倒在了一个带着芳香的怀里,软软的,然后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时,我只觉得身边一阵安静,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阵刺眼的白,白色地床单,白色的棉被,白色的天花板,连窗帘都是白色的……一阵剧痛袭来,我脑海中浮现了自己和那个男人搏斗的场面。

  我知道我赢了,我成功保护了丫头姐,而我也因此而挂彩。这里,应该就是医院了。

  忽然我鼻子有些痒,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忽然看见旁边多了一个美丽的脸颊。

  是丫头姐。

  她就在旁边,应该守了我一宿,此时她累着了,就趴在我床边睡着了。

  看着丫头姐平静的呼吸声,我神情有些恍惚,我从没见过这么安静的丫头姐,也从没见过这么软弱的丫头姐。

  在我眼里,丫头姐是很疯的,很开放,什么事情都要争个高低,印证了她的那句话:有些事情,能站就别坐着,能坐着就别跪着。但是此刻的丫头姐,太安静了,安静的让人心碎。呼吸均匀,隐隐出现两个小酒窝,我不忍心打扰她,即便她的头压着我的另一条腿,压得我都麻木了,可我依然不敢动一下,生怕吵醒了丫头姐。

  “别……别打我了,我再也不敢了……不要打我。”

  突然,丫头姐说了梦话,她眉头微皱,好像梦见了可怕的事情,我察觉到她的身体紧绷起来,而且在轻轻颤抖,这是害怕到极致的表现。

  我有些发呆,不知道丫头姐为什么会说这种梦话,难道和她的过去有关吗?

  谁要打她?谁敢这么对她?

  我有些不舒服,更有些心疼,于是我紧紧的抱住了她,用自己的体温让她平静下来。

  但我没想到的是,被我这么一抱,丫头姐不仅没有平静下来,反而更激动了,死死的抓住了我的手臂,力气竟然大的吓人,好像我的手臂就是救命稻草一样,一边抱着还一边说:“别……别离开我了,我不要一个人……”

  我心脏在抽搐,从没见过这样子的丫头姐,我很心疼,这就是丫头姐的真面目吗?

  我伸手,想去触摸丫头姐的脸颊。她的脸很滑腻,吹弹可破,我发誓,我此时没有任何想法,只要好好地让丫头姐平静下来。

  听着丫头姐的梦话,我隐约间听见了一种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那种细微的声音,微小到近乎听不见,从我的胸膛内传出。摸着胸口处传来的阵阵心跳声,我忽然感到心很痛,仿佛有一把无形的刀,在切割,在绞裂。

  见识到了真正的丫头姐,我更加坚定了以后要保护好丫头姐的决心。

  随着沉默的时间越来越长,那种钻心的疼痛感就越来越强烈。最后我受不了了,我想知道丫头姐的过去,想去了解她,然后保护她,一辈子!

  我静静地等待着丫头姐醒来,她醒来后,看见我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小脸顿时红了,问我什么时候醒的,也不叫我。

  我没说话,依旧盯着她,好像要把她看穿一般。

  丫头姐又说,昨晚的事情,谢谢你了,如果没有你,我可能真的就稀里糊涂的丢了身子。

  我还是没说话,这种眼神,像是我刚和丫头姐认识,要深入了解一样。

  丫头姐的眼睛变得闪躲,不敢直视我的眼神,偏过头去问我:“干嘛这么看着我?”

  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丫头姐担心的问我:“你不会听见了我说的梦话了吧?”

  这次我点头了,认真的对他说:“我全听到了,所以我想知道,姐你这些年的经历,还有……你的身世!”

  丫头姐脸色顿时变了,变得惨然,她直截了当的拒绝了我:“不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路过地府说:

  第一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