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何雅琪的哀求,我没吭声,也没有删除照片的意思,还朝她白花花的大腿处看了一眼,她的内裤依旧是丁字裤,很细很细,看的我实在受不了了。

  q酷.8匠Z)网…2唯z一正,版32,_}其~b他c都h2是‘盗9"版

  注意到了我的目光,何雅琪脸上浮现了一抹绯红,她小声说:“林杰,只要你能把照片删了,你想看就看吧,我忍了!”

  我尴尬的朝她笑笑,虽然很不舍,但还是收回了目光,说了句,快点把衣服穿上,然后我们离开这。

  何雅琪的犟脾气上来了,她说,林杰你要是不把照片删了,我就不走了,我就不信你能把我一人扔这里!

  我有些火,觉得这女人真麻烦了,打开手机翻着艳照对她说:“你以后给我小心点,别再惹我了,不然我还叫丫头姐收拾你!”

  何雅琪连忙穿上衣服,说,不会了不会了,知道你有这么厉害的姐姐我还找你麻烦这不自己找罪受吗?快点把照片删了吧。

  我把照片删了之后,对她说,现在可以走了吧?

  何雅琪点点头,说可以了,又很小心的问我丫头姐去哪儿了?我告诉她丫头姐应该有急事要处理,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了吧。

  听到这话以后何雅琪像变了个人似的,张嘴就骂我是畜生,狗娘养的,还甩了我一耳光,然后气冲冲的朝前走去。

  莫名其妙被甩了一巴掌,我心里窝火的不行,冲她大骂,说你个小贱货,知道丫头姐不在了就翻脸了是吧?早知道就让丫头姐把你卖了算了。

  不提这事还好,我一提,何雅琪就像发了疯的母猫一样,冲我大吼:“妈的你还说,还不是你害的,老子长这么大,从没受过这样的罪,拍我裸照威胁我是吧,你那个姐姐,老子迟早叫人轮了她……”

  啪!

  她还没说完,我就一巴掌抽在了她脸上,红着眼对她说:“你再说我姐一句坏话试试!”

  我活这么大,最恨两件事,一是我的家庭,我妈和别人跑了,我爸颓废了半辈子,这是我一生的痛,第二就是我丫头姐了,她在我心里占着极大的比重,在无母的童年,我是把丫头姐当成妈的人,别人骂我可以,但是骂丫头姐就不行。当时只要何雅琪再骂一句,我就对她不客气,至少也要在这里强了她。

  好在何雅琪没说了,只是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说这事没完。

  我没理她,对她说:行了,别废话了,我姐走了,你爱联系谁联系谁,我先走了。

  “你敢走一步试试!”何雅琪追上来拦住我,说:“我已经给我爸打电话了,你和我在这里等他。

  我像看傻子一样看她,“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傻?你爸来了看见你这样还不得打死我啊,一个人呆着吧。”

  我心里也有些发虚,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拦了一辆出租车就回到市区了。

  下了车后,我心里特别忐忑,何雅琪联系了她父母,他爹会不会报警来抓我?

  之后一看到有车子过来,我赶紧躲在一边,等车过去了才敢继续走。

  回到家我爸已经睡下了,客厅里一股子酒味,他估计又喝多了,我松了口气,还好他睡着了,要是醒着,估计又免不了一顿打。

  简单的洗漱后,我就睡下了,第二天去学校的时候依旧胆战心惊的,来到教室一看,何雅琪今天没来上学,也不知道干啥去了。

  一连三天过去,都风平浪静的,除了何雅琪三天没来上学之外,其他都挺正常的,我那颗悬着的心也就渐渐放下来了。

  第四天半夜,我隐约听见有人在敲我家的门,我爸睡得死,没听到,我却听到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隐约觉得这敲门声十有八九和何雅琪有关系。

  我壮着胆子,冲外面喊:“谁啊!”

  外面人的说是警察,问我这里是林杰的家吗?有事情要找我问一下。我一听身子一软,差点跌坐在地上,脸很苍白,完了,何雅琪他爸果然报警了,我要进局子了。

  虽然我很害怕,但人家都找上门来了,躲是躲不过了,只能硬着头皮开门了。外面站着两个警察,何雅琪站在后面,指着我说:“就是他!”

  话音刚落,何雅琪后面就走进来一个中年男子,一进门就踹我,这一脚力气很大,我被踹在了墙上,两个民警见状赶紧拦那个人,说动手解决不了问题。

  他说不管谁对谁错,打我女儿这事就没完!我寻思着,这人就是何雅琪他爸。

  一人拉住何雅琪他爸后,另一人就问我家里有没有大人在?我说我爸在睡觉。

  何雅琪他爹当即冷笑一声:“呵呵,果然是有什么样的孩子就有什么样的老子,这种事发生了还在睡觉,把他叫出来,我倒要看他长啥样!”

  我紧紧攥紧了拳头,说老杂碎你敢这么说我爸。何雅琪他爸一听,乐了,又一脚揣在我身上,怒笑道:“怎么?我这么说还有错了?你想咋着?”

  我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我爸的门忽然开了,面无表情走出来,但是一看见两个警察制服的人站在门口的时候,脸瞬间沉了下来,问我发生啥事了?

  我不知道怎么跟我爸开口,这个时候何雅琪他爸说话了:“你儿子找人绑了我女儿,还拍了一些乱七八糟的照片,你看你养的什么狗屁儿子!”

  我爸眼珠子当即瞪圆了,一把抄起茶几上的烟灰缸砸了过来,我本能地想躲,但我并没有躲,硬扛了这一下,顿时脑袋剧烈的疼,被撬开一个血口子,血汩汩的往下流了。

  这还没完,我爸像发了疯似的把我拎到一边对我就是一阵拳打脚踢,还是两个民警拦住了他,叫他别激动,还让他和我一起去趟警局。

  我爸不肯去,说丢不起这人,他会想办法把我保出来的,民警无奈,只能先带我和何雅琪去警局了。

  录口供的时候,何雅琪指着我说,是他找人绑了我,一开始要把我卖到洗头房里,我不肯,他们就打我,其中一个还拿着刀要砍断我的手。我瞳孔一缩,脸吓得煞白,警察问我是不是真的,我还是无力的点点头,心想,我这辈子算是完了。

  之后何雅琪又说,他们带我到了一个废弃仓库了,林杰,他还想强我,衣服都脱了。

  我眼中满是怒火,没想到何雅琪会这么往我身上泼脏水,赶紧辩解:“我没有,我没想强他!”

  到最后他们问我还有什么话说,我说没有了,最后让我把丫头姐找来录口供。

  我拨通了丫头姐电话,民警和她说了一会儿,丫头姐说马上就到。

  很快的,我见到了丫头姐,她是一个人来的,并没有带王龙王平。一见到我就问他们打我没有。这件事情因为丫头姐而起,我多少有些埋怨她,可是一见她这么担心我,我心里暖暖的,我妈跟人跑了,我爸就知道打我,可我还有丫头姐啊,她疼我!

  何雅琪一看见丫头姐,本能的身子一抖,然后歇斯底里的指着丫头姐说,爸,就是这个女人,她打我最狠了,脱我衣服,也是她指使的。

  她爸一听这么说,二话不说就走到丫头姐面前给了她一巴掌。我当场就急红了眼红,“草你妈了个比,你敢打我姐!”

  丫头姐拉住了我,对我摇摇头,自己来到何雅琪他爸面前,整个人气势就变了,指着何雅琪他爸的鼻子说:“你他妈一个男的打我一个女的,你有种!”

  之后她就开始掏手机打电话,何雅琪他爸就一个劲的骂她,说她像出来卖的,丫头姐冷冷的警告他说说话注意点,别回头舌头被人割了还不知道为什么,何雅琪爸爸怒极反笑,问民警这算不算恐吓威胁,是不是得抓起来拘留了?

  最后他说,这事我年纪小,没成年,就这么算了,但这女人成年了,也是主谋,不把她整进牢里誓不罢休。

  丫头姐无所谓的笑了一下说,行啊,我看你怎么把我整进牢里去,之后就继续打电话了。

  旁边一个民警严肃的对丫头姐说,请跟我们走一趟!

  丫头姐同意了,我心里大急,死死地抱着丫头姐的衣服不让她走,我知道,要是丫头姐和他们走了,估计再也见不到了。

  丫头姐笑着对我说,小杰没事,他们不能把我怎么样的。

  顿了顿,她又说:“小杰你可别走啊,十分钟后,你就能看到我安然无恙的出来了。”

  何雅琪他爸还冷着脸说丫头姐死到临头了还逞能,没想到丫头姐更狠,直接回了一句:“是不是逞能,十分钟后就知道了,到时候别像个孬种一样跪在地上求饶啊。”

  这句话当即让何雅琪他爸炸毛了,脸红脖子粗的说,臭女人你再说一遍试试。

  丫头姐说了一句这比是聋子,就自顾走了,坐在局子里翘着二郎腿,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十分钟左右,局子里忽然来了一通电话,是上面打来的,问那个警察是不是抓了一个叫林珂儿的女人,警察说是啊,怎么了江局?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忽然传来一个中年愤怒的吼声,声音大的连我都听到了。

  “你不要命了,谁让你抓她的,赶紧放人!”

  警察和何雅琪爸爸的脸色都变得难堪起来,丫头姐跟个没事人似的坐在那喝茶,完全当成茶馆了。

  “不是,江局,那个林小姐真的……”警察还想解释。

  “闭嘴,你知不知道惹了多大的祸?想死别拉着别人,我还想多干几年呢,赶紧给我放了,一会儿我亲自来一趟!”

  挂了电话后,那个警察心有余悸的看了丫头姐一眼,心想这女人到底什么来头?连江局都要亲自对待?

  丫头姐站起来问那个警察,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那个警察急忙堆起笑脸,跟孙子似的说:“是是是……林小姐你随便。”

  丫头姐带我一起走了,临走前还得意的看了何雅琪他爸一眼。

  那个男人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问那警察说,这是啥意思?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因为那通电话,警察的神色也有点冷,说:“那不然呢?人家上头有人,你惹不起!赶紧带你女儿回家吧。”

  他爸还不死心,问那个警察丫头姐什么来头?那个警察忌惮的朝两边看了一眼,确定没人后,贴在何雅琪他爸耳边说了什么。

  之后何雅琪他爸脸色就变了,冷汗唰唰唰流了下来,拽着何雅琪回家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