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这阵仗,我有些慌,我经常打架是真,但是从来没跟社会上的混子交过手啊,心里恨得牙痒痒,何雅琪那骚货,居然真的叫人了。

  那个叫小李哥的黄毛拿着块红砖朝我走来,我下意识往后退了一下。

  看见我后退,那些混子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有一个染着酒红色头发、衣着暴露的女混子捅捅何雅琪的腰,说,琪琪你丫越活越回去了,会被这样一个孬崽扇了巴掌。

  何雅琪自尊强,黑着脸没说什么,而是叫回了小李哥,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之后我就看见他就把红砖丢了,叼着一根烟给了我一巴掌,这一巴掌力道很大,打得我有点懵。

  他揪住我的头发把我提了起来,说:琪琪叫你过去。

  说完也没等我说话,就一把拎起我,摔在何雅琪,然后就站在一旁了。

  我仰起头来看着何雅琪,因为这个角度很微妙,何雅琪又穿着校服短裙,所以我能把她裙下的春光看的一清二楚。

  我暗自吞了口口水,奶奶的,这小骚B,居然穿着丁裤衩……

  “砰!”

  忽然我脑袋一疼,视线也模糊,只见何雅琪一脚揣在我脑袋上,因为她放学后就换了高跟鞋,鞋跟很尖,这么一踹,差点把我脑袋刺一血窟窿。我昏昏沉沉的,只听见她一脚踩在我的脸上,一边骂道:“林杰,真你妈啊,挺叼啊,知道二中是什么地方不,老子的地盘,就你这怂样也敢扔我东西到男厕所?妈的,今天不把你脑袋开瓢了老子就不姓何!”

  前面说了,我这人特反感女人,尤其是她踹了我一脚,还把鞋子踩在我脸上,这更激起了我血性,我一把抓住她的脚裸,将何雅琪撂翻在地,然后狠狠扇了她一巴掌,同时骂道:“你他妈一个臭娘们,居然……”

  我的话还没说完,旁边的小李哥就直接冲到我面前踹了我肚子一脚,他比我高一个头,一米八五,块头也壮,我直接被他揣到地上了。

  7酷.匠Bd网u`永久☆《免C费U}看小Y“说0"

  紧接着,其他一些男男女女都围上来打我了,我爬也爬不起,只好抱着头躺在地上。

  我记住了一男一女,打我打的最狠,一个是小李哥,大混子,还有一个带着大耳环的女人,扇起巴掌来那叫一个狠,一看就是大姐头之类的,后来我才知道,她是隔壁一中的女老大。

  一中,比我们二中还乱,能在这种地方站稳脚跟的,手段狠着呢。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后来还是我们保安部的保安出来了,他们才停手,散开后,何雅琪走过来又打了我几巴掌,骂道:“老子长这么大,除了我爸妈,你他妈是第一个打我耳光的,而且还打了俩,你记着我的话,别让我在校门口看见你,否则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接着,何雅琪就从一个混子手里抽了根烟,点着抽了一口。看她那拽样,我在心里暗骂,骚婊子,居然还抽烟,肯定是个被万人轮的货。

  其实,那个时候我们学校一些人都抽烟,这些人不是混子,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装逼,为什么?因为抽烟看起来厉害啊,何雅琪刚来那会就天天校门口和那些男女混子学生玩。也因为这个,她路子广,加上她漂亮,也有一些混子追她,也不知道有没有被操过了。

  何雅琪气还没消,指着我骂,差不多了之后问我,林杰,你他妈服不服?

  我没坑声,这时,旁边一个穿着超短裙看起来却挺清纯的女孩居然为我求情了,拉了拉何雅琪的手臂,说这事就这么算了吧,别闹大了,一会儿还要去KTV呢。

  何雅琪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开玩笑似的问她是不是看上我了,这时我才抬起头来看那个女孩。瓜子脸,长得很清秀,帮着双马尾,样子有些像初音未来那种小萝莉。

  她脸红了一下,抓了何雅琪的胸一下,说道:“瞎说啥呢,我这不为红姐着想吗?今天可是她生日,别坏了兴致。”

  这时,那个打我打的最狠的女混子说话了,原来她就是红姐。

  “今个儿老娘生日,这瘪三自己往枪口上撞,雅琪你不是要开她瓢吗?姐帮你!”

  说着红姐就捡起地上一块石头,问我服不服。

  我依然没吭声,这让她觉得特丢脸,骂了一句“草”之后,就扬起手里的石头,狠狠拍在我脑门上。

  我感觉眼前一黑,脑袋一阵刺痛,不一会儿我觉得有什么粘稠液体顺着我脑门流下来了,流进了我的眼睛里,嘴巴里。

  周围几个女生一下子就咋呼起来了,说流血了!

  何雅琪也没想到这黄毛会在这动手,赶紧把红姐拉一边,不爽的说道:“红姐你咋回事?要开瓢没错,但没说在这里啊,这里还是校门口呢,你知不知道以后会给我带来多大的麻烦?”

  红姐不屑的哼了一下,说:“不就开个瓢嘛,有啥啊?这小子要是敢说,老娘天天来这堵他,给他长点记性,一中那还有好几十号人呢。”

  何雅琪这才放下心来,厌恶的看着我说道:“林杰管好你的嘴巴,保安那边我会摆平,你要是敢说出去,可就不止开个瓢那么简单了,找人废了你!”

  这个时候保安也走过来了,看到是有钱有势的何雅琪在惹祸之后,也没说什么,只是吆喝着别看了,赶紧离开。

  那些人走了,何雅琪被一个男人搂着,树林里顿时空旷起来。

  我一抬头,发现那个双马尾女孩还没走,在原地看着我。

  “怎么?刚才还没打够?还想再打一顿?”因为脑袋被开了瓢,我心情很不好,说话也冷嘲热讽的。

  女孩没说什么,只是从包里拿出一些药水和创可贴,放在我旁边,就跟着何雅琪跑了。

  看着创可贴和红药水,我诧异的看了一眼,忽然拿起药水狠狠砸在了地上,看着破碎的玻璃瓶,我心里才有了丝丝快意。

  回家的路上,我心里特别不爽,觉得今天受到了侮辱,我发誓我早晚要找何雅琪和那个红姐报回来,尤其是何雅琪,早晚上了她!

  至于脑袋,我则是一个人去了趟医院,缝了十针,心想这红姐下手真够狠的,这么大的力,到现在还痛呢。

  摸着头上的纱布,我心里暗叫一声完蛋,这幅模样回家,肯定要被我爸打一顿。

  快到小区门口的时候,我正琢磨着要不要外面过夜一趟。忽然一阵香风袭来,我眼前一黑,一双芊芊玉手就这么遮住了我的眼睛,还用很嗲的声音问我,猜猜我是谁?

  我有点蒙,用力挣脱了她的手后,转过去看她,一下子愣住了。

  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社会女人,打扮很时髦,紧身皮裤将她丰腴大腿的曲线勾勒到极致,上身一件牛仔夹克代培一块小披肩,婉约不失大气,这是城市女人身上才有的气质。

  我有点懵,问,你谁啊,找我啥事?

  面对我的问题,女人没回答我,而是看着我吃吃的笑:“你真不认识我了?”

  说话的时候,女人嘴角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还有两颗可爱的小虎牙,看到这个酒窝和小虎牙,我一下子呆住了,书包啥时候掉了我也不知道。

  我的目光,一直盯着女人的脸,看了好久好久。

  然后,我眼睛就红了,从小到大我都没怎么流泪,可是看到这个女人,我流泪了。

  我控制不了自己,哭着喊出了一个名字。

  一个我尘封了许久,却一辈子都不敢忘的名字。

  “丫头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路过地府说:

  第二章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