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爷爷!”叶玄灵急匆匆的赶回到了叶家,连忙跑入叶家正厅,这时爷爷应该在正厅与客人闲聊。

  “禁止通行。”两名身材魁梧的大汉左手持着长矛,右手持着盾牌,在叶家正厅同时阻止叶玄灵的进入,眼睛里尽是不屑,淡淡的说道。

  “好大的胆子!你们知道你们这样做会延误多大的事情么?你看看这是谁!”叶玄灵身子向下一低,露出了背上叶绍原的脸,说道。

  “是叶二少,快快请进,不好意思,我这也是我的本职,不好意思,希望玄少不要介意啊。”两名中年男子笑着说道,急忙圆场。

  叶玄灵轻轻的瞥了他俩一眼,便迅速进入到正厅之中。

  “我,我怎么感觉,叶玄灵有些不一样了?尤其是刚才他的眼神,有些可怕。”其中的一名男子说道。

  “是啊。咱俩怎么被他所吓到了?切,武者初期的罢了,还不是仗着家主是他爷爷。”语气中透露着不屑。

  “总感觉有些不太一样啊。”“是你想太多了。”“或许吧。”

  ……

  “爷爷,您,您快救救二哥。”叶玄灵气喘吁吁的说道“孩子,绍原怎么了?”叶青满脸疑惑,看了看叶玄灵背上的叶绍原,说道。

  “那咱们改日再聊。”一名身材有些稍胖,个子不算太高,头上有些许白发的中年男子说道。

  “那好,慢走。”叶青回答道。

  叶青将叶绍原从叶玄灵的背上接了过去,检查了一下叶绍原的身体,不禁大惊失色。连忙急切地询问叶玄灵:“玄灵,绍原的灵田怎么,怎么破掉了?”说完,将叶绍原放到椅子上,叶青坐到椅子上问道。

  叶玄灵一五一十的将事情告诉了叶青。

  “真是岂有此理!”叶青手中握紧的茶杯猛然破裂,脸涨得通红。

  “无法无天,无法无天!拿咱们叶家不当回事了是么,我这个武王是摆设对么?”叶青笑着说道,但笑容却有些让人害怕。

  叶绍原也是叶家最有希望的小辈之一,年纪轻轻就武卒后期,可以说是天资不错。但竟被人废掉,自己一个大家族竟不能将小辈护得周全,真是可笑至极,这让众人如何看叶家?如何再将自己的孩子放入叶家培养?叶家又该如何吸收新鲜血液?最重要的,叶绍原可以说是叶青苏夫妇的希望,叶青苏将自己所有的财宝都给予了叶绍原,有什么好的东西都会先给予他,叶青苏也只不过才武师后期巅峰罢了,他已无心晋升大武师,就将所有的期望付托在了叶绍原的身上。要让青苏知道这件事,这可让青苏怎么办?叶青一时间想道。

  “来人,命嫡系之人全部来叶家议事厅议事。”叶青说道。

  ………

  “这次家主怎么议事排场这么大?嫡系之人都来了吧?”安薇说道。她是叶耐新的夫人,其人品质并不算太好,心胸有些狭隘,但却十分宠爱自己的儿子叶山,其儿子更是武士初期巅峰,让他十分为之自豪。

  “是啊,看来是有大事发生了。”“我听说好像是嫡系之脉中有人受伤了。”“谁啊?竟能让得家主如此重视?”“不会是叶玄灵吧?他的实力被人弄伤很可能啊。”

  “要是叶玄灵啊,咱们都不用来了,也就家主疼爱他罢了,要不然早就被赶走了。”褀姗说道,她为叶毓凯的夫人,也是比较不看好叶玄灵。

  “玄灵其实也不容易,每天也是坚持修炼,但是天资这样,没有办法。”柳杉杉说道。

  “也就二哥和二姐你们这样认为。”安薇说道。

  ………

  “爹,您将我们叫到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吗?”叶青苏问道。

  叶青看向叶青苏,眉头微皱,眼中划闪过一丝悲痛,心中十分纠结。

  叶青苏虽不说过于聪明,但并不傻,通过老爷子的一系列反应,立即感觉事情有些不妙,而且仿佛与自己有关。

  “爹,您就直说吧。”叶青苏说道。

  “好,我就说一下,青苏啊,尤其是你,切忌不要鲁莽冲动。”叶青的语气中透露着担忧。

  叶青苏心咯噔一下,果然啊,和自己有关。

  “您说吧,我一定不会冲动的。”叶青苏说道。

  “叶绍原,绍原的灵田破碎了。”叶青缓缓道来。

  “什么?二哥的灵田破碎了,是谁弄得?”开口的是一名和叶玄灵年纪差不多大的一个小孩,他叫叶松,是叶毓凯与褀姗之子,实力为武卒中期,叶松表面上很关心的样子,实则心中根本就不在乎。

  “不会吧?”“怪不得这次家主把咱们都叫来了。”“是啊。”

  叶青苏与柳杉杉的脸色瞬间苍白了起来,叶青苏语气有些发颤的说道:“爹,爹...这种,这种事可不能开玩笑的。”

  叶青缓缓摇头,以示为没有开玩笑,说道:“事情是这样….”

  “因为叶玄灵绍原才会这样,爹,我提议将叶玄灵这个害群之马赶出咱们家族。”叶耐新毫不死心,执意要把叶玄灵赶出去。

  周围也是有不少人附和着。

  站在叶青身边的叶玄灵眼中升起了迷雾,抽噎道:“真的,真的不怪我啊…”

  “你还有脸说话!”褀姗也是帮腔的说道,而他的丈夫叶毓凯则是一名不学无术的人,他只图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安稳就行了,其他的他也不想管,也管不了,所以他并没有说什么。

  “好了,玄灵你先回去吧。”叶青说道。

  “事情还没解决,自己本族却乱了,成何体统!”叶青大喊道。“都给我闭嘴,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对付南行商队!我们与南行商队的梁子肯定是结下了….”

  ……

  叶玄灵回到自己的房间后,躺在床上,不停哭泣。

  真的是因为自己吗?自己,自己太废物了吧?……

  呵?过了许久,叶玄灵突然一笑。因为我?都是因为我?家族经济产生下滑时是谁帮助你们经济回调上涨,那时候你们怎么没说赶出我?废柴?口口声声说我为废柴?修炼一途可是你们妄自定论?真是可笑至极。当初我的隐忍是否被你们当成了懦弱的表现?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待我,我并没有招惹于你们!我每天也在刻苦修炼啊!我也不想这样啊!这就是你们嘲笑我的资本吗?同族之人,不互帮互助,反而耻笑吗?说我不是叶家之人?你又是从何下出定论的?呵呵,南行商队??

  南行商队!有点儿实力就能肆意妄为了么?!

  叶玄灵双眼一闭,昏了过去,叶玄灵爆发出强烈的灵气波动,但范围并不大,其波动中心内侧很特殊,与其他人的灵气波动不一样,感觉很精纯,而且内侧波动有些特殊。

  怦怦,似乎有东西在复苏,那种气息,着实让人觉得可怕。怦怦,叶玄灵体内的天材地宝与叶玄灵每天修炼的灵气似乎在某一处存放了很久,这是突然有了一个开口,刹那间,所有灵药灵宝与周围灵气及叶玄灵体内每天修炼的灵气……都冲向这个开口,武者初期,武者后期,后期巅峰,武卒初期,中期巅峰,后期巅峰,突然戛然而止。

  过了一小会儿,叶玄灵醒了过来,头有些痛,他惊奇的发现,自己,自己竟然是武卒后期巅峰的实力了,还没从这种惊喜惊奇中缓过来,只听有一道低沉的声音传入叶玄灵耳中:“小家伙,你可让我沉睡了好久啊,不过,你也总算真正蜕变了。”

  “是谁,谁在说话….”叶玄灵有些吃惊的问道,着实被吓了一跳。

  h更*新最快A上酷QY匠r、网FZ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请各位看官看的时候不要忘记点击右上角的追书~有能力的打赏一下,每天撸撸一下,投个挖掘机~!

  另通知:本书不会烂尾太监,请放心食用,祝各位看官看的愉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吾民说:

  大家多多支持吾民,点击一下追书,谢谢各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