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不敢再和阿华接吻了,嘭嘭,心脏跳动得特别快,嘴巴发干,大萧条时期,饭都吃不饱,尽量节省,2万元够安琪家十年的生活费了,这么大的巨款,我不要,用眼睛示意阿华快走,“我们赢了32000元了,不敢再玩了,再这么下去很有可能全部输掉。”安琪期望阿华别再这么固执,我好想要2万元,可是这命运不由人,我们慢慢来吧。

  用手轻抚安琪的脸庞,“可怜的女孩,运气来了也不要,神会怪罪的;一定要给你2万元。”32000元是巨款,心里也很激动,脸上红了的华人男孩-阿华假装镇定地说;安琪的心稍微平静一些了,“我爱你,阿华。”

  这一桌骰宝赌台站满了赌徒,热情澎湃,人人都羡慕地看着阿华面前的32000元筹码,尼玛的,6把500元到32000元;还会开大吗?绝不可能的,我会押小。

  绝对是个主角,“都来给我捧场,赢光你们的钱。”狂妄的美丽荷官--元清说话有些颤抖;赌徒哪里还管其他的事情,“这把我一定要押小,概率懂不懂。”

  脸色红彤彤,不会再开大了,美女元清哆嗦着按下了骰盅旁边的电动按钮,尼玛的,再开大,就有鬼了,这桌连续6个大,已经赢了10多万了,就这几把,以后一个月不工作也可以。

  这一桌的赌徒紧张地看着元清洁白的手,按下了骰盅的电动按钮,大气都不敢喘,心惊肉跳地等了一会后,他们全押小,元清扫了一眼,大约6万元了。

  然后看到阿华把32000元筹码全部押小,真的好狠,众人不由得佩服起阿华,一个中学生,就敢全押32000元巨款;台上10万元左右了。

  受不了啦,一团烈焰直冲头顶,安琪的心砰砰地剧烈跳动起来;阿华亲着安琪的脸,可怜的女孩,满脸通红,脸上好烫;“256big,”阿华亲着安琪的脸庞,耳语道。

  喘出一口气来,安琪紧张地看着桌子的骰盅,心跳太快了,这样下去我一定会死掉,亲爱的阿华,是否忘记了我们都是穷人。

  不敢说话,这桌赌徒紧张地看着荷官元清的一举一动,“买定离手!”元清高声叫道:“256big,大赢,小杀。”轰,这桌赌徒大叫起来,当场有十来个人捧着胸口到门外喘气去了,很快他们回来了;这桌赌徒乱纷纷地叫道:“my-god,还有没有天理呀。”“连开7把大。”“这把一定押小!”

  500元赢到64000元了,嗷,安琪叫了一声,双手捧着高耸的胸膛跑到门外去了;看着女孩捧着暴突的胸膛出去了,亲爱的女孩已经大了,阿华心脏急剧跳动,今天一定要好好地和女孩共度浪漫时光。

  飒,大脑如雨后的沙漠一样清明,阿华意识发散出来了,扫视着骰盅,能扫描到骰盅里面,可就是看不清骰子的点数;没关系还可以用耳朵听的;荷官元清抖抖地按下了骰盅电动按钮;没有听清,耳朵显示骰子清清楚楚的转动轨迹,传递到了大脑;耳朵代替了眼睛,“看到了”骰子点数!345big!哄,赌场的噪音传来,那清晰的骰子马上看不见了;耳朵看到,我有特异功能吗?可能是大脑弹片血泡的问题,可能是偶然因素,可能是意外,先不管了;等会64000元全押大。

  “你把把都能听骰子吗?你把把都能听得清楚吗?”众赌徒纷纷押小,小的一面,7万元了,大的一面还没有;阿华把64000元全部押大。

  这桌赌徒吃惊地看着阿华推出64000元筹码,有好几个人又跑到门外面喘气去了,很快回来了,这么刺激,怎么能不看,怎么能不押小。

  心脏跳动快了,荷官元清看着这个学生,还是个初中生,真的佩服他的胆量,经济危机,64000元可以让四口之家的穷人生活十年;强压下心头的激动,喘出一口气,荷官元清开了骰盅,“345big,大赢,小杀。”轰,这桌赌徒大叫起来,当场有十来个人捧着胸口到门外喘气去了,很快他们回来了;这桌赌徒乱纷纷地叫道:“连开8把大!”“这把必须押小!”“再开大就没天理了。”

  就算知道了结果,阿华的心里也是怦怦跳,毕竟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见到过128000元了;心跳太快,呼吸急促,不停地喘气,大脑冒金星,不能玩了,最后一把。

  哈!荷官元清大叫一声,按下了骰盅电动按钮,下一把绝对要换人了,连续8把大,实在太紧张了,身体已经疲劳,这是最后一把。

  无论怎么样,众赌徒全部押小,难道真的没天理吗!小的一面8万多元了,这些人输得不少,连续8把大,一般人真的受不了。

  不能平静下来,心底还是有点浮躁,已经听不清骰子的转动声音了,一直以来都处在紧张气氛当中;噗噗噗,只听到三声非常轻微的声音,骰子落在骰盅垫子上停止转动了,这把完了,根本没有听到骰子转动的过程;哧啦,意识发散出来了,延伸到了骰盅,进入到里面,扫描到骰子的点数256big,好像眼睛亲自看到!飒,意识收回,这只是无意识的,偶然的,不能支持时间长一点的意识发散扫描;脸色通红,阿华大口喘着气,心脏大脑负荷都太重,这把结束后一定要走了。

  身体在颤抖的阿华把128000元筹码全部押大。

  这桌人人脸上是红布色,或者是猪肝色,黑人脸上也红了;荷官元清嘶哑的声音叫道:“256big,大赢,小杀。”摇摇欲坠的美女被其他服务员扶着了;全部收了小的一面的筹码,接着赔给阿华128000元筹码;已经说不出话来了,阿华只能用手示意服务员拿走筹码换成钱。

  连开9把大!张口结舌,面红耳赤,这桌赌徒面面相觑,真的见了鬼了,尼玛的天理何在?就没天理!

  从门外傻傻地回来了,安琪看着这桌的荷官元清已经被人扶走了,这一桌暂时还没有新的荷官过来;她看着这一桌满脸绝望痴呆的赌徒,不少人软软地趴在赌台上;她看到了脸色发紫的阿华,呆呆地站在桌子边。

  看$(正版:章●节上q酷匠*…网#

  安琪好似机械人一样抱着他的肩膀,他也没有反应。

  服务员跟着强哥过来了,阿华、安琪吃了一惊,清醒了一点。服务员把钱袋给了阿华,阿华、安琪有些麻木地看着很多叠的美金,应该有256000元了;赌场不会作假,公开搞鬼的,否则没人敢来的。

  有一些迟钝,阿华拿出3叠美金放进了安琪的包里,又把剩下的226000元放进了自己的包里;阿华给安琪背上了她的包,又背上自己的包。

  3万元,安琪头脑还没有反应过来,还在麻木中;其实阿华也不怎么清醒。

  “嘿嘿,”对着有些痴呆的阿华、安琪两人怪笑,强哥怎么这样怪笑!?阿华、安琪又清醒了一些,强哥说:“穷小子,全押9把大!我不得不佩服你,这是你们应得的,拿去好好花吧,下回再来。”又清醒了一点,安琪拉着阿华走了。

  这一桌的新荷官来了,可是赌徒不再赌了,输得太多,其次心脏超负荷运转,身体太疲劳,一定要歇歇,这桌赌徒都离开了,连续9把开大,太让人伤心了,谁能在第5把不押小呀?第6把呢,第7把呢,第8把呢,第9把呢,还能押大呀?只能押小,并且不少人不停地追加筹码押上,unlucky,输得真让人伤心,What-a-fucking-luck!这桌赌徒悲伤地走了,真不幸,就没天理!

  天下不太平,银行下班早,现金早已运送到内华达州银行去了。

  有些糊涂,拿着25万巨款太危险了;政府已经禁止了赌博、心交易、毒品,听说要禁酒了,当然枪支是绝对禁止私人拥有的,更不要说军火买卖;所以不怎么在乎,反正大家都没有枪,打斗起来了不起受些刀伤,这还是遇到高手了,一般的,阿华一个打两个。

  有人来抢钱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