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龟速的回到自己的公寓,收拾好基本日常要用的东西,就开始懊恼了。

  虽然可以说,是近水楼台,但是这样是不是太明显了。她基本是一个安静的人,一般没有人引起她脾气的人。

  刘宁的电话过来时,打破她坐在沙发上天马行空,“喂?”

  刘宁:“阿姨说限制你五点之前搬走。”

  萧云无奈,“已经打包,但是发现我不知道蒋&凌的员工宿舍在哪里?”

  刘宁安静了数秒,“小白兔你说啥?”

  萧云:“就是那个蒋云,我那天去他公司你知道的吧?”

  萧云将那天的事情跟刘宁说,刘宁笑着调侃,“小白兔就是小白兔,看着温温柔柔的,真是一口吃掉了一个大胖子啊!”

  萧云:“……”

  “介于你的表现不错,本大人决定给你支招。”

  在刘宁说的一推烂招之后,她鼓起勇气给蒋庭打电话。

  当那边传来他的冰冷的声音时,萧云莫名的紧张,“教练,我不知道你们的员工宿舍在哪里?”

  没有多久就有人按门铃,紧接着,185cm的人站在她的公寓里。

  四处打量,然后一言不发的拿起她地上放着的密码箱。

  不理会萧云,开门出去。

  萧云望着他出门,一种莫名的情绪,这是谁欠了他几百万吗?

  “你还傻站那里干嘛!”

  看dl正j版c章u0节5“上酷5匠网z

  这会声音都可以把萧云冻死,她突然后悔了,“那个教练,要不我先去租房子,或者……”

  蒋庭停下脚步,没有回头,萧云看不见表情,莫名的紧张,她怎么觉得惹上这厮,有一种自作孽的感觉。

  “萧云,我是不是在你眼里很好戏耍?还是我蒋庭是给你萧云顺便挑拨之后,就可以丢弃的人?”

  “我哪有?”萧云瞬间委屈。

  蒋庭放下手里的行李,走到萧云面前。

  萧云168cm个子,在女生里面,也算不上矮,但是被185cm的人挡住,瞬间就觉得自己矮矬穷了。

  “你有,你不要不承认,比如七年前,比如上次公司大堂。”

  好吧,的确是有,萧云底下头,准备忽悠过去,“我那天只是随便乱说的。”

  蒋庭握紧手,“滴滴”的笑了,说出的话,却冷到极致,“萧云,你什么时候会正经的说,原来是我蠢。”

  转身大步的走了出去,这回萧云倒是没有再发呆,赶紧跟上。

  “教练,我……”

  萧云其实是无比委屈,七年前她没有随便乱说,现在也没有,只有他自己从来不相信。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大步挡在电梯门口,与蒋庭对视。

  “教练,哦不,蒋庭,你不知道我是害羞了才那样说的吗?你不知道我从来都是口是心非的,你不知道我是喜欢你,才纠缠你的吗?因为你从来没有相信过我,不然你当年为什么不辞而别,你根本就是自以为是。”

  蒋庭看着眼前嘟起嘴,咬牙较劲的女生,有些不信,又有些无奈,但是他听到了什么,是喜欢他,才纠缠他的。

  皱起眉头放松下来,心情却突然变好了。

  “那你给我时间来了解你,现在跟我走。”说完按下电梯,一手密码箱,一手拉着萧云的手走进电梯。

  萧云是那种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颜色就开染房的那种,此时她正傲娇了,“蒋庭我发现你比七年前还阴沉,我害怕。”

  什么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萧云是深刻的体会到了,一路上安静的蒋boss,连看都不看她一眼,郁闷到死啊!

  车子停下,萧云看向外面,有些不明白怎么会是在半山别墅这边,记得没有错,这里是都瑞山庄。

  都瑞不算很有钱的人居住,但是能住在这里的人,一定也是身价不凡了,比如她的妖孽表哥罗进。

  “那个教练,这里是员工宿舍,你确定?”

  萧云承认此时此刻她真的害怕了,她是欺软怕硬的人,刘宁一向对她来硬的,一般都是想方设法破茧重生,但是对象蒋庭她不敢。

  “为了更好方便你追我,我决定给你一个近水楼台机会,你好好把握。”

  意思不言而喻,就是给你机会了,你就要好好把握,这样的机会难得。

  萧云也觉得机会难得,现在她屁颠屁颠的跟着蒋庭后面,“教练我们现在是同居吗?”

  蒋庭有一瞬间的停顿,“萧云你还多久毕业还读博吗?。”

  萧云纳闷,但是还是无比愉快的回答,“还有一周,后天我有考试至于读博,我想不会了。”

  蒋庭点点头,不在说话,嘴角紧抿。

  萧云有些惊讶,这座房子的布局,怎么像是她梦中的公主城堡,白色的堤坝,半月牙的拱门,草坪上的秋千架。

  “教练,后院不会有一个玫瑰花园,还有一个游泳池?”

  萧云眨巴着眼睛期待他的回答。

  “你不是已经闻到香气了?”

  萧云侧脸,她是不是眼花,他无缘无故怎么脸红?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公主城堡在傍晚时分都显得那么的安然,她喜欢这里了。

  进到房间时,更是让萧云惊讶,客厅是暖暖米色,暖心不失年轻的朝气,米白色的沙发,u型的电视机。

  电视背景墙是萧云最喜欢的一首歌,一生有你的歌词,下边更是一汪泉水,上面的蝴蝶立在上面。

  突然让萧云想到一句,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这个家,好像是曾经在大二参加的梦想城堡比赛时,参加的作品,当时说是拿去义卖了。

  她有一种不可思议,看到自己的作品被放大,还是自己暗恋了七年的人,有些不可思议。

  “教练,这个房子?”

  萧云是一脸期待的看着蒋庭,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她的教练是不是也喜欢她好些年了。

  蒋庭看着萧云脸,此刻有一种,我把我的世界打开,等你走进来看看。

  我在欢呼,我在呐喊,蒋庭突然嫉妒了,自己孤单了这么久,而她却还不够爱他,或者他要的是在萧云眼里的第一,不可否认人是贪心的。

  “我只是在一次义卖上拍到的。”

  有些尴尬的转身,“楼上房间随便你住,我住在二楼的书房。”

  不可言喻,蒋boss紧张了,或者自己的秘密晒出来的尴尬与心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