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逃跑那天,萧云已经在实验室画星星画月亮几天了。

  不敢回教室,怕是那天的女同学早就把这件事情传开了,也怕以后她都追不到蒋庭了,不过萧云一向乐观派,能躲一天是一天。

  在萧太太宣布断粮的时候,鸵鸟心态破灭,房子不给住了,生活费没了,这就意味着,她要出去工作了。

  萧太太原话是这样的,“既然找不到对象,那就出去自力更生,你已经25岁了,妈妈不能养你一辈子。”

  萧云也觉得自己应该出去工作了,父母一直在她面前表现的很恩爱,可高中时期就已经离婚,怕影响她高考一直隐瞒,后来以她上大学的名义给她买了一套公寓。

  因为这样隐瞒了他们离婚的事实。

  萧云一次无意的回家,翻到了妈妈的日记,知道了真相。

  父亲有自己的家庭了,知道有一个弟弟时,说实话,她是嫉妒的,疯狂的恨。

  本来她是想出去工作的,不想读研,但是出于报复心理,她选择了读研,这样父母就要继续维持恩爱,只是这个家在外人看来并没有破裂就行。

  出了实验室,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看同学们拿着横幅,这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萧云狐疑的同时,拉过一个同学,“什么事情啊,这是去游行吗?”

  更新Xj最快@L上;酷匠网

  被拉住的是大二的学生,笑嘻嘻的问道:“学姐,又去哪里长草了,蒋&凌的总裁,等下在西边的礼堂里,给我们商学院的同学授课啊!”

  萧云的手上动作一僵,“他是商学院毕业的吗?”

  同学回答:“学姐,你怎么一点也不关注财经新闻啊!这个男人是军人转业,他至始至终就没有学过经商理念,可现在在A市,怕是只有绫罗集团的罗进才能跟他一比了。”

  看着刚刚那位同学远去的背影,萧云心中哀叹,原来他已经这么厉害了,转念一想,他什么时候弱过。

  不知不觉已经跟着其他人的脚步,来到礼堂门口,她来算是晚的了,因为已经座无虚席。

  看着这阵战,摇摇头,自己还是走吧,去找工作,不然这样下去只能天天睡实验室。

  刚转身就看到校长带着一群人往这边走来,走在校长身边,他始终保持淡淡的微笑。

  萧云不自觉的停下脚步,他只要往哪里一站,周围的人都黯然逊色,这样的人,岂是自己能高攀的起?

  他视乎也看到了她,跟校长说了什么,然后朝她走过来,萧云下意识扶住胸口,默默的转身。

  因为她不会臭美到以为人家是来找她的,可是事实就是来找她的。

  “萧云你站住。”

  萧云浑身一僵,以前是萧同学,相亲那天是叫她萧小姐,而去他公司那天他没有叫她名字。

  这是第一次叫她的名字,却带着一股莫名的怒火,萧云果真听话的停下脚步,静静等着他的走近,“嗨,教练几天不见!”

  “恩?”这个恩字,就像打在萧云的心口,莫名的痛。

  萧云下意识的想走,就被人拉住手指,转而十指紧扣,“怎么想逃?”

  本来夏季就比较燥热,而他的手干燥,有细细的薄茧,修长,萧云低头看着两人相交的手指,有些讶异的张大嘴巴,“教练,我……”

  “你不是请求我跟你交往吗?这是我的回答,还有我公司缺一个助理,你过来吧!”

  萧云傻呆呆的看着蒋庭,现在是什么情况,脑袋打结,还是她在做梦,等她还没有理清时,他却说道:“再看我就亲你。”

  萧云不知道自己怎么傻傻的离开了礼堂,在某人的命令下,回去收拾自己行李,然后搬去员工宿舍,这下她不仅住宿,连工作都一并解决掉了。

  镜头拉回另一边,这是蒋庭站在千人礼堂上,讲自己的经营理念。

  “你们在学校里面学的是如何做到企业管理,扩大营业范围,我只能给大家四个字,孙子兵法,所谓商战如战场,无论何时何地,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不鸣则已,一鸣则惊人。”

  下面的人,对这样的演讲模式激动异常,在学校里面,老师会说商场是靠经验的,是靠你学以所用。

  蒋庭的理念是,只要你敢想,我便敢做。

  有了孙子兵法,实战经验,这样一个浑身散发着成熟男人魅力与自身高贵的男士,让台下男人仰慕的对象,是女人渴望的梦中情人。

  经过演讲,台下开始提问了。

  男生A:“蒋总,你凭借自己的果敢一路走来,有没有觉得满足,或者失望的。”

  男生推了推眼镜,有些害羞的解释道:“我马上要毕业了,当初选择这门专业是父母的安排,如今感到迷茫。”

  蒋庭点点头,眼睛里透出细细碎碎的光,薄唇上下亲吻:“这一路走来,七年的时间,我永远没有满足,我至始至终没有得到什么,所以我不曾失望。”

  停顿一会儿,声音里多了一股落寞,“我走这一条路,只为得到一个人,努力只为成为她期待的那样,我才能有一个追她机会。”

  台下一片安静,这个冷清,冷静,睿智的男人,怎么会等不到一个人,甚至追人都没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