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饭过后,新生们都稀稀落落的回到了宿舍。毕竟在经过一天的暴晒后,汗水和日光让大家都很疲惫,都会想要洗个澡,把自己重新变得干净清爽起来。

  严言和两个朋友也是想吃了晚饭就回寝室的,但现在她们步伐却很悠闲,还在操场上散了几圈步!

  其实,严言并不是情愿的。可作为徐苗苗的邻居加死党,深谙这姑娘从小被她妈妈灌输的健康之道,什么“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饭前饭后半小时不能洗澡”之类的。

  严言有点幸灾乐祸的看了眼白琳,果然她脸上有一丝不耐烦,但没表现出来。人家教养还是很好的。

  “苗苗,咱们回去了好不好?”严言实在不想走了,“你看咱们都走了差不多有十圈的样子了,回宿舍洗澡吧。”

  被严言叫名字的女生是个娇小的女孩儿,鼻梁上架着一副大大的眼镜,整个脸都给遮住了三分之一。她停下脚步,慢慢答道:“好吧。”

  听她一口不愿意,严言忍不住抱怨:“苗苗啊,不是我说你,你说你小小年纪怎么活的跟个老太婆似的?李阿姨她自己养生也就算了,还非得把你给荼毒了。你才刚上高中哎,正是值青春,干嘛非得怎么严肃……”

  徐苗苗撇了眼严言,不理会她的喋喋不休,淡定的对旁边憋笑的柏琳说:“我们回去洗漱吧,宿舍门禁时间快到了。至于……她就是这样的,习惯就好。”

  说实话,白琳自己也没想到才开学就会遇到怎么有趣的人。她虽然能很好的适应新环境,但没接触过的陌生人相处起来还是会拘谨,可这几天和她们相处却偏偏让人莫名的舒服,虽然严言大大咧咧、有点话唠属性,但同时也很细致。而徐苗苗小姑娘看着娇滴滴会很害羞的样子,却意外成熟稳重看,还有点儿小腹黑。

  这两个人或许都是值得交心的人。

  就这样,三人在严言的唠叨声中回到了宿舍,刚好先回来的辛彤、唐凌和吴雨已经洗好了,剩下她们三个,也不会显得拥挤。

  而秦泽吃过晚饭便和张宇回了宿舍,但两人把买来的东西不慌不忙地分类放好后也过了小半个小时,张宇脸上布了一层薄汗。秦泽闻到他身上汗臭味,有点嫌弃,去洗漱台弄湿了毛巾扔给他:“小宇,擦擦吧。好臭的!”

  “你不懂吧,这叫男人味。”说完还冲他挑了挑眉,“小泽你跟小叔一样有洁癖这点还没改啊。”

  “洁癖怎么啦,我才不要理你。洗澡去了!”

  秦泽懒得理会他,拿起洗漱用品就进了浴室,剩下张宇一人躺在床上无所事事。因为两人住的是他瞒着秦泽特意申请的双人间,现在整个宿舍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当然张大公子也不需要别人专门陪说话,只是有点无聊,于是拿起手机开始玩游戏。

  “Takeadeepbreathinthemirror……”

  玩到正紧张时突然有人打电话来了,差点没气死张宇。他的宝藏啊!他的顶级设备!差点就到手了!

  愤愤一看来电显示,居然是外公,也只有认命的份。不过,他老人家打电话来又要整什么幺蛾子啊?想想秦君谦那副笑面狐狸样,张宇不禁打了个寒战。

  随机应变吧。

  “喂,外公。您老人家有啥事儿?”

  “哦,是小宇啊。也没什么,就是问问你们在学校住的习不习惯。我们家的小泽呢,不在吗?”电话那头声音中气十足,只是对接电话的人有些不满。

  张宇嘴角抽了抽,那您老人家那么嫌弃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6酷an匠{b网(q首I-发

  “在的,不过他现在在洗澡,有要紧事找他吗?要不要叫他接电话?”

  “不用了,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电话那边的秦君谦呷了口雨前龙井,慢悠悠地向张宇布置任务,一脸的笑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