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清脆的敲门声响起。

  我的心瞬间拎起,连忙轻声跑过去开门,生怕这声音被沐忏彻听见。

  “嘘……”我

  “小姐,这是您点的菜。”

  我把钱给他,接过满满一大袋的便当盒,只觉得沉甸甸的。就为了这一袋食物,我付出了多少脑力和精力啊。

  “好了,白白。”我笑眯眯地跟他挥挥手,然后“啪”地把门关上。

  扭头看见门依然是关着的,心中的大石头总算是放下了。

  我把袋子拎到餐桌上,把餐盒一个个全拿出来。很好,油焖茄子,酸辣土豆丝,洋葱炒鸡蛋,还有西红柿蛋花汤。完美。

  拿出盘子,我把每个餐盒里的菜都倒过去,装作是刚刚做好然后装盘的样子,然后再拿出碗把饭都盛进去,至于餐盒里剩下的饭,我就再倒进电饭煲里。

  完成以上工作,我立马把所有便当盒连着塑料袋一起扔到厨房的垃圾桶里。

  我洗洗手,心中释然。这么一来,就该天衣无缝了吧?

  “吱呀”一声,门开了。

  我的一颗心啊,瞬间就紧张的不得了。略显僵硬地转头,我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自然地走出厨房拉开椅子坐下,心中暗暗盘算着有没有其他什么地方忘记处理的。

  “都已经做好了?”沐忏彻一边拿浴巾擦头发走出来一边问道。

  “嗯,都做好了,你过来吃吧。”我挤出来一抹笑,想绝对不能让他进厨房。不然万一他看到厨房里锅碗瓢盆都干净得跟没动过一样,不得怀疑点什么?

  我总不能和他说我做完饭以后顺便把碗也给洗了吧?那也显得我太勤快了,碗应该是他来洗才对。可是,万一我这样说了,他说以后都让我做饭还洗碗,该怎么办?太恐怖了,我才不要天天提心吊胆叫外卖……

  “萧妖夭,”沐忏彻突然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你今天怎么怪怪的。”

  “哪有……”我强装镇定地捧起饭碗,心中默叹自己前途堪忧。

  “嗯,那就好好吃饭。”沐忏彻点点头,一脸自然地端起碗来吃饭。

  \酷Z匠网|t永y久%,免4费)n看,小N{说#`

  然后只剩咀嚼声。

  我心惊胆战地捧着碗吃着饭,不敢稍微露出一点马脚。此时的我,只希望安安静静地把这顿饭给吃完,然后从此再也不要揽下“做饭”这个活。

  然而,总有些事不尽人意,总有些人不尽我意。

  “这个茄子做的很好吃。”沐忏彻用筷子指了指,目光中是些微赞许。

  “哦。”我呆呆地看了他一会,想他怎么突然开始夸我了。难道是看出了什么?

  “可以教我吗?”沐忏彻点点头看向我。

  “可以,”我也点点头。一,二,三秒后,“不不不,”我连忙挥手,“我不能教你。”

  “为什么?”他敛眉。

  “这是我祖传下来的做这道菜的秘诀……”我瞎编道。

  “哦?这样啊。”沐忏彻略带笑意看向我。

  “是啊,所以真是太可惜了,我不能教你了。”我也松了一口气,做无奈状看向他这样说道,但其实心里早就乐翻天了。

  “可是,你忘了。”沐忏彻勾唇。

  “嗯?”我心中一紧。

  “我现在也是你家的人了。”他撇撇嘴,于是我终于看出他眼中的玩味。

  “那什么,”我挤眉弄眼,神情夸张“这,这这只传女不传男……”自己都觉得自己说服力基本为零。

  “那这样看来,我只好自己慢慢领悟了。”沐忏彻耸耸肩说道。

  “你什么意思?”我怎么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看啊,你多做几次,你做多了,我吃多了,也就慢慢会做了,又不算是跟你偷学的。”沐忏彻给我分析道。

  “为什么要我做啊……”我不满地抗议,装作是嫌累的样子,其实主要是怕他发现我其实不会做饭……

  “嗯,还有你这个土豆丝形状也很特别。”沐忏彻却突然夹了一筷子给我看,油光发亮地还很香。

  我咽了咽口水:“是啊,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切的了,现在都忘记了。”

  “这是你即兴创作的切法?”沐忏彻皱眉问道。

  “是,的……”我唯唯诺诺应了几声,又塞了满嘴的饭到嘴巴里,希望他能稍微照顾我一点,不要再问我问题了。

  满脑子脑细胞马上全要死光光了!

  “你厨艺怎么这么厉害?和阿姨学的?”沐忏彻抬头问道,眼神纯粹的很。

  “我家的饭菜都是我爸做……”我囧囧有神地说道。虽然说家里请得起佣人,但是饭菜什么的,爸妈他们都是自己亲自来的,好像这样就多了些家的味道。

  “哦,虎父无犬女。”沐忏彻点了点头,突然又皱起眉,“你不是说你家祖传厨艺只传女?”

  !!!好像是哦……

  “嗯?”他轻轻发出一个鼻音,好像嘲笑又是怀疑。

  “就是我爸做饭不好所以他才做啊!”我满脑子的关系图,努力给自己编出一个能听的谎话,“你想啊,他又没有祖传秘方,所以菜做的不好吃,所以他才要不断地去做啊是吧?”

  “既然爸厨艺不好,你和妈还吃?”沐忏彻问道。

  “……这,不是体现了我和我妈伟大的精神?正因为这样,我才会拥有一个坚不可摧的胃啊。”我被他的称呼惊吓了半天,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哦。”他把最后一粒米吃完,草草地结束了刚刚的那场谈话。

  “不对!”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既然这样,你是不是也应该好好磨砺磨砺你的厨艺?”

  “到时候再说。”沐忏彻站起身拿起碗就要走进厨房,“我去洗碗。”

  这是爷爷例行的任务,原本好不容易“做”完饭菜的我是不用再去洗碗的,可是今天这能一样吗?万一被他看出来什么马脚怎么办?

  “别别别!”我从座位上跳起来飞快地把饭吃完,然后迅速地把他手中的碗接过来,“我来——”

  “哎?”沐忏彻眯起眼睛,“既然是你做的饭,我自然就不能再让你洗碗了。”

  见鬼,他什么时候对我这么好了?

  “真不用了……”我走进厨房,把碗放进水槽里,然后又迅速地跑到厨房门口堵住沐忏彻的目光,“我自己来就好。”

  “你刚刚才进厨房,动都没动,就把锅洗好了?”沐忏彻的目光越过我,看向远处一尘不染的饭锅。

  我心跳都漏了一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