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办怎么办?我扶额对着眼前的一堆食材发呆。

   纠结于买食材已经耗光了我所有的脑力,想到刚刚沐忏彻走进来时看我的那嘲笑的眼神,我更是欲哭无泪了。

   指望他帮我,根本就是痴人说梦嘛。

   我盯着手机,沉思半天,决定还是叫外卖……

   我探头探脑地往房间里瞅了瞅,却正好撞上沐忏彻的眼神。

   “你在干嘛?”他见我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有些质疑地问道。

   “我,没什么啊!”我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就是提醒你,过一会儿饭菜就做好了。”

   “哦,我洗个澡,可能要过一会。”沐忏彻随口答道,看了一眼尚不染人间烟火的厨房,却出奇地没一丝质疑。

   “可以可以,你洗吧。”我把房间门关上,拍拍胸脯舒了口气,看这时间应该是够我叫外卖了。

   打开手机,肯德基必胜客什么的太明显了,就算加热过也会被怀疑的。于是我拨给了明香阁,做甜点也该做家常菜吧?

   “喂,您好,这里是明香阁总店,请问有什么需要?”

   我思索片刻:“你们那里有什么家常菜吗?简单易做还好吃的那种。”

   “这个我可以帮您联系一下分店,像酸辣土豆丝,油焖茄子什么的,都是最简单的家常菜。不知道您需要什么?”

   我立马喜笑颜开:“就这两个,再加个洋葱炒鸡蛋,然后还有西红柿蛋花汤。”嗯哼,三菜一汤,我对沐忏彻可真好。

   “好的,请问要送到哪?”

   “呃。”我嘴角一僵,这我好像还是真不知道……

   “怎么了?”

   “你先做着,我等一下再打过来跟你说哈。”我赶紧挂断了电话,生怕说他们觉得我不靠谱然后就不送了。

   我估摸着这个点,估计也就够沐忏彻把身上弄湿,应该还有一会儿,所以便悄悄地打开门走出去,绕着整栋别墅走了一圈。

   可是什么都没发现。

   该死,这里这么多房子,难道就没有个牌子标着几几栋什么的吗?

   我有些挫败地蹲下去仰望整个房子,觉得真是悲壮至极。

   “小姐,请问你一个人在这里是要干嘛?”一个声音从我头顶传来。

   我站起身,看到他一身的保安装:“你是这里的保安?”

   “是的,请问您……”“保安好啊!”他的话说到一半就被我打断了。

   “保安大哥我问你啊,”我把他拉到一边,悄悄问道,“你知道这个别墅区,叫什么名字吗?”

   “这你都不知道?”保安大哥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我。

   “我这不是刚刚才搬过来,想打电话喊个外卖还不知道地址……”我眨眨眼有些委屈地说。失策,保安大哥不会以为我是混进来的吧?

   “那你知道你这栋别墅叫什么名字吗?”保安大哥问道。

   我给问愣住了:“这房子还有名字?”

   保安大哥有些神秘地笑了笑:“这就是这个别墅区的特殊之处。这里,叫做归然山居,既是取自陶渊明‘归园田居’的诗名,又寓意回归自然,惬意山居。”

   “一听这设计者就是文化人……”我有些讪讪地答道。“那我住的这房子呢?”

   保安大哥继续得意洋洋地回答:“这个啊,这里的每一栋别墅都是独立的,都是由专业的设计师设计成的,整个别墅区的别墅实际只占到了整个区域的百分之三十,剩余地方全是林木和湖泊,还有各种修葺起来的假山,喷泉,各种风景。而正因为投资巨大,所以对于别墅的设计也更加上心,每一栋别墅都由不同风格糅合设计而成,都是最独特的建筑,没有重复,因此每一栋别墅都有自己的名称。”

   我听的有点晕,觉得还是直接切入主题比较好,于是便问道:“你还是没说它叫什么名字啊。”我伸手指了指身后的建筑。

   “嗨,瞧我这记性,”保安大哥摸摸头,憨厚地笑了笑,“您这房子啊,可是当时沐大总裁亲自设计的,把欧式风和中国风相融合,还有一小部分朋克风。听说沐总裁提出自己的设想时,所有的设计师都很反对他,因为这几种风格元素相斥性太强。而沐总裁却坚持设计了出来,那效果,真是好看的不得了啊。”

   “那个,”我有些歉意地看向保安大哥,“那么它的名字?”

   保安大哥愣了一下,随即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头:“它啊,您看这有湾清澈的泉水,是从山腰引下来的活水,所以它是叫‘清池居’,您可得好好记着咯,以后可千万别给忘了。”

   我心中一暖,乖乖答道:“我记住了。”

   “对了,你说你叫了外卖?这里小区治安很严的,你让他进来的时候跟保安室打个招呼,我等下就过去。不然啊,可能还得把人家给拦在外面了。”保安大哥刚要走,想想又说道。

  /v酷M!匠《网2$唯一-3正tD版'2,&其…他'都P#是h◎盗c版9V

   “太感谢了,”我点点头,“那我先进去和他说一声,谢谢您,再见。”

   “小姑娘再见。”保安大哥挥挥手。

   我关上门,看到浴室门还关着,总算舒了一口气,还好沐忏彻还没洗好。

   打开手机,我又拨了过去。

   “喂,您好,这里是明香阁总店,请问有什么需要?”

   “我刚刚在这里点菜的,”我探头看了看房间,心里很是忐忑。“我还要加两份饭,你们把菜送到归然山居的清池居门口就可以了。”

   “好的,我知道了。”

   “对了,记得要和保安室说一声,不然可能进不来。”我补充道。

   “好,知道。”

   “一定要快一点哦。”我再三嘱咐道,终于挂断了电话。虽然说保安大哥话实在太多,耽误了不少时间,但他人还是不错的。

   而就在我焦虑等待的时候,“吱呀”一声,浴室门开了。

   雾草!不会就这样功亏一篑了吧!

   我有些绝望地看着沐忏彻被雾气蒸的朦朦胧胧的脸,嘴角傻傻地挤出一抹笑。

   “你洗好啦?”

   “不,”沐忏彻皱眉,“只是突然想看看你的饭做的怎么样了。”

   “你放心,好得很,”我有些僵硬地笑着,身子有意无意地遮住他看向厨房的方向。“你快点去接着洗吧,过会就好了,相信我,trust me!”

   “那你继续努力。”他耸耸肩,又关上了门。

   我擦了一把冷汗,觉得自己迟早得夭寿。不过,沐忏彻应该什么都没发现吧?那他为什么洗到一半突然要打开门看看我?不会是透过窗户看到我和保安大哥说话了吧?不会趁我不在的时候已经去看过厨房然后知道我什么都没做了吧?

   不会的……不会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