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爷爷好。”我弯起眉毛,隔着电话也能感受到沐爷爷爽朗的精神。

  “妖夭啊,那个,我上次说的事,小彻有没有跟你提啊?”沐爷爷试探地问道。

  我拧眉:“什么事?”

  “就是,你不是上大三还在放暑假吗?马上也就毕业了,你不如先去沐氏工作一段时间,以后也好积累工作经验,你觉得呢?”沐爷爷问道。

  “这个,可以啊。”我咬咬牙,虽然说实习工作去我自家工作也可以,不过既然沐爷爷这样说,那我去哪也都一样嘛。

  }最k新‘`章、M节上酷)^匠9网

  “那就好,那等小彻晚上回来,你就自己和他商量一下,然后早点上班哦,你们俩刚好还能好好联系联系感情……”沐爷爷的笑声传来。

  “呃,那个,爷爷我还有点事,先挂了……”我有些无奈地说道,赶紧把沐爷爷的话给打住。

  “好好,你忙吧。”

  我挂断电话,想了想总觉得有什么地方很奇怪,但是好像又是我想多了,沐忏彻总不会故意找我茬吧?

  ……

  其实我很迷惘。

  如果按照我正常的生活轨迹来说,我这时候应该生活在自己的家里,然后懒懒地赖在家里哪也不想去,做个等坐吃山空的大米虫。

  可是现在突然惊讶地意识到,其实我早就已经和沐忏彻这个大混蛋结婚了。

  我无家可归了。

  就算我现在住在这个房子里,这又不是我家,按照习惯来说,我应该是待在家里,我才不要待在这个鬼地方呢。

  但是除了这里,我还能去哪?

  我躺在床上,正在考虑着要不要打电话给叶羽溪出去玩,突然。

  “沐小鬼来电话了!沐小鬼来电话了!”

  我嘴角一僵,条件反射地立马把电话给挂了。

  电话很快又打过来了,我稳住心神,按下接听键。

  “萧妖夭?”电话那边的声音低沉悦耳。

  “嗯,是我。”我偏过头,把手机整个放在耳朵上,好让自己不用再用手。

  “自己一个人在家?”他问道。

  “不然呢?”我反问回去,我总不会在他的地盘养小白脸吧。

  “爷爷不在吧?”他又一次确认道。

  “你真烦哎,”我懒洋洋地埋怨道,“说了只有我一个人了。”

  他这才好像是舒了一口气,却又莫名有些凝重地说:“老妖精来任务了。”

  “老妖精?”我突然来了精神,“谁啊?”

  “爷爷。”沐忏彻如是答道,“然而重点不是这个。”他声音悲痛。

  “嗯?”我发出一个单音节鼻音,对于沐爷爷老妖精的称呼感到,名副其实……

  “是任务啊,任务。”沐忏彻强调了一遍。

  我真的是第一次在他的话里听到他这么鲜明的情绪,不由得又来了兴趣:“什么任务啊?”沐爷爷的任务,无非是让沐忏彻和我不许吵架什么的吧……

  “他没把任务清单发给你吗?”沐忏彻问。

  “没啊。”我一脸茫然刚刚说完,“叮——”一声,手机微信提示音响了。真是打脸了……

  “我看看,你别挂啊。”我打开免提,按开微信。

  沐忏彻沉稳的呼吸声回荡在我耳边,让我有些心猿意马。不过很快,我就心猿意马不起来了,沐爷爷真是……

  沐爷爷:小妖夭啊,爷爷来给你和小彻发任务了哟。

  1,每天要互相早安吻。

  2,每天早晚饭不许出去吃,得在家里,由小彻下厨,小妖夭洗碗(交换亦可)。

  3,吃完早饭,两人需一起上班。(小妖夭为小彻秘书)

  4,午饭两人一起在办公室或出去吃。

  5,晚上需共同在床上待一个半小时。(时间更长我也不介意哟)

  6,晚安吻。

  未完,有待补充。

  ——来自你亲耐的沐爷爷我有些颤抖地回了句“知道了”,然后有些无奈地问沐忏彻:“这是什么鬼?我们还非得完成?”

  “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沐忏彻有些轻松的声音传来,“反正爷爷又不知道,不如我们不做?”

  “也对哎。”我正想夸他,又是“叮”一声,我戳开微信。

  沐爷爷:补充一下,以上,1,2,4,6需要以图为证。

  好了,祝你们新婚愉快。

  ——来自你可爱的沐爷爷“沐忏彻,你看到了没?”我连忙问道。

  “看到了……”

  我好像听到他咬牙切齿的声音?

  “那,现在要怎么办?”我抱着大抱枕,心中很是无奈,我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活宝爷爷?

  “你问我,我问谁?”沐忏彻有些不悦的声音传来。

  “你可是男人哎!”我夸张地大喊。“再说,怎么说你也和沐爷爷一起过了那么多年了,总得对他有点办法吧?”

  “……”沉默。

  “哇靠!”我拧眉,“你不会每次都对沐爷爷直接妥协吧?”

  “……”继续沉默。

  “是的吧?一定是的吧?不然说不定你也就不会娶我了……一定是因为沐爷爷……你对他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百依百顺……”我自言自语道。

  “萧,妖,夭。”沐大总裁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话从电话里传出来。

  “小的在。”我立马谄媚地回道。雾草,我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奴性这么重?

  “今天晚饭你做。”沐大总裁凉薄的声音回荡在我耳畔。

  “你占我便宜!”我咽了咽口水,艰难地指出了这个事实。趁着沐爷爷发任务就让我做苦力。

  “哦?我一没摸你二没亲你,占你哪的便宜了?”沐忏彻无耻的声音让我吐血三丈。

  “你看看你脑子里满满的有色病毒啊喂!”我恨铁不成钢地感慨道。

  “嗯哼,随便你怎么说好了。反正今晚你做饭。”沐忏彻冷哼一声。

  “哦,对了,”他像是又想起来了什么一样,淡淡问道,“你的厨艺不会还比不上我吧?”

  我嘴角一僵:“怎么可能,本小姐做出来的菜绝对是世间最美味的!好吃的让你想把舌头都吞下去的那种。”

  “我期待。”沐忏彻的最后一句话。

  我一把摁断了电话。惨了,我刚刚都说了些什么啊?让我做饭?

  为何明知前方有坑我却还要义无反顾地跳进去?

  上帝爷爷,来道雷劈死我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