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少,这……”有几个人指了指沐忏彻,示意叶羽溪。

  我看着沐忏彻,他眸中色彩像纠结的墨色,氤氲出来的是无尽的黑。

  “那个,我……”我动了动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没有人说一句话,气氛凝结得像一只巨大的黑色囚笼。

  “沐忏彻。”我终于鼓起勇气喊了一声,叶羽溪却几乎同时和我开口,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叶羽溪顿了顿,看向沐忏彻:“人是我带出来的,毕竟就算结婚了,她,还是她。”

  我真的很想说,叶羽溪你这个家伙凭什么总是把我结婚了这件事挂在嘴边!向我揭露这个嘲讽的事实吗?

  尤其是在沐忏彻面前,显得我愈发可笑。

  可我还没来得及说话,沐忏彻伸手扮正我的身子,眸光认真:“出来玩怎么没和我说一声?”

  哎?

  “我就出来玩了一会儿嘛,没来得及说……”

  “下次要记得和我说。嗯?”他却只是挑眉,声音出奇平静。

  “嗯……”

  就这么结束了?他今天吃错药了吗……

  “那我们就先走了。”沐忏彻松开手,看向我身后说道。

  我几乎是下意识地回头,叶羽溪勾起一抹笑意,却出奇清淡:“再见。”

  “叶……”我刚喊出声,手却被谁牵住,我低下头,骨节分明的手却出奇的温暖。

  下一秒,他却突然拉着我向他的车走去,让我只来得及喊出一声“再见”。

  ……

  “你怎么来了?”我看着窗外飞掠过的风景,依稀辩识出这是去往沐氏公司的路,有些忐忑不安地问道。

  “晚上不是要去爷爷那里?我中午回来接你的。”沐忏彻看了我一眼解释道。

  “哦……”我又闭上嘴巴了。对于他是怎么找到我的这种问题,我是不会问的。什么至关重要十万火急的事情到了沐忏彻的手里,好像就都变成了无关紧要的小事。

  他是万能的。

  “你,不生气?”我有些迟疑地问道。

  “萧妖夭,”他的声音出奇温和平淡,“我没什么可生气的。就像他说的,你还是你,不是为我左右的人偶。”

  “可是,”他偏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我要对你负责。你是我的责任。”

  在那一瞬间,好像有什么东西都突然变质般地不一样了。

  有一个人在把我当作责任一样承担着,这感觉好像也不错。

  ……

  “爷爷好。”我笑眯眯地看着沐爷爷,甜甜地喊了一声。

  目光转移,看到两张熟悉的脸,我又乖乖地喊了两声“爸妈”。虽说之前和他们闹矛盾,但怎么说也是我爸妈,所以现在也只是乖乖地喊了他们。

  萧母萧父也只是笑了笑,就一起坐到餐桌前吃饭了。

  “我怎么不知道我爸妈也在的?”我扭头悄悄地问坐在我旁边的沐忏彻。

  “现在也是我爸妈了。”沐忏彻把筷子递给我,顺势在我耳边耳语了一句。

  我默默拿筷子戳了几下饭,总感觉有什么地方怪怪的。

  一顿饭下来,爸妈神情微妙。

  我躺在床上,想起他们临走时因为我的一句关心的话就变得开心无比的脸,心里突然就很温暖。其实还是原来的爸妈啊。

  但很快我就笑不出来了。

  水声停止,浴室门很快被打开,男人走出来,除了一个浴巾再没有其他的遮蔽物。

  “沐忏彻你个大变态!”我捂住眼睛在床上滚了一圈。

  “你鬼叫什么?”嫌弃。

  “你把衣服穿好先……”自觉理亏……

  沉默。然后是窸窸窣窣的穿衣服声。

  过了一会,我才有些囧地抬起头,从床上坐起。

  “你就非得不穿衣服在房间里晃悠?”我皱着眉毛问。虽然说刚刚我不小心反应过大了,但是谁让他洗完澡下半身裹个浴巾就出来的?不过他的腹肌是八块的啊捂脸……

  “哦?不行吗?”沐忏彻挑眉坐在床边,一边拿出手机一边漫不经心地跟我搭话。

  “你专心点行不行?我跟你说话呢!”我把他拿着手机的手拨开,盘起腿看着他。

  酷◇匠》C网唯?U一?正sw版,其/#他a都ut是盗}版

  “你想让我说什么?”他又把手机拿过来,一眼都没看我。

  “什么叫我想让你说什么?”我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我最讨厌别人不认真地跟我说话了。”

  “反正你又不喜欢我。”沐忏彻手指一边上下翻动一边说着。

  “你。”我指着他的手指有些颤抖,然后我拿出自己的手机,心里很是不爽。

  结果我一看就想起来了,之前因为很久没码字更文了,作品下面留言清一色是催我的囧……

  我先发了章之前写好的存稿上去,然后在回复里安慰安慰了他们。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因为我的那一句澄清的话,整个传闻反而闹的更火了,“山妖”和“木怪”的大名几乎享誉全网了。

  “叮咚——”

  谁的手机响了?

  我和沐忏彻同时抬头看着对方,目光同样是探究。

  “你手机?”他问道。

  “我不知道啊……”我又没开振动,而且他还离我那么近,谁知道是哪个的……

  “……好像是我的。”我看到木怪的消息,心里突然有些囧,抬起头讪讪地看了沐忏彻一眼。

  木怪:这么久不码字,我还以为你因为之前他们传我俩传的太凶,都要开始躲着了。

  山妖:哪能啊,咱俩之间白着呢,躲什么躲。主要最近有点事。

  我快速地给回了一条,消息刚刚发送成功,一声清脆的“叮咚”就又响了。

  “这次是你的了吧?”我有些得意地伸腿踢了踢沐忏彻,木怪可是还没回我,根本就不可能是我的。

  沐忏彻低头看了看手机,飞快地打着字,算是默认了。

  没过一会,“叮咚——”

  我歪头笑眯眯地看向沐忏彻,心里却有如一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这次是我的……”

  就这样听着两个人的手机提示音响真的好吗?我一边低头一边想着。

  木怪:你是这几天没看到啊,那些个读者可是好不容易找到点八卦,在那里讲的跟真的一样。我就差被人肉出来了。

  这么严重?我揉了揉眉毛,手指在键盘上翻飞。

  山妖:自古闺蜜间多八卦?

  怎么古代里那么亲密的表妹表姐也没被传什么啊。

  “叮咚——”

  我忍无可忍地抬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