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去上班啊?”我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看到沐忏彻的身影。

  “嗯。”他一边扣上衬衫的扣子一边问道,“要和我一起去吗?”

  “才不要。”我皱了皱鼻子,在床上又打了个滚,“才不要再去看到你和林学姐又……”

  “什么?”

  然后我就睡着了,而后面没说完的话,包括沐忏彻的话,我都没有听清楚。

  而后来我自己总结,如果要我当时选择的话,我还是宁愿选择睡觉,也不要听他把话说完。毕竟如果睡意真来了,那是真的是可以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还对床欲罢不能的。

  ……

  很多人都说过,一个女人嫁人之后,最恐怖的就是把自己完全局限在那个称之为家的房子里。

  年轻的丑一点的家庭主妇叫做黄脸婆,而老一点的,中国人称之为欧巴桑大妈。

  鉴于我在这房子里什么事也没得做,故而就把自己归到了家庭主妇一边。又因为不管我以后朝哪个方向发展,名字都不太好听,所以我觉得,家庭主妇真是一个杀猪刀般的职业。

  而我,一定不能让自己的青春葬送在这里啊。

  于是我拾掇拾掇自己,去镜子前折腾了半天,终于决定要出门了。

  “喂?叶羽溪吗?有空出来玩?”

  ……

  “怎么,要出去玩的时候就想起你小爷我来了?”叶羽溪魅惑的笑容直入眼底。

  “可不是,你也就只有这点用了。”我斜睨他。

  “你这是明显的贬低我!”叶羽溪瞪大眼睛,“小爷我怎么也是风流倜傥英俊潇洒,怎么就这么没用了?”

  我歪头笑,手拧上他的胳膊:“陪我玩就是没有用了?”

  “行行行,被你邀请是我的荣幸。行了吧?想去哪玩?”叶羽溪略显无奈地问道。

  我松开手,一边上车一边说:“随便,你平时都去哪玩?”

  “这个……”叶羽溪揉了揉肩膀,摸了摸鼻子,“我们去的地方不适合你。”

  我有些好笑:“那你觉得我适合去哪里?游乐园?”那种地方,自从上次沐忏彻带我去了以后,除了过山车海盗船什么的,其他的真的都是稍显幼稚。哦,至于摩天轮,我不做评论。

  “嗯哼,好建议。”叶羽溪点点头,“那地方的确适合你。”

  “真是够了……”我扶额,“除了游乐园,我就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

  “喏,你要是不介意,我也不介意带你去那种地方玩玩。只是……”叶羽溪耸耸肩。

  “只是什么?”我抬头问道,那种地方虽然乱了点,可我也成年了好吧。

  “你不是刚结婚?”叶羽溪有些试探地问道。

  “没关系。”我随意地说道。“如果你只是顾虑这个的话,那么我可以跟你说,结了婚和没结是一样的。嗯?”

  “怎么?你和沐忏彻……”叶羽溪挑眉。

  “你话怎么那么多?”我反问。

  “既然这样,先去酒吧玩玩好了。”

  我扭头看他,突然觉得他不只是幸灾乐祸而已。

  “可我想去飙车。”我眯起眼看他,他是真的把我当小孩子一样糊弄。

  “哦?万一我把你带摔了,我怎么和沐忏彻负责?”叶羽溪挑眉。

  “你不跟我提他会不会死?”我皱眉,右手靠着车窗,撑起自己的头。

  “行行行,不提。那我怎么和伯父伯母交代?”叶羽溪依旧锲而不舍地问。

  “我相信你的技术,不会出事的。嗯?”

  “萧妖夭,这是你自己非要往我的世界里跑的。”叶羽溪语气突然认真起来。

  我还来不及说些什么,巨大的跑车引擎声就盖过了一切。

  撒,就这样吧。

  ……

  “哟,叶少带小妞来了!”

  一群三三两两的人聚在一起,看到叶羽溪来了以后就凑上来。

  “放尊重一点。”叶羽溪挑眉,“这是我护着的人。”

  我勾起一抹笑,却没有说话。

  “去跑一场吧。”我看向叶羽溪。

  “好。”他以一个极其帅气的姿势坐上机车,戴上头盔。我干净利落地坐到他后面,双手环抱他的腰。

  机车发动的轰鸣声盖过了所有人声,但我听到他们说:“叶少的后座不是一向不带人的吗?”

  有人掐灭了烟头,声音低沉:“可是,带的是他看上的人。”

  ……

  我有些恍惚,但是我打心底里认定,叶羽溪于我,就像是一个最不需要我防卫的,最可以依赖的大哥哥。

  “叶羽溪。”我更紧地抱住他,风声从耳边呼啸而过。

  “你就非要在这个时候喊我?”叶羽溪动了动肩膀,“我会分心的。”

  “叶羽溪,叶羽溪叶羽溪。”我轻笑一声又喊他。

  “过会摔跤了不要哭哦。”叶羽溪突然加速,薄唇勾起。

  机车的速度达到前所未有的快速,猎猎的大风刮得脸有些生疼。

  可是很放松。

  有一种心里所有的压力都被瞬间释放的感觉,什么乱七八糟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萧妖夭还是那个天真的大三学生,情感空白。

  可是我又知道这都不是真的。

  “我好难过啊。”我歪头靠在叶羽溪的肩膀上,感觉脸上湿湿的,咸咸的液体瞬间被风的力量吹到身后。

  酷x'匠网首4“发P

  “你有什么难过的?”叶羽溪看着前方飞速掠过的风景,没有回头,速度却稍稍变慢。“你不是刚刚才走进幸福的殿堂?你看,沐忏彻能娶到你,也是他幸运。”

  “不,”我抿唇,“我这样的姑娘,不应该嫁给他。”

  刚刚的一刹那,我终于明白了我心底里一直以来的异样的感觉。

  我一直对沐忏彻恶语相向,不是因为我有多讨厌他,而是我觉得,我是作为一个工具来和他结婚的。

  不知道的人,我还可以自欺欺人地安慰自己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是面对沐忏彻,我就像是所有的东西都被解剖开来给他看了一样,我所有的伤口,他都一览无余。

  所以,我开始恐慌。怎么能有一个人如此地清楚我所有的软弱?

  于是我对沐忏彻的态度,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你不应该嫁给他,所以你的意思是,他不配娶你?”叶羽溪回头看了我一眼。

  “随便你怎么想好了。”我垂眸,没有解释。

  以前妈妈说过,这世间的事情,必要时就一定要看淡一点,因为如果很认真很投入地去对待,就很容易受伤。

  我迷迷糊糊地活了十几年,也自以为幸幸福福地过了十几年。可这些日子我却像突然练就了孙悟空的火眼金睛一样,对什么事情都看得无比透彻,以至于看清的事实也伤得自己遍体鳞伤。

  我不想再这么自残下去了,所以就让我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变傻一点吧可是原本心里想好的一切,在我看到沐忏彻颀长的身姿时,消散的干干净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