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什,么,呢?我对着面前的白纸开始发呆神游了。

  A4纸,A4纸,A4腰?

  想起最近被传的神乎其神的A4腰,说是只要小腹和A4纸等宽,就是完美腹部。那我嘞?

  我望着眼前的纸思虑片刻,既然现在一时想不出来,我们就不该吊死在这一棵树上。它应该被用来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比如说……

  我拿着面前的A4纸在腰上左比右比,希望能够刚好遮住小腹。然而我却发现,不管我怎样挪动纸片,都遮不住自己的腰,总是会有多出来的一截。

  太打击人了吧!难道我其实身材一点都不好?虽然作为一个执着于吃的吃货,可我还是很注意自己的胖瘦啊!

  我把纸扔到一边,心情忽然更加郁闷。

  怎么会这样呢?难道我还是太胖了?一定是因为刚刚才和叶羽溪去了一趟甜品店的缘故……都怪叶羽溪……

  欸,不对,我好像是穿着衣服比划的……一定是因为衣服太厚了!说不定不是我的问题吧,更会不会我把衣服脱了以后就刚好和A4纸一样宽了呢?一定是的!

  可是,我难道要在这里脱衣服?

  我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想看看沐忏彻一眼,却突然撞进一双深邃的眼睛。

  “你在干什么。”

  他怎么总是有能力把问句说成疑问句的本事?

  “咳,没什么……”我咽了咽口水,默默把掉到地下的纸又捡起来,然后遮住自己的脸,以挡住他锋利的目光。

  不对,我又没做什么坏事,这么怕他干嘛?想到这里,我又理直气壮底气十足地抬起头,看向沐忏彻。

  而他却已经收回了目光开始批阅文件了,我也只好收回了自己雄赳赳气昂昂的目光。

  唉,只能继续想啊……

  ——无可奈何篇……

  “沐忏彻,你别过来……”

  “……老公。”

  “……我错了老公,别闹。”

  “呐,阿彻的人鱼线很美哦。”

  短暂的寂静。

  沐忏彻弯腰捡起刚刚秘书Steven因为过分的震惊而掉下来的笔,示意他走出去。

  “萧妖夭……”这丫头真的不是他的灾星?

  “阿彻你别动嗯哼,乖~”我无意识地抱着面前的人的脸,迷迷糊糊地蹭了蹭。

  “……萧妖夭!”

  烦死了,谁在我耳边喊那么大声,我刚刚明明还在……还在……还在干嘛来着?

  “谁啊?”我睁开眼睛,很是不爽。

  “妖夭,我是你的阿彻啊。”只见沐忏彻的脸就在我面前贴的很近,声音魅惑。

  “你干嘛!谁是我的阿彻了!”我立马懵掉,一把推开了沐忏彻,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不是刚刚你自己喊得起劲吗?又是阿彻又是老公地喊。”沐忏彻直起身,居高临下地对我挑眉。

  “啊?”我歪头,心中一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有吗?”

  “嗯哼,你还夸我人鱼线了。”沐忏彻十分淡然地点点头,问道,“难道你见过?”

  “……废话,当然没有。”我默默地说,“可是,你这个时候难道不是该娇羞地捏着兰花指,然后说‘讨厌啦,你竟然偷看过人家’吗?”

  “咳,别乱说话……”

  然后就没话了。他的接受能力这么强?给我一种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觉,真是不爽。

  “哎,你……”我扬起下巴去拉他,“你给我说清楚了,别污蔑好人啊,我刚刚怎么了?”

  “喊我老公了。”沐忏彻扬眉,“当然这本来就是应该的,但是,你现在却抵死不承认?”

  “怎么可能!”我几乎要气的跳起来,我又没做春梦,再说了,就算是做了春梦,也不可能是和沐忏彻那啥!

  “哦?既然你不承认,我是不是要用我自己的方式来让你想起?”沐忏彻向我走近一步,眼眸突然眯起,透出一种危险的邪魅。

  “什么方式……”我背后靠着墙,眼前就是沐忏彻,距离突然近的不要命,我的心脏忽然就砰砰砰地跳起来。

  “嗯,你说那些话的时候,是在做什么呢?我来帮你重温一下就好。”沐忏彻低头,温热的气息洒在我脸上,痒痒的。

  什么做什么的时候,“睡觉?”我有些试探地问道。

  “也可以这样说,就是睡觉。”沐忏彻勾唇,尾音饶了个圈,出奇地魅惑撩人。

  “……”我的心底突然升上一股不祥的预感,睡觉他也能帮?难道说,这里的睡觉,是……

  “阿彻晚上要一起吃饭吗?”门突然被打开,林佳茗温柔的声音蓦地袭进来。

  沐忏彻听到声音后,没有丝毫停顿地转身看向来人,好像刚刚他什么都不曾做过一样,我和他的距离也在一瞬间被拉远。

  真奇怪,明明我是该轻松许多的,心中却好像突然又多了些什么重担,沉甸甸地压在心上,闷闷的。

  “佳茗?你怎么来了?”他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淡淡地埋怨道,“你的脚踝不是刚扭伤吗?怎么就自己一个人出来乱跑了?”

  f酷匠:网4}唯一a\正√9版P,A其g他:j都)4是盗2版,P

  “来找你不算是乱跑啊,”林佳茗笑了笑,表情轻松得很,“再说了,我总不能只因为扭伤,就与世隔绝了吧。”

  “也是,”沐忏彻轻笑,“是我没想周全。”

  “那么,晚上有空吗?沐忏彻先生?”林佳茗挑眉。

  眼看沐忏彻就要答应,不知道是在一股什么力量促使下,我终于支支吾吾地发出了属于自己的声音,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个,你们……”

  “妖夭也在啊。”林佳茗有些惊异地看向我,好像是刚刚才发现我一样。

  “嗯……”原本想要说的一肚子话瞬间没了。

  “妖夭也一起去吗?”林佳茗问道。

  “那就一起吧。”沐忏彻抿抿唇,替我做了决定。

  可是我是不想去的,他们两的气场太合了,让我觉得自己才是多余的。

  但是再抬头看了看,总觉得这时候的氛围,拒绝了才会更尴尬吧……

  “好吧,我也去。”原本坚定了不去的决心,却在接触到沐忏彻的眼睛时一瞬间改变了主意。

  萧妖夭啊萧妖夭,你就是一句话葬送了自己啊喂。由此见来,软骨头真的是没前途啊,以前古人不是说强项令吗?什么时候我看到沐忏彻也能像那个县令对待皇帝一样宁死不屈,我也就能脱离苦海了。可惜啊可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琪子迹说:

最近生病啦,所以昨天没来得及更,大家见谅。😔